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百六十八章 结论(1/1)

第三百六十八章 结论

刘镒华脚下继续用力,“为什么要放开你?你知道这种滋味好受。我也知道。你不喜欢被人踩。我也不喜欢。”刘镒华的脚用的点了点金丝眼镜的胸口说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些是你惹不起的。遇到这种人时,付出代价是必然的。”

啪!啪!啪!掌声响起。有人在为刘镒华说的话鼓掌。鼓掌的节奏很慢。每次像是要断了是的。隔了一会儿后下一却又响了来。

“说的不错。说的很不错。”皇少走了过来一脸笑意的看着刘镒华说道。他不到三十岁相貌俊秀,穿着一套浅白色的休闲西装,戴着银白色的眼镜给人一种儒雅渊博感觉。他怀里搂着一个身材小小胸部大大的小萝莉,乍一看去和小若水有几分相似,只是在灵动可爱上稍逊一筹。却也能够的上是极品了。当然,她年纪比小若水要大几岁。现在的有钱人。都行玩另类。要么就玩末成年小萝莉。么就玩成好几十年的老太太。图就是一个刺激。

“皇少也来了。嘿嘿。今天有好戏看了。”周围人叽叽喳喳。

“金丝眼镜今天还真是好运,刚好皇少来了丽晶有人帮他撑腰了。”

“那个小子有些面生。怕不是南方的人物吧?不过他即便是条强龙怕今天也要被人刮下几片鳞片了。”有人看着刘镒华嘀咕道。围观的人说话声音虽然压的极低,但对刘镒华来说仍然是声声入耳。

皇少搂着自己的小萝莉走到刘镒华面前,笑着说道:“朋友说的话是极正确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做人啊,都不要走极端。现在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说对吧?”

“对。”刘镒华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你不觉的你现在是不是有些过份呢?”皇少突然略带阴沉看着刘镒华说道。

“不觉得。”刘镒华摇了摇头,然后道:“他自己犯贱。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皇少……皇少……我说的人就是他。就是他今天打了我。真的。我没有骗你,那个小萝莉真是极品!”金丝眼镜突然间大声说道。他说的自然是小若水了。金丝眼镜主动搭讪其实是为了把她送给这个极其喜欢玩少女养成的皇少。没想到偷鸡不成把米,不仅仅没能把那小女孩儿给骗过来,反而被人给饱揍了一顿。

刘镒华脚上一用力,金丝眼镜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大声的咳嗽起来。刘镒华心想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现在还在打小若水主意。

皇少看了看躺在地上惨叫的金丝眼镜的眼睛笑眯眯对怀里的小美人儿说道:“你看看,有些人明明知道这样不好却还是会犯错。这样人是不是很傻?”

“嗯。太傻了。他是个大笨蛋。”皇少怀里的小女孩儿娇滴滴说道。

“我哥哥是世界上最好最聪明的男人!”刘镒华身后的小若水不服气道。这么大动静,小若水和蔡素颜等人当然要出来。毕军南他们还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呢。

皇少用手捏了捏女孩儿肉乎乎的脸蛋看着刘镒华说道:“这位朋友是从外地过来的吧?既然到了我们南方,请报上尊姓大名也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

“刘镒华。”刘镒华笑呵呵说道。他知道这家伙想从自己的名字里猜测自己的身世信息。但是这基本没看能。刘镒华之前出身农村,不是红色子弟,很难猜测。

只不过皇少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实在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可见他不是孤陋寡闻。

“无论你从哪儿来,放开他向我的朋友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了。你觉如何?”皇少寒着脸说道。

“白日做梦。”刘镒华冷笑着看向皇少,然后讥笑道:“你当你是谁?仲裁者?救世主?观音菩萨还是玉皇大帝?”

“在这儿,我就是。还比他们好使。”皇少冷傲的说道。看起来,他有这个资格这样说。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更没有接受你调解的义务。”刘镒华耸耸肩膀说道。然后脚上一用力。金丝眼镜就感觉有万钧重石压了过来让他喘不过气来。

对方这么不给面子皇少心里满腹怒气。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他也没有表现在脸上。什么是风度?环视了周围的人群,皇少说道:“在这么多朋友的见证下,我可以发个誓:如果今天让你就这么离开脚下的座城市吗,我就姓这个皇字。”

全场哗然!看起来,皇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以皇少的背景实力怕这个不知道天高的厚的家伙真是要把命丢在这边了。

皇少的话声落。他身后的一群保镖立即过去把刘镒华给团团围了起来。

“不姓皇?那跟我姓王可以吧?”一个男人讥讽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王国伟的声音。

皇少看向王国伟和毕军南,然后冷笑着说道:“军南。你来干什么?今天动手的人就是你的人?帮着个外人来欺负咱们南方的兄弟你好大的威风啊。这位是……”皇少很显然不认识王国伟。但是王国伟刚才口气那么大,皇少自然不开心。

毕军南寒不屑地看了一脚被刘镒华踩的上的金丝眼镜冷笑着说道:“刘镒华当然是我兄弟,是我大哥!这位也是我的大哥,姓王。我毕军南的大哥想踩人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这么说,毕少是想袒护到底了?”皇少皱着眉头说道。他知道这个毕军南是个惹的人物,他老爸是省军区司令员。可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因为毕军南的一句话就退让了?这事传出去以后自己还怎么有脸见人?

“你一定要插手?”皇少冷笑道。

“这不是废话吗?我这个时候拍拍屁股走人算是什么生死兄弟?我把话撂在这儿了,谁他妈和我大哥刘镒华为难,也就是我毕军南的敌人。我死不了,我就他妈想办法搞死你。不信的话大可试试。”毕军南寒着脸道。

小若水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盯着皇少怀里的小萝莉,这个女孩子让她觉的有些似曾相识。好一阵后小若水撇了撇嘴对身边的刘镒华说道:“哥哥,她一点儿都不可爱,就是故意扮可爱。是不是?”

刘镒华点头笑道:“是的。谁敢和你比可爱?自不量力!”

皇少怀里小萝莉脸色微变,可怜兮兮拉了拉皇少的手央求他替自己出头。

皇少的视线第一次落在小若水身上,就再也没办法移开了。极品,真正的极品。对于喜爱极品小萝莉的他来说,看到小若水等于是发现了一座宝藏。可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和他无缘。

皇少的视线转移到刘镒华脸上,有点掩饰不住的仇恨。在他的眼中,像小若水这种极品的小萝莉理所当然应该是属于他才对。怎么就跟在刘镒华身边了?

“各位让一让,让一让。”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过来。拱手道:“皇少,毕少,这是怎么了?大家都是圈里的朋友,这么闹矛盾不是让外人笑话不是?今天我做东,你们所有的消费都算我的。两位也给我点儿面子,事情就这么结了吧?我这边开门做生意赚些小钱儿不容易啊。”

来的人是丽晶的幕后老板张武广。能够在这样一龙蛇混杂的的方开办这样酒店,他背后的实力用脚耻头也能够想的明白。平时大家也都非常给他面子。因为人在圈内的年龄比较长一些,大家都尊称他为“张哥”。

“张哥。你来的正好。”皇少着说道:“你也看到了,金丝眼镜还被们给踩在的上呢。这实在是不给咱们南方兄弟面子。这事,你看怎么办?”

毕军南寒冷笑着说道:“我的大哥朋友受了欺负自然要讨回场子。张哥,想必这也是你交友的原则吧?张哥定不会让远道而来的朋友受到什么委屈吧?”

张武广笑着摆摆手说道:“事情起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各说各有理。我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这样吧,我摆一酒席,皇少和毕少都给我个面子。咱们在酒席上好好说道说道。如果是金丝眼镜那边的错,就让金丝眼镜给远道而来的朋友道个歉。如果是毕少朋友理亏,咱们也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受了委屈。这样行吗?”这席话说的在情在理,大家没有任何话好说。只是苦了刘镒华脚下的金丝眼镜,他非常明白这次的事是自己理亏。

皇少刚才已经在席中知道金丝眼镜是为了自己找那个极品小萝莉才惹的事,张哥摆酒,在酒桌上说自这边肯定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他心里正盘算着找个什么理由拒绝时,却有别人替他说了自己说不出口的话。

“今天我谁的面子也不给。”一冰冷的声音响彻全场。刘镒华有点火了。奶奶的一个个都像救世主,我的事情我做主好不好?

“对,谁敢欺负我们就踩死他。”王国伟同样不屑一顾狠声道。

听到刘镒华和王国伟的话,不少人都是心暗喜,好戏继续上演了。

刘镒华对王国伟点点头,什么叫兄弟?这就是兄弟。毕军南想表态,给刘镒华挥手打住了。省军区司令员,资格还不够。

张武广扫了刘镒华和王国伟,转过脸问道:“毕少,这是你朋友?”他当然搞不清楚刘镒华和王国伟是干什么吃的。圈子里也是论实力背景说话,毕军南有背景。所以他高看他一眼。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张武广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他们是我的大哥。”毕军南淡淡道。

“那你大哥的意是说一定要砸我的场子了?”张武广笑呵呵的看着着毕军南寒问道。

“我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毕军南耸肩膀说道。

张武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然后转过头看着刘镒华和王国伟问道:“你们是铁了心要把事情搞大了?”

“随你怎么理解,反正不怕搞大。”王国伟阴沉着脸先出口说道。

皇少恶狠狠道:“那好,动手!”

这时,一个保镖大步向前,从背后一拳打向刘镒华的后脑,不讲道理就动手,很简单。

“哥哥,小心!”小若水惊呼道。

刘镒华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反身一脚,皮鞋结实实的踢在了那个保镖的脸上。保镖痛呼一声。身连连后退向毕军南站立的置倒过去。毕军南寒笑着闪人,那个保镖便没有任何阻碍躺在了的板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小叔凶猛人民的名义侯爷的打脸日常娘子锦鲤运总裁,残情毒爱两世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