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百二十三章 老革命吵架(1/1)

第三百二十三章 老革命吵架

“镒华,这一次爷爷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哎。”李老拉着刘镒华的手语重心长道。

刚才刘镒华圆满地解决了肖莉华的事情,李老在心里真是非常感谢他。刘镒华之后是怎么解决“母女一夫”的问题呢?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句话!

关键时刻刘镒华的大脑突然飞快运转然后对着昏死过去的肖莉华说道:“宝贝,我和你女儿李煜菱没关系。她那个小丫头是拿我做挡箭牌!别闹了,赶快走,明天我找你!”这个时候刘镒华能怎么办?如果肖莉华和李煜菱对质起来那刘镒华可是前功尽弃了!

你还别说,刘镒华的这句话非常灵验!当然处在昏迷之中的肖莉华立刻清醒过来,然后两眼放光,突然说道:“女儿,你真的找到了!妈妈很高兴!你的事情,以后再说啊。但是你现在小,听妈妈的话不要谈恋爱。”肖莉华说完站起来欣喜地看了看刘镒华,然后出去了。

刘镒华瞪了一眼,意思就说:“你这人,怕你女儿抢了你的男朋友竟然不让她谈恋爱?我服了你!”

肖莉华回了一个我就是这样,你能怎么样的眼神,然后开开心心闪人了。

原来肖莉华晕道是因为开心李煜菱长大了?找男朋友了?看起来这还真的是一个好母亲呀!只不过对于李煜菱和刘镒华之间的事情大家虽然惊讶但是都没有认真当一回事。刘镒华和李煜菱毕竟年纪还小,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肖莉华之后,世界终于太平了!

李煜军和李煜菱出去之后,世界终于清静了!

现在屋子里面只剩下任老、李老和刘镒华三个人。所以李老刚才才对刘镒华那么感激地说话。

“爷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哎,其实我这样做也不合适。我虽然帮助了她们……但是这毕竟是你们的家事,我胡乱插手还请爷爷原谅。”刘镒华现在非常之客气。这话说的婉转动听啊,真是把人感动死了!

“镒华……你真是好孩子!爷爷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能能怪罪你呢?好了,清净了,我们说点正事吧。”任老看了看时间,才想起今天有恨重要的事情要和任老沟通。

“姥爷,李爷爷,那我出去了。”刘镒华这个两个老革命要说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当然要出去。

“不用,你也听听。年轻的的观点说不定能给我们启发。”李老拉着已经站起来的刘镒华说道。

刘镒华看了看自己的姥爷……任老点头道:“坐吧。”

刘镒华讪笑一下,不自然地坐了下来。两个老革命讨论的事情那是多么有重量的事情?自己竟然有机会旁听?这真是莫大的荣幸!

李老慢慢恢复了正常的神态大有道:“老任,最近有地方在卖地?哎,我们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这么卖出去了?这一点,我认为不可行!卖地就是卖国啊!你怎么看?”

任老一皱眉,无奈道:“老李,我知道你的心情。说实话,我也想不透!但是,这是国家的政策……我们是不是应该支持?”土地租让是南方的一些经济特区首先开始的,这是老首长默认的。任老是老首长最得力的部下,在这个时候,在老首长需要自己重新出来独当一面的时候……任老还有选择吗?他必须旗帜鲜明地站在老首长这一点。

李老倔强道:“可是……老首长也没有说可以卖地啊?我总是觉得这件事情不妥当!土地租让我一直就坚决反对!有些人认为,土地是国家或国有的,因此政府有权买卖土地!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而且不是一般性的错误,是大错特错!说句危言耸听的话:政府卖地就是一种卖国行为!”看起来李老很激动。

任老听完李老这句话眉头再次皱了一下……按照当前的发展形势,土地租让是大势所趋!可是这个李老竟然说土地租让是卖国行为!那么,现在的政府不就成了卖国贼了吗?不过李老一向敢说敢干老首长恐怕也没办法!但是任老知道自己今天必须想方设法说服李老!否则的话叫李老和老首长唱对台戏?那怎么行!

李老看到任老不说话,他就站起来大声道:“所以,为了不做卖国贼!我反对卖地!土地是国家的重要资源!政府是国土的守护神,而不是卖地神!政府的职能之一就是监管国家土地的使用!而不是监守自盗!对于国家建设用地,政府可以通过征用来取得!对征得的土地,政府是不能拍卖给开发商的!无论是外资还是内商,都不允许通过竞价方式一次性购买国家征用的土地或其它资源。开发商可以竞价承包的是国家的建设工程!但决不是土地!”李老说完这一番话终于觉得扬眉吐气!自己这个观点只要有了任老地荒而支持那真的有可能让老首长改变主意!

任老这个时候不能坐视不理了,他无奈道:“老李……你这样说也不合理吧!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你也知道,适当地租让土地可以更好地引进外资,这是大势所趋!而且,适当的租让土地也不至于造成像你所说的那样严重后果吧?你说得对,在这个方面老首长没有公开表态。但是老首长没有行也没有说不行吧?老首长说要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现在总不能连过河的胆量都没有吧?”任老心里清楚李老肯定知道老首长的意思。如果老首长态度很明确李老就算是有意见也不说出来。但是现在老首长没有明确表态,李老可能向联合自己像老首长表达一下他们这些老同志的意见……任老这么回事做这些事情呢?这不是给老首长添乱吗?想到这里,任老不得不反驳道李老的说法。

李老激动道:“我觉得就是适当的租让土地都不可取!别说卖地了!在我们国家历史上,历代封建君主都不会随意将土地租让出去!以前的清朝政府曾割地赔款……现在看来幸亏清朝政府当时割地面积不大!100年后我们国家强大后还可以收回这些割地!

如果当初清朝政府一个省一个省的割地,今后我们国家就是再强大恐怕也很难收回!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很强大了,决不能走历史老路!政府不能靠卖地求发展!卖地求发展无异于卖国求荣,是万万不可以的!”李老的一番话慷慨激昂!煽动性很强,说得任老都有点动心!

但是任老不敢动心!他明确反驳道:“老李,卖地等于卖国?这有点危言耸听啊!难道……土地租让真的不行吗?我想这个问题需要时间来讨论!”任老知道在李老激动的时候没有办法和他对着干。李老一下是吃软不吃呀。

听这一下,任老又说:“你看南方的几个经济特区,这都是老首长非常关注的。现在随着特区的发展,不搞土地租让能行吗?如果不搞,人家凭什么过来投资?我们国家凭什么发展经济?老李,这些方面一想到没有?”

李老摇头道:“这些我都想到了!但是我们也不能为了发展经济就卖地给那些资本家吧?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任老都不知道怎么和李老解释了。现在李老心情比较激动,任老知道多说无益。但是不说任老又觉得对不起老首长的嘱托。

突然任老灵光一闪目光看下了刘镒华。与此同时,李老同样正目光灼灼看着刘镒华!

刘镒华心惊胆战道:“姥爷,爷爷,我……还是出去吧。”开玩笑,两个跺跺脚这个国家都要小地震的老革命在这里争吵,自己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还不赶快闪人?

李老拉着刘镒华笑道:问道:“镒华,你有什么看法?”

刘镒华苦笑一下道:李老一瞪眼睛“这个……我可以说话么?”

李老一瞪眼睛道:“当然可以!”

任老语重心长道:“年轻人要懂得分辨是非!”

这句话,刘镒华要哭了!自己姥爷是想他说服李老啊?这有可能吗?

一咬牙,刘镒华整理了以前的历史,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行!他豁出去道:“那我就说了。你们 两位老革命别骂我。”

任老和李老同时笑道:“怎么会!我们党内一直都允许有不同意见存在吗!大胆说!”

刘镒华笑了笑,然后正色道:“我觉得,你们两个的话有一定道理!”

任老和李老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同时道:“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都对?”

刘镒华苦笑道:“至少,你们俩个的观点都没有错!”

“你这个臭小子……找打!”任老和李老吹胡子瞪眼开打!

“哎呀,你们说话不算话!刚才说不骂人啊!”刘镒华鬼叫道。

“我们没骂人……打人不行吗?”两个老革命很无耻。

刘镒华鬼叫一阵突然转身道:“ 停!你们真的想听正确的答案?”

任老和李老立刻小鸡啄米,然后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刘镒华。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小叔凶猛人民的名义侯爷的打脸日常娘子锦鲤运总裁,残情毒爱两世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