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60.(1/1)

去S市公司当系集部长?

自从丁琰说完这件事之后, 苏南星就一直在心里将这件事反复琢磨。

她现在的职位是行业总监, 到普通地级市公司是跟部长同级别的, 但是S市是省会城市, 所以S市公司的系集部长看似跟苏南星平级, 但其实是比她高半格的。

如果真的能去S市公司当部长,对她而言就是高升了。

苏南星真的有些心动, 撇开丁琰曾经对她的追求不提, 在丁琰手下工作其实是很好的, 丁琰个人魅力强, 而且对待属下也很负责任, 不存在领导抢下属功劳这种事, 是个非常好的领导。

可是到丁琰手下去工作必然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离开了周奕,第二个问题就是工作会和丁琰天天接触,周奕会不会吃醋不高兴?

所以丁琰当时对苏南星抛出了橄榄枝之后,苏南星的反应是说:“这么好的机会给我,我很感谢,但事情太突然了,能让我考虑两天吗?”

丁琰说:“今天周四,我等你到下周一。”

苏南星真情实意的说了声:“谢谢丁哥。”

S市公司系集部长的位置是个好位置,应该很多中层盯着, 丁琰能把这个位置留给她, 是非常大的人情了。

苏南星就在想等周奕回来, 跟他商量看看。

周四那天晚上, 苏南星下班回家之后就接到了苏父的电话,因为这周工作太忙了,她也忘了问他去医院检查结果怎么样,所以接了电话她就问:“周一让你去医院检查身体,你去没去啊?”

苏父说:“我去了,你妈跟我一起去的,大夫说没事,就气管有点炎症,给我开了点消炎药吃,过几天就好了。”

苏南星一听,才稍稍放心,还是叮嘱他平常多注意身体。

俩人聊了几句,苏父才说今天打电话的主要目的,他说:“上周你回来跟你妈提想跳槽的事,今天她跟我说了。”

苏南星没说话,苏父接着说:“你妈当时语气不太好,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我知道她都是为了我好。”

苏父说:“我和你妈之所以不同意你跳到挣更多钱的私企去,其实是有属于我们的考虑的,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很难给你带来什么助力,若是你再没有个国企总监的身份,将来你相亲或者结婚,男方还是会介意的。”

苏父顿了一下,说:“我们家什么都给你拿不出来,你只有国企总监这个身份是你的硬件条件,所以我们才不想你跳槽。我和你妈虽然不逼迫你结婚,但是也还是盼着你能稳定找个人嫁了。”

“你妈说你最近处了个对象,家里条件和个人条件都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我很高兴,我想着,这样一个条件好的小伙子,你若是去人家家里,对方父母问你做什么的,好歹你也可以说自己是华信总监,虽然挣得不是月薪好几万那么多,但胜在稳定啊,这是个铁饭碗,对方家里只会高看你的。”

苏父喝了一口水,又说:“我和你妈合计了一下,若是真的想跳槽,等你和那个小伙子感情稳定了,或者登记结婚之后,你再跳槽,我们俩绝对不拦着你了。”

苏南星叹了一口气,说:“我想着若是去了私企,挣两三年钱,就能把家里的债还了。”

苏父说:“家里的事你不要操心,这事儿我能处理的,我最近有了新路子,你只要好好的把工作做好,找个人品端正、努力上进的小伙子幸福地嫁了,我和你妈妈就开心了。”

苏南星听他这么说,第一反应是以为他最近又多打了一份工,说:“你也别太累,毕竟年纪大了,我现在工资比以前多一些,能帮家里还债。”

但第二反应是怕他因为欠债太多去赌博或者传销什么的,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你可别去干傻事,别去赌也别去传销啊!”

苏父斩钉截铁的说:“我最讨厌赌博和那些满嘴假话搞传销的了,而且我也没糊涂,不会去干这种傻事。反正我有方法,你别管了,不会害你和你妈的。”

苏父又反复叮嘱苏南星一定不要随意辞职跳槽,女孩子有个稳定工作多么重要,将来的结婚对象多么重视女方有个稳定工作等。

苏南星挂了电话忽然想起去年看过一个新闻,哈尔滨的爷爷让孙子去考月薪两千的事业编环卫工人,然后一堆人去应聘考试,甚至还有研究生。

这一点也不夸张,因为这就是东北实情。

那些老人有多么看重一个体面的国企在编工作是很多非东北人无法想象的,在他们眼中,月薪几万的私企职工或者做生意人士就是比不上月薪三千的公务员。

明明月薪差距那么大,可一个‘稳定’就能胜过一切。

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个时代哪还有什么稳定?这年头有什么工作能做到老的呢?

*

从集团公司回S市的周奕坐在高铁上想刚才于副总裁对他的提拔,于副总裁对他说:“我一直挺看好你的,若是你能来集□□集部工作的话,我也能省点心,系集部的霍部长年纪大了不怎么管事,若是你来的话,就做主持工作的副部长。只不过把你从省里直接调到集团里太显眼了,会先让你‘借调’半年,之后再正式把你的编制落过来。”

于副总裁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这是完全替周奕考虑好了,是非常真心实意的提拔了,这对周奕而言完全是知遇之恩了。

周奕立刻向于副总裁道谢,说:“您都替我想好了,我非常感激。”

又诚恳的说:“我也跟您说实话,我女朋友在S市那边,我若是调到集团来,必然面临和她两地分开的情况,这件事我还是想跟她好好谈一下,您能不能等我几天,我想回S市处理一下这件事。”

就像他说的那样,若是真的去了集团公司,他和苏南星必然面临着异地的问题。

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都面临着不知道怎么跟对方开口的情况。

以至于周四晚上见面了,双方都在想怎么开口说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就是俩人小别胜新婚。

苏南星融化在了周奕身丨下,而周奕则是完全被她娇软的身躯所吸引,忘了要说升职这档子事了。

等情丨事结束已经是夜里了,两个人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出来。

周六那天上午,苏南星帮周奕打扫卫生的时候,从要送去干洗的西装裤里掏出两张芭蕾舞演出票,才想起来这是林鹿给的,看了下时间是今晚六点。

周奕本来不想去了,苏南星也懒得动,大周末的在家里懒洋洋的休息比去看情敌跳芭蕾舞好多了。

结果林鹿给周奕发了好几条微信,提醒周奕晚上来看演出。

她写:【算是我这么多年在国外学习的成果,希望你能看到】

苏南星觉得这实在不能忍,站起来跟周奕说:“我们晚上去看她跳舞!我要看她到底跳的好不好看!”

去看表演之前还让周奕送她回家好一顿打扮,挑了好几条裙子给周奕看,“你说哪条好看?”

周奕指着苏南星曾经穿过的那条吊带高开叉露大腿的真丝红裙说:“这条好看。”她曾经穿着这条裙子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

苏南星吐槽他,“这是给男人看的!”当然布料越少越好。

旁边的苗萌萌踊跃发言,指着一条桑蚕丝的红色连衣裙说:“你穿着这条吧,这条看着一点都不露,但是裁剪好,下摆的不规则设计若隐若现的露着白腿,穿上之后特别显气质。”

苏南星换上之后,这条裙子果然是看似普通但穿上非常美丽,穿上之后立刻就让人觉得气质高雅,苗设计师说:“这种才是穿上之后能气死情敌的裙子!”

周奕觉得:女人的世界他果然还是不懂……

他只是觉得苏南星穿上裙子之后好看,随着她的走动,裙子动感飘逸,露出她白皙、线条紧实的小腿,非常吸引人。

苗萌萌还动手帮她打理头发和妆容,她给苏南星的头发编了一个松松的、慵懒风格辫子搭在肩膀上,另一侧的耳朵上戴了一只长长的流线耳环,显得她的脖子又细又长。

再穿上一双黑色一字带高跟鞋,苗萌萌说:“好了,女人,你可以奔赴你的战场了。”

逗得周奕差点喷水,觉得真是物以类聚,他家苏总监的好朋友也这么有趣。

临走的时候,周奕还夸苗萌萌:“小苗又瘦了。”一下把苗萌萌夸得心花怒放,“谢谢哥,改天一起约饭啊!”

打扮得高贵美丽的苏南星挎着周奕的胳膊就来到了市大剧院,林鹿给的票位置十分好,是前面第二排,第一排坐的是媒体记者,有人拍照有人录视频,看着很正式的样子。

苏南星来之前气呼呼的说要看林鹿跳舞到底有多好看,心里想着电视上演过那么多名家大师跳芭蕾舞呢,林鹿再厉害能跳那么好看吗?

等到开场,林鹿扮演的白天鹅出场了,她优雅的身姿、流畅的舞步,甚至是轻盈的动作,都让苏南星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作为一个外行,她也不懂芭蕾舞,但是坐在这个极佳的好位置上,能看到林鹿在跳舞的时候是有多么热爱和享受着舞蹈。

本来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来的,结果苏南星反倒看进去了,还看字幕上提示的情节,尤其是林鹿一人分饰两角的黑天鹅有一场特别有名的原地旋转的舞蹈动作,简直转得让苏南星头晕,数了一下,好像转了三十多圈。

他们入场时发的剧目介绍单上着重介绍了黑天鹅的32圈原地旋转是多么厉害,写到:“著名舞蹈家林鹿将会为您带来无与伦比的精妙演出。”

等到演出结束的时候,所有的芭蕾舞演员在台上鞠躬谢幕,台下的观众也站起来给予掌声。

苏南星这个鼓掌就是真心实意的了,不管林鹿和周奕曾经怎么样,但林鹿的舞蹈确实很好看,是那种用尽全力在表员的舞蹈家。

就是那种大家看杨丽萍表演会觉得虽然不懂,但是会觉得特别美,那种完全沉浸在角色之中的认真和她身体所带你的美感,特别让人震撼难忘。

谢幕之后,人流往外走,周奕和苏南星因为坐在前排,所以走的时候就落在了后面,他拉着苏南星的手也随着人群往外走。

才走了两步,听见有人在身后喊了一声,“周奕。”

俩人回头,看到还没有来得及卸妆的林鹿,她穿着白天鹅的装扮站在他们俩身后,那么优雅漂亮。

周奕反应最快,已经寒暄的说:“表演很好看,恭喜你。”

林鹿说:“谢谢。”

苏南星觉得她的声音也很好听,温温柔柔的。

林鹿说:“我让你来是想跳给你看,我实现了曾经的梦想。”

周奕想到,年轻时的林鹿曾经说过,她最大的梦想是成为A国皇家芭蕾舞团的首席,跳最美的《天鹅湖》,当时她说:“我会是最美的天鹅公主,那时候我希望你会在台下最近的位置看着我。”

周奕对她说:“是啊,你的梦想实现了,终于站在了这个舞台上。”

当时林鹿那句话的下半句是:“等表演结束之后,你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回家。”

可如今六年过去了,物是人非。

他牵着手回家的人已经不再是林鹿了,而是他的苏南星。

他和林鹿,终究走向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林鹿显然也意识到了她和周奕的物是人非,沉默了一会儿,又找回了她的声音,她声音轻快的问周奕,“你还没有介绍这位小姐呢?”

周奕说:“这是我女朋友,苏南星。”又指着林鹿介绍,“南星,这是林鹿,我的一个朋友。”

我的一个朋友。

林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随意耸耸肩,说了句:“你就直接说我是你前女友吧,何必遮遮掩掩?”说着,她已经向苏南星伸出了手,自己又介绍了一下:“你好,林鹿。”动作流畅,又带着几分率性。

苏南星也说:“你好,苏南星。”她又说:“你的舞蹈特别好看,我一个看不懂的人都觉得你很美,跳的时候特别投入感情。”

这么一说,林鹿笑了。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大概是国外呆久了,她的表情要比国人夸张一点,笑也是大笑,跟她优雅的形象不太相符,但生动多了。

苏南星忽然觉得,能让周奕认真喜欢五年的女孩子,果然是很好的。

这时候心里有点吃醋,但又有点释然。

林鹿说:“谢谢你们来看我的表演。”又跟周奕说:“过几天我就要随舞团到B市那边表演了,要走了,临走前看到你,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她看着周奕,说了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当初连声分手都没有说就分开,对不起当初那么伤害过他,对不起当初的她那么自私懦弱。

周奕一愣,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而知道他俩过往的苏南星也懂了这句道歉。

周奕说了句:“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我都快忘了。”

林鹿说:“看到你现在这么幸福……我也没法真诚的说出来祝福,因为这么久了,我发现我最难忘的男人还是你。”

周奕说:“不祝福就不祝福吧,不差你这一个,我和南星很幸福就行了。”

林鹿失笑,说他:“你还是老样子。”

只对在乎人那么好。

当年她是他在乎的人,如今是不在乎的外人了。

时光真是流淌过了所有人。

林鹿叹了一口气,“好啦,你们很幸福,我就不在这里挨虐了,我回后台卸妆去了。”

周奕点了点头,苏南星跟林鹿说:“再见。”

林鹿摆摆手,看着周奕,这时候她眼中才露出了一丝伤感和难过,六年过去了,他变得更加英俊沉稳,少年时的他和少年的林鹿淹没在了时光之中,再也回不去了。

周奕牵着苏南星的手走出去。

林鹿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想到如果她当初能坚持下来,是不是现在周奕牵手的那个人就是她了呢?

时间对所有人都公平,没有回头路,没有后悔药。

所以假设是无效的。

林鹿有些伤感的转身,昂着头挺直腰,回到自己荣耀的世界之中去了。

苏南星和周奕出来之后,她还对他说:“她看着是个挺有趣的人,跟我之前想的不一样。”

周奕说:“她以前的性格也不是这样的,出国这些年变化很大。她以前不是这样坦率的。”坦率的承认自己伤心,承认自己无法忘了他,甚至是开怀的大笑。少女时的林鹿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们经常因为你猜我猜的小事吵架。大概每一对年轻的情侣都这样,因为一点小矛盾吵架。

跟现在的他和苏南星不一样,他们理智沉稳,遇到事情会坦白的说出来,会尽量给予对方最大的安全感和守护,这是成年人爱的方式。

现在的周奕喜欢这样成熟让人踏实的方式,也喜欢他家南星下班后娇软的撒娇,上班工作时认真努力的样子。

想到工作的事,俩人心里都揣着事,从大剧院出来,找了一家饭店吃饭,周奕还在思考怎么跟苏南星说的时候,苏南星已经开口了,“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

苏南星说:“市公司吴经理调走之后,把他的心腹系集部长也调走了,现在市公司系集部长那个位置空了下来……”话没说完,周奕就知道了她的意思。

他没有生气,还很理智的说:“那是个好位置,而且机会难得,你若是升了市公司部长之后,再升就可以回来升部门经理了。”

苏南星说:“我也很心动,只是丁经理刚调了过去……”

周奕接口,“你怕我吃醋是吧?”

他说:“公私我还分得清,再说,我对自己有信心,对你也有信心。这事儿是丁琰跟你提的?”

什么都逃不过周奕,苏南星乖乖点头,“他说他手下缺个系集部长,问我去不去。”

周奕说:“去吧,我支持你。”

“我希望你变得更好、更自信,我希望你美丽的在我怀里翩翩起舞,是我最美丽的小星星。”看着苏南星满眼的感动,周奕说。

“以后我要叫你苏部长了。”

周奕关于自己要调到集团的事,到底还是没有开口说出来。

然而还有一件事他们俩没有意料到,像这种芭蕾舞表演,会有很多家长带着学舞蹈的孩子来看,就是为了培养孩子对于芭蕾舞的喜爱。

苏南星忘了部门里钱大姐的外甥女也带着孩子来看舞蹈,外甥女也是省公司的人,她远远的在人群中看到了英俊高大的周奕,她看到了周奕搂着一个穿红裙子的漂亮女人,但是她只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背影,她远远的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钱大姐,“诶周经理和他女朋友来看表演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