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8.(1/1)

那天在黄家的饭局并没有周奕想象中的那么累, 相反, 还很容易, 整个席间都是周父在和黄总两个人聊天, 他们俩认识几十年了, 聊的话题天南海北地扯,不过周父最不放心的还是刚放手的工作, 席间还跟黄父叮嘱了好几句。

黄父说:“你都退休了, 就别操心了, 吴副总都已经调过来了。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出去旅游或者等着抱孙子。”

周父瞟了周奕一眼, 说:“我倒是想抱孙子啊, 就是不知道周奕什么时候让我抱上孙子?”

黄母说了句:“姻缘这种事咱们都别参合,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来了,然后一下子就结婚了。”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给周奕夹菜的手就没停过。

面对一桌子大多数都是自己长辈的饭局,周奕的话也不太多,基本上都是埋头吃饭,他旁边的黄欣然也一样埋头吃饭,话不多。

黄总这边聊到了吴副总这个话题,自然就提到了吴副总空下来的S市公司经理那个位置的问题,黄总对周奕说了句:“大奕也不能放过机会, 争取一下。”

周奕点了点头, 说:“是有这个打算的。”再多的话, 黄总也没有往这个话题上聊, 周奕也就没有多说。

这顿饭吃到最后,黄总才对周奕说:“我把欣然放你那里,也是想让她锻炼锻炼,你也不要顾及我们的面子不好意思说她,她平时被我们惯坏了,不知道社会险恶,她有什么做不对的地方,你不要客气,要更加严厉说她才对,这都是为了她好。”

他又说了一句:“当做是我拜托你了吧。”

这话说的,不管黄总是不是套话,周奕都得先夸黄欣然两句,“欣然挺好的,很懂事,工作也认真。”这话说完,果然黄总就露出了笑容,说了句:“那就好,不过也还得努力才对,欣然听见了吗?”

黄欣然也立刻表态,“我会听奕哥的话,会好好工作不给他添麻烦的。”黄总满意的点了点头。

饭后两家父亲坐在一块儿喝茶水,黄欣然和周奕被黄母支到院子里摘树上的桃子,黄母说:“今年后院的树上结的桃子特别甜,大奕摘一些给你奶奶带回去。”又对黄欣然说:“欣然带你奕哥去。”

这是很明显的让他们俩单独相处了。

周奕什么都没说,倒是黄欣然在只有他们俩的时候,对周奕说了句:“奕哥,我爸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们不过是……”不过是想撮合他们而已。

黄欣然见周奕沉默,转过身问他:“自从知道我喜欢你,你是不是就特别瞧不起我?尤其是我爸妈都在帮我,好像我们全家都在逼迫你一样?”

她说:“你曾经说我那句,我喜欢的东西他们都会努力送到我手边来,确实是这样,从小到大,下至洋娃娃,大到房子,只要我喜欢,他们都会买来放到我手边,我根本不用太奋斗,就拥有了很多女孩子想要的东西。”

她说:“可是我喜欢你,这颗心是非常认真的,请你不要因为这样而疏远我,瞧不起我,我只是把我的心意告诉你了而已,毕竟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

周奕终于说话了,他说:“我没有瞧不起你。”

“我上次跟你说,我有女朋友的事,是真的。”

说到这句,黄欣然已经想起了前几天周奕脖子上的两块吻痕,眼睛里已经起了泪花,“我知道,是真的……”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周奕已经开始摘树上的桃子了,他戴着手套将桃子放进篮子里,摘了四五个之后,黄欣然在他身后忽然问了一句:“奕哥,那个女孩,是什么样的人?”

周奕想了想,说:“她很漂亮,唔,喜欢运动,认真努力,还很爱笑,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觉得无聊。”

黄欣然听了,沉默了半晌,直到周奕摘了十几个桃子拎着篮子往回走的时候,黄欣然才说:“我也会努力工作的,我也会变得越来越漂亮,我也想成为让你移不开目光的女孩子!”

周奕笑了,说她:“不管怎样,认真对待生活,总是好的。”

虽然黄家的条件不错,但是黄父终究有老去的一天,黄欣然若是找不到一个能养她的丈夫的话,继续这么浑浑噩噩的,上班只知道照镜子涂口红刷手机,大概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忽然想到他家苏总监半夜坐在桌前看书学习的模样,她还振振有词的跟他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靠自己才最可靠,学到的技能在自己手里才最保险。我不想成为依靠别人的人,我想成为被别人依靠的人。”

他的小星星认真努力的样子,眼睛里好像闪着光一样。

周奕忽然很想念苏南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晚上从黄家离开之后,周父在车上跟周奕说:“你也这么大了,看时局比我都准,你的事,我也不管了,但我希望这是你慎重考虑后的结果,不要凭着年轻冲动行事。”

周奕说:“我已经29岁了,再有半年就30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周父叹了一口气,今天从黄家离开之后,周父更是惋惜,觉得周奕放弃了一个大好机会,明明黄家人那个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今天在饭桌上黄总问周奕那句吴副总空出来的市公司经理职位那句话,若是周奕再说多几句的话,也许黄总就应承下来了,但是周奕也没有把话往这个话题上聊,人家自然也就没提。

周父觉得周奕还是太年轻,但是这是自己的儿子,没有办法。

周奕将周父送回家之后,把桃子给奶奶留下,就以“明天还要上班,我回去住了。”为由,开车离开了。

等到了苏南星家楼下,已经九点多了,苏南星刚跟苗萌萌夜跑回来,苗萌萌被苏南星拉着硬是跑了三公里,这可是她第一次连续跑了三公里,简直要泪崩溃了,回家的路上都被苏南星牵着手回来的。

一个劲儿的说:“魔鬼星星啊!我的腿都要断了!”

苏南星说:“一会儿回家我再帮你压腿,帮你抻筋。”

苗萌萌一阵哀嚎,“还要压腿和抻筋?啊啊啊,我不是要跳芭蕾舞!!我不抻筋,抻筋太疼了!”

苏南星说她:“还有半个多月就同学聚会了,你还想不想穿进去那条漂亮的裙子了?”

苗萌萌郁闷的说:“想!我要逆袭!要打脸!”

苏南星问她:“那抻不抻筋?明天还跑不跑了?”

苗萌萌哭着说:“跑!我绝不认输!”

苏南星就喜欢苗萌萌这股子不服输的劲头,要不然她们俩也不会成为这么好的闺蜜,因为她们都那么努力啊,在想达到的目标前面,有永远不认输的精神。

周奕听着这对小闺蜜的对话,唇边忍不住笑了,将烟掐了,才喊了一声:“南星。”

苏南星见到他就立刻走了过来,说:“怎么这么晚?”嘴里这么说,却已经圈上了他的手臂,让周奕心里十分受用。

苗萌萌也上前来跟周奕打招呼,喊了声:“周经理晚上好。”逗得周奕忍不住笑,周奕也很会聊天,夸苗萌萌:“小苗瘦了!”

苗萌萌一下开心了,“真的?”

周奕一本正经的,“嗯,瘦了好几圈的样子。”

苗萌萌咧嘴笑,满意的说:“既然夸我瘦了,那你把小星星带走吧,今天我不吃醋了。”

逗得周奕又笑了,说了声:“那就谢谢你了。”

等苏南星进了他家,进门之后想伸手开灯,就被周奕从后面抱住了,然后就揉捏上了过来,黑暗之中,苏南星低声的说:“我刚跑完步,一身汗……”

周奕说了句:“那,我们俩一起洗……”

苏南星说:“才不要。”

周奕说:“这可由不得你了……”说完已经将她打横抱起来,苏南星赶紧伸手开了灯,周奕抱着她走进浴室里。

然后折腾了一晚上。

苏南星跑步的时候头上戴了一条发带,被周奕扯下来缠在她的手腕上,将她的手压在头顶上,她优美的身形一下就凸显了出来,甚至因为这个动作而送到了周奕的嘴边。

周奕的白衬衫也被水润湿了,贴在他肌理分明的身体上,十分的诱人。

他一边解扣子一边说:“最近没有跟你好好‘运动’,总觉得肌肉不紧实了,苏总监,这可是你的错,因为陪领导‘运动’,让领导高兴,也是身为下属的你的责任之一。”

苏南星说他:“臭不要脸,什么时候总监还要陪领导上丨床?”

周奕的手指已经开始四处点火了,苏南星很快就软了下来,靠在周奕身上咬着下唇不说话,周奕顺势将她搂坐在怀里,苏南星动了几下,却发现周奕的英气勃发贴在那里,一下子又不敢动了。

周奕闷笑两声,然后就一点都不客气的,开始跟苏总监一起运动了。

这次周奕没像以前那样放过她,从浴室里折腾到了床丨上,直到后来苏南星搂着他的脖子求他,并且说了一串羞耻求爱怜的话,周奕才放过了她,掐着她的腰,从后面,狠狠的。

总之周经理是浑身舒坦,心满意足的搂着身子软绵绵的苏南星睡了。

第二天又是周一。

因为天眼工程已经进入到了正式投标环节,苏南星他们反倒不那么忙碌了,不过她还得准备周末的CCNA考试,所以工作不忙的话,她就打开书本开始看书。

宋集还在旁边夸她:“苏总监很努力啊!”

部门里的大姐们也夸她努力,有上进心。但其实如果苏南星还是个普通小科员的话,她学习考证这种事就被会部门大姐称之为:“考什么证也没有用!既不能升职又不能涨工资,还不如把自己收拾漂亮了,嫁个好男人来得实惠。”

部门大姐们劝李婉,“小李,上回大数据给你推荐那个科长,我看挺好的,怎么没考虑考虑啊?女孩子不能再拖了,拖来拖去的拖成了老姑娘,选择范围就更小了。”

张大姐更直白,她说了句:“女孩子还是得务实点,就像那个大数据其实教我们一个很明白的道理,就是龙找龙,凤找凤,你是什么水平就找什么水平的对象,别奢望一下子当个灰姑娘。”她翻着的报纸上正报道着郭晶晶和霍启刚的新闻。

张大姐又说:“就连报纸总说郭晶晶嫁给霍启刚是灰姑娘嫁入豪门,但人家郭晶晶还是我们国家的跳水皇后呢,这是多么大的荣誉,人家也不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根本不是什么灰姑娘。”

李婉并没有说话,显然是没有把这话听进心里去,张大姐撇撇嘴,不再多说了。

等第二天,黄欣然又来上班了。

苏南星发现黄欣然好像有点变化,似乎变得忽然积极工作了,苏南星交给她一些任务的时候,黄欣然还很认真的找她确认,并且有不明白的真的问她了。

不像以前,交给黄欣然的工作她都完成得马马虎虎的,然后等上报给苏南星的时候在由苏南星审核一遍指出错误,黄欣然才磨磨蹭蹭的改,一边改还一边翻出小镜子涂口红,反正以前工作就是挺让苏南星无语的,所以苏南星一般有什么重要工作,从来不给黄欣然,宁可自己做,也不爱跟这个大小姐费口舌。

没想到这回骨折受伤一次回来,对工作开始认真了,真是让苏南星挺意外的。

苏南星还以为她是心血来潮,后来发现那一周,黄欣然都挺认真的,还跟苏南星说:“苏苏姐,我干活慢,但我会认真干的,有什么问题请你说出来。”态度也特别好。

当然黄欣然还是会掏出小镜子擦口红补妆,但也没像以前那么夸张了,起码从态度上,变得端正了。

其实黄欣然不给别人添麻烦的话,还是挺让苏南星心生好感的,乖巧可爱懂礼貌,再努力工作,这样的后辈谁不喜欢?

连宋集也发现了黄欣然这个小变化,对她也变得喜欢多逗她几句,黄欣然跟李婉还不一样,逗黄欣然的玩笑她从来不生气,脾气挺好的,而且也不像李婉那样爱嘲讽挑剔别人。

宋集就送说她:“你可少吃点吧,减减肥。”每次这话说完,黄欣然都得掏出小镜子看看自己的脸蛋,然后忍着翻宋集白眼的冲动,说:“我根本不胖!”

黄欣然来上班之后,周奕这回没用黄太太特意打电话过来求,第一天晚上就在汇报了苏南星之后,自己开车送黄欣然回家的,但从那之后,他就开始晚上有各种饭局,就让宋集替他送黄欣然回家了,反正是把事情安排得很妥当,让黄太太和黄总都挑不出毛病来。

很快到了周六,苏南星正式去考试了。

考试那天,周奕特意开车送她去考场,苏南星临下车之前亲了周奕一口,周奕说:“今晚我定了一个温泉酒店,为了庆祝你考完试,我们好好去放松一下。”

温泉酒店,一听这个地点,就知道周奕没安好心,他笑眯眯的说:“晚上我来接你。”

结果考完试之后,班里同学就组织了饭局,这顿饭吃到了天黑。

大家一起学习了两三个月,还一起经历了考试前疯狂刷题,虽然跟正经同学情谊比不了,但也比一般商业关系要好一点,席间唐班长频频举杯祝福大家,苏南星作为最年轻漂亮的妹纸,总是少不了被人灌酒,她衡量着拒绝,但喝到了后来,她也有点喝多了。

再有人来敬酒,唐班长就说了句:“别总跟我们小苏妹纸喝,来,跟我喝。”开始帮苏南星挡酒,对她释放了十足的善意。

等到饭局散了,苏南星去了几次洗手间,酒劲醒了不少,跟唐班长说:“刚才在席间,多谢唐哥了。”

唐班长拍拍胸脯,“都是弟弟妹妹,好说。”又说:“我听说你们系集部参与了浦口那边的天眼工程,若是这个项目能成的话,能不能带上哥哥,大家一起挣钱?”

苏南星一听,没想到唐总的消息这么灵通,说:“我们华信这边还在等浦口市政府开标才知道最后结果呢。”

唐总说:“我也不是强人所难,我知道天眼工程之中有很多数据分析的项目,这是我们公司的强项,以前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跟你们华信搭上线,我们肯定干得要比你们现在那些分包商更优秀、更省钱,能给你们也创造更多利润,我们是互利共赢的。”

苏南星说:“这样吧,回头你把你们公司合作过的项目发给我看看,还有你们的资格证书什么的。”

唐总一听这事儿,看起来有点门路啊。这三个月一万多的学费就算是没白交!

但苏南星也没有把话说死,这事儿还得看具体他们公司是否像他说的那样能否为华信创造更多利润,“具体还得看看实际情况。”

唐总当然也知道,不过能得到苏南星这句话,能进入到华信分包商的门槛里,就算是很大的进步了,赶紧说了几句谢,又说:“改天你有空的话,我们得一起吃个饭啊?”

苏南星自然应承下来了。

周奕的车子开过来,苏南星上了车,周奕就拉着她去早就定好的温泉酒店,俩人到的时候都已经半夜了,苏南星困极了,洗洗就依偎在周奕怀里睡了。

等到了早上,就是被周奕给撩醒的。

这是一家日式风格的温泉酒店,他们住的是榻榻米,穿的是日式的浴袍,昨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还没有什么感觉,早上却发现这种浴袍给了周奕极大的便利,他顺着袍子下摆就撩了进去,揉捏了几下就将苏南星捏软了。

见苏南星醒了,他一把抱起她进了外面小院子,原来这里的院子就自带露天温泉池子,又方便又私密。

周奕甚至连她的衣服都没有扯开,就将她慢慢的放进了温泉里,温泉水很热,周奕让她扶着池子里的大石头,在热水之中,从后面就开始折腾起了苏南星。

周奕还十分恶劣的说:“这里的院子是相连的,你叫出来声来的话,邻居会听到的……”

苏南星咬着下唇,更加紧张了,不敢将声音露出一点,却更加刺激了,让周奕更是情动,比平常更加激烈,到最后苏南星实在是浑身都软了,站不住了,才被周奕扒丨开衣服光丨溜溜的坐在他身上。

后来周奕还对她说:“我得惩罚你。”

苏南星这时已经被周奕折腾得没了力气,一双含水的大眼看着他,比平时多了一丝妩媚,周奕忍不住亲吻她的眼角,说:“我想你来取悦我……”

扶着她的腰肢,让她自己动。后来苏南星扶着周奕的肩膀,自己在水中磨了起来,这个姿势让周奕觉得眼前的景色十分美好,他甚至可以伸手去捏她的尖顶,让苏南星差点崩溃。

周奕说:“谁让你昨晚参加饭局那么晚?今天你都要好好好哄着我。”

苏南星也知道理亏,就放下身段去哄周奕,搂着他的脖子,将尖顶送到他唇边,一边舔着他的耳边一边道了歉,周奕咬了她两口,才慢慢的说:“这个道歉嘛,诚意还是有点的。”

一直折腾了一上午,周奕才算心满意足。

这一天,俩人就在温泉酒店里懒洋洋的看书数据,中午吃完了饭还手拉着手到附近的湖边散步。

苏南星看着俩人交握的双手,有点感慨,说:“这里没有人认识我们呢。”所以手拉手走一起,也不怕被人发现。

周奕将她搂到怀里,说:“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不用在乎别人的流言蜚语的。”

苏南星“嗯”了一声,看到这里漂亮的景色,她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拍了几张风景之后,她的镜头就对准了站在旁边的周奕,说:“我还有没有你的照片呢!”

周奕一把将她扯进怀里,“那我们拍个合照。”还指挥苏南星,“我看人家情侣拍合照,都是亲在一起的,快来,亲我,我等着。”

苏南星笑了,好吧,她就满脸带笑的凑了过去,设定了拍照时间之后,亲了周奕的嘴唇一下,相机留下了他们甜蜜美好的瞬间。

周奕还逗她:“敢不敢把这张照片发个朋友圈?”

“我不敢……”

这么说起来,苏南星对他说:“我看你好像几乎不发朋友圈。”

周奕那掏出了他的手机,对着俩人拉在一起的手拍了一张,说:“谁说我不发朋友圈?只不过是以前觉得没什么好发的。”说着,就将这张俩人拉手的照片发了出去,配上一句话:“我的她。”

然后周奕的朋友圈就炸了。

苏南星听见周奕的手机不断的响,估计都是来问周奕到底什么情况的八卦,周奕还给她读了几条,有许开心的,开心哥说:“哟,什么情况?手挺快啊我的哥。”

竟然还有系集部的人,宋集发了一句:“祝福。”

大姐们都点了赞,然后留言:“什么时候给我们看看?”

李婉写了一句:“看正脸!”

苏南星说:“他们若是知道了,估计得惊掉下巴。”想一想一旦她和周奕的事曝光了,李婉和那些大姐们吃惊的神色,觉得还挺爽的,不过不能为了一时爽就冲动。

苏南星甚至没敢发圈,她还装模作样的也跟着点赞留言,伪装成普通吃瓜群众的样子,写了两个字:“祝福!”

刷了一会儿朋友圈,俩人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周奕去洗手间的时候,他的手机正好在茶几上,忽然一阵震动响起,苏南星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一条微信,写着:“你女朋友?”

发信人是,林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