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2.(1/1)

他们爬的这个山不是全是土路那种荒山, 通往山顶的路上基本都是石头修的台阶, 不过有的地方山势陡峭, 台阶也不好踩, 需要小心走才能爬上去。

其实难度不太大, 对苏南星而言,她也没有像部门里别人那样脸红气喘早早就喊累, 而是气息很均匀的往上爬, 有时候还能拉旁边的张大姐一把, 很是轻松。

在他们前面几步往上爬的宋集夸苏南星:“苏总监体力真好啊, 平常总运动吧?”

“偶尔跑跑步, 女孩子嘛, 总怕自己太胖。”

宋集笑了笑,说了句:“你可不胖啊。”

张大姐说了:“我们女同志对自己的身材总是不满意的。”

苏南星正要配合着说两句,结果忽然听见后面传来哎哟一声,然后听见李婉叫了一声:“哎呀,欣然!”

大家回头一看,看到黄欣然从石头跌倒,因为没稳住身子,整个人往后倒栽葱翻了一圈,幸亏后面那个男同事离她们不太远,用身躯将她给挡住了, 可是黄欣然也是非常狼狈, 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大家赶紧过去, 看黄欣然摔得那么严重, 大家也都不敢扶起她,怕有哪个部位骨折了不能挪动,七嘴八舌的围在她身边问她摔到哪里了,哪里疼之类的话。

黄欣然却难过得一下哭了出来,说了句:“哪里都疼……”她身上沾了尘土和草叶,早上出门的时候特意为了这身红色运动服画的妆也乱了,头发也沾上了石阶上的尘土,看起来狼狈极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惊动到了前面,听说到系集部有人摔倒了,周奕赶紧从李总那边回来,看到黄欣然坐在地上摔得那么狼狈的样子,问了句:“怎么了?”

大家赶紧把刚才的情况描述了一下,周奕大体拼凑出来,就是当时黄欣然脚软了没踩准石阶,踩空了之后整个栽倒了,摔得比较重。周奕也怕她哪个地方摔严重了,跟她那个疼女儿不得了的亲爹黄总不好交待。

周奕蹲下来问她:“还能不能起来?”

黄欣然流着眼泪摇头。

旁边有人就说:“这样子得赶紧送到山下,最好去医院看看。”道理是这个道理,谁都知道,可是他们都爬到半山腰了,谁带黄欣然下去?

女同事没有这个力气,男同事嘛,跟黄欣然这样搂搂抱抱的,全省公司的人都看见了,也不太好。

这时候宋集的眼力见儿就立刻表现出来了,苏南星特佩服他,人家能升到行业总监真不是随便爬上来的,宋集立刻说:“我背欣然下山吧?我力气大,会注意的。”

但是黄欣然一点都不领他这个情,不过她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考虑这些细节问题了,她哭得两眼通红,看着周奕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声:“奕哥……”那意思,谁都明白了。

这时候李总他们也从山上折了回来,看到受伤的是黄欣然,赶紧喊了周奕一声:“周奕啊,赶紧把小黄送到山下去医院看看,你亲自去,再跟着个女同志一起帮帮忙。”

苏南星刚想张嘴帮忙,但已经被黄欣然身边的李婉抢先了,李婉说:“我陪着欣然去!”

李总点了点头,催促周奕:“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周奕只得扶起黄欣然,想架着她的肩膀让她自己走下去,但黄欣然说脚腕疼,他就只得蹲下来,让黄欣然爬上他的后背,背着她下山。

宋集这时跟李总说了句:“我怕我们经理一个人太累,我去帮着换班。”也跟着一起下山了。

李总跟围观的人说:“爬山的时候都注意点,别踩空了,累的话就在旁边歇歇,我们是出来放松的,别再受伤了。”众人就继续爬山了。

苏南星本来想给周奕发个微信的,但后来一想他身边那么多人,让人看见的话就不好了,所以也没有发。

等他们终于爬完了山到了山下的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傍晚了,大家各自回到房间里洗漱休息一下,晚饭就开始了。

就像周奕之前说的,晚上是省公司特意组织的烤全羊,酒店大厨给他们省公司几百多号人准备了几十只烤羊,他们坐在餐桌上等上菜的时候,就能闻到空中飘散着烤羊肉混着孜然那种特别的香味。

爬了一天的山,大家也都累了,闻到香味,肚子都饿了。

省公司系集部十多个人,今天就凑了一桌,不像隔壁市场部来了几十个人,热热闹闹的坐了好几桌,而且他们经理丁琰也在,跟众人聊聊天说说笑笑的,大家很是开心的样子。

系集部这边的饭桌上,就开饭之前嗑瓜子的时候,有人闲聊说了句:“小黄摔得挺重的,希望她没什么事儿。”

等烤全羊上桌,大家就没有闲聊黄欣然的话题了。

不过苏南星注意,周奕还没有回来,他大概不会回来了,毕竟这里距离市里挺远的。

这个念头也就在苏南星心里转了一圈,就有人向她敬酒了,周奕和宋集都不在,系集部就她官职最大,而且她也不像以前是个临时工总监,部门里的老员工都当她是个空壳子总监,现在她既是正式工也有升职的前途,众人自然不敢小看她。

大家轮圈敬酒,苏南星灌了两瓶啤酒之后,就没再喝了,不是不能喝,是因为省公司工会怕喝多了场面失控,每人就给发了两瓶啤酒,恰到好处就行了。所以大家喝得是微醺,正兴奋,也都挺高兴的。

喝完了酒,吃完了饭,开始自由活动,酒店里游乐室、游泳池、健身房、甚至温泉浴池都有,大家也都玩嗨了起来。

苏南星还看到市场部的小妹纸们穿着泳装围着大浴巾去游泳池,还有人叫丁琰一起去游泳泡温泉,都被丁琰拒绝了,他揣着一包烟去跟李总这些领导们一起打扑克了,这些属下们是来放松玩乐的,他们这些领导们是来交际的。

系集部的人也组织了打扑克,公司里平常不让玩,现在聚在一起玩,也是欢声笑语的。一旦气氛放松了下来,大家的话题也就打开了,平常在工作上不好提的闲话,现在也都能说了。

张大姐就说:“小黄这一摔虽然疼了一些,但好歹摔出来个机会啊。”

大家眉眼相对,什么机会,心里都懂。

有人还说了一句:“我看她和我们经理还是挺配的,俩家是世交,还是青梅竹马,正相配。”

张大姐说:“小李那个傻子还跟了上去,小黄这回心里指不定怎么生气呢!”

有人说:“小李这是不放弃机会,鹿死谁手,不到最后,谁知道?”

张大姐说:“别傻了,你是我们经理的话,放着什么都好的小黄不选,去选择条件一般的小李啊?”

那人不说话了,这倒是实话。

苏南星对于这种话题是从来不说话的,只是笑眯眯的竖起耳朵听。

有人说了句:“反正男女之间这点事儿啊,什么都架不住喜欢,我看我们经理也不是那种只看条件的人,我们经理有能耐,什么家财挣不到?”

“这倒是,我们周经理的能力确实是很强大了,全集团公司也没有几个27岁就能坐到经理正职这个级别领导位置上的,可谓是青年才俊了,连集团公司那边都知道他的名号,年轻能干、业务能力好,听说集团管理系统集成业务的于副总裁那里,他都是挂上号的人了,每次集团系集部开会,于副总都夸我们经理。”

这话题就七嘴八舌的聊开了,有人说:“不过我们经理的父亲退休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仕途?”

“周副总退了,不是还有我们李总吗?我们经理可是李总第一心腹,要没有李总的提拔,他也不能升得这么快。”

“李总,明年也要退了啊,年龄到了。”

众人沉默了一下,张大姐说:“我们瞎操什么心啊,周经理一向是心里很数那种人,他肯定给自己规划好了未来的路的。我们也都希望他好,不指望他能带着我们飞,但将来我们再见他面的时候,能说上话就行。”

众人附和一阵,“是啊,都希望我们经理好。”

苏南星听了满耳朵的八卦,其实也没有什么心情继续玩扑克了,旁边正好有个刚蒸完桑拿回来围观的大哥,苏南星起身把位置让给他,张大姐问她:“干什么去?”

苏南星说:“去趟洗手间,你们先玩着。”

也确实去卫生间洗了下手,然后顺着走廊从大门出去透了透气,这个酒店就盖在山脚下,出了酒店的内院外面就是一个大湖泊,周围树木掩映,花丛成片,环境非常好。

苏南星走到湖泊边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还有野花和青草的气息,闻起来很清香,不远处的湖泊上,盛夏的荷花长势一片大好,荷叶亭亭玉立,荷花已经谢了,莲蓬立在荷叶之间,景色也是很好的。

她顺着湖边修的木栈道走过去,栈道正好修进了一片荷叶之中,栈道两边还有隐藏的LED灯,在夜晚之下,就好像走在由光指引的路上,又漂亮又浪漫。

然后,她在两旁荷叶掩映的栈道尽头,看到了正站在那里的丁琰。

瘦高的身影,淡蓝色的衬衫,修长夹着烟的手指,还有那个抽烟的姿势,很容易就认出了他。

苏南星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丁琰已经冲她摆了摆手,说了一声:“南星,过来。”

她只得走了过去,问了声:“怎么在这里抽烟?”

丁琰说:“出来透透气。”又问她:“你呢,怎么也出来了?”

“也出来透透气。”

丁琰淡笑一声,然后掐了烟,塞进了手边的烟盒里。

他这样的人,修养是极好的。

苏南星没说话,丁琰也没说,俩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盛夏的夜风从挺立的荷叶和莲蓬之间穿过,带来一阵荷叶的清香。

丁琰终于说话了,“这里,让我想到上次我带你去吃饭那个地方。”那个吃炖鱼的地方,也有这样美丽的荷叶田田的景色。

苏南星“嗯”了一声,丁琰又说:“之前说想约你爬山的,这次倒是跟公司的人一起爬了山。”

苏南星说:“改天我还得好好请你吃顿饭。”

丁琰说了声:“好。”可是谁都知道,这个改天,恐怕是不知道多久之后的事了,他们都没当真了。

过了一会儿,丁琰忽然说:“南星?”

“嗯?”

他说:“我一直没有问你,你拒绝我的原因,是什么?”

苏南星沉默了几秒,说:“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丁琰顿了一下,虽然预料到了这个答案,但是亲耳听她说,他还是有点胸口发堵,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也没有问她喜欢的人是谁。

他说:“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丁琰说:“当年,我是说在市场部的时候,你对我……”有个词汇没有说,但其实他们都懂,他问:“有过吗?”

这句话全句应该是,你当年喜欢过我吗?

苏南星轻声的说:“现在问这个问题,有意义吗?”

丁琰难得强硬了起来,说:“我想知道,想听你真实的答案。”

苏南星叹了一口气,最后说:“否则我为什么要匆匆的从市场部调走呢?”这个答案没有明说,以她现在的身份,她觉得他们之间那段不曾发生过的事也没有必要再提了,因为都过去了,现在她有了男朋友,也不能回应丁琰,所以她不想再去向他坦白当年那份心情,说出来只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丁琰听到这个答案,笑出了声,说了一句:“你呀……”

太狡猾了,到这个时候,没有一句给他希望的话。

大概因为晚上他也喝了酒,有点兴奋,丁琰并没有这样满足,也没有就这么放过她,很直接的说:“所以你当初,对我动心过,是吗?”

苏南星沉默了,丁琰转过头,锲而不舍的问:“是吗?”

苏南星没抬头,看着远处的弯月落在青山上的景色,很轻很轻的终于应了一声:“是的,我对你心动过。”

终于得到了这个答案。

丁琰又是开心,又是难过。

苏南星接着说了一句:“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那时候,我们不可能。”苏南星说。

丁琰接了下一句,“现在,我也晚了一步,是不是?”

这次,她承认的很快,“嗯。”

丁琰沉默了,手指从烟盒里又掏出了一根烟,没有控制住,点上了,烟气一下就散在了空气中。

苏南星也没说话,就在他旁边站着。

许久之后,丁琰那根烟已经抽了一半,他才说,“那个人是周奕。”甚至不是疑问,是个肯定句。

苏南星没有说话。

他能猜到,也不意外,毕竟当初转正的事就是周奕找的关系,在有心人看来已经是挺明显了。这也是苏南星转正了以后也不敢张扬打扮的原因,因为周奕帮她转正、提拔她的事,太明显了。若是她稍微露出点颜色,有可能就会被人说是以色侍人或者权色交易之类的话,她一点也不想那样。

等那根烟完全抽完了,丁琰又说:“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他,你会接受我吗?”

如果没有周奕,会不会接受丁琰呢?

会。

丁琰那么优秀,又体贴,风度又那么好,连说话都很少给人难堪,有谁能真正抵抗他的追求和魅力呢?

可是这个答案,她不会回答了,放在心里就好了。

人这一辈子,错过不知道多少人,但真正重要的是,现在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个人。

苏南星没说话,转身走了。

丁琰也没有拦她,她转身走了,就当做是个答案吧。

成年人了,问过程也没有意义,他知道的,只有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苏南星给张大姐发了个微信,说:【困了,回房间睡了,大家继续玩】

张大姐回了个【好,估计今晚会玩到很晚】

苏南星回到房间洗漱了一番,换上了睡衣,点开微信,在周奕的对话框里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给他发信息。

今天张大姐他们说黄欣然和李婉那段,她都听见了,连李婉那个条件都被嘲笑,更别提苏南星这个条件更差的了。

不过,男人真的要出轨的话,拦也拦不住。而且苏南星觉得,有什么好拦的?出轨就出轨了,这年头,再多的喜欢和动心也比不过自尊。

喜欢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尊和自爱。

如果周奕真的选择了黄欣然,她苏南星绝没有苦苦纠缠的那一天,她会转身利落走人,绝不流一滴眼泪的。

她那么努力,坚持运动,努力工作,又长得好看,凭什么不能找到好男人?凭什么要因为个男人悲春伤秋?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将来再也遇不到她喜欢的男人了,那也无所谓啊,自己挣钱好好过,也是很美好的啊。

取悦别人不容易,取悦自己还不容易嘛?

苏南星关掉床头灯,正要睡觉。

忽然微信震动了,她划开一看,周奕就写了两个字:【开门】

苏南星跑下床开门,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周奕。

他一把就将她搂在怀里,随手关上了门。

周奕的高情商也体现出来了,这会儿他进屋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先道歉,并且解释了下午发生的事,“我跟宋集轮流把她背到山下之后,赶紧送到医院拍了X光,片子显示她摔那一下子把尾骨摔骨折了,脚踝也肿了,骨折不是很严重,脚踝反倒很重,必须回家静养了。”

“等我们送她回家之后,她爷爷奶奶在家,老人伺候完她之后,又拉着我们了解情况,说了很多话,那是黄总的父母,我们也不能立刻抬脚就走,就陪着老人聊了一会儿,一下就折腾到了晚饭时间,老人就必须留我们吃饭,再想走已经不行了,没办法,只能留下来吃了饭,等吃完了饭,好不容易脱身了,我和宋集就赶回来了。”

周奕解释完之后,说:“要不是考虑到你还在这里,我也就不回来了。”一副我是不是应该得到奖赏的样子。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