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7.(1/1)

苏南星其实一直在想怎么跟丁琰开口。

他毕竟主动帮了她两次, 还是她曾经的上级, 这种拒绝的话就变得非常难, 她若是说得不清不楚给他留了缝隙的话, 既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而且最后对双方都不好,可若是说得太冷硬了, 又怕伤了他。

毕竟, 他那么认真的在提出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

他那么认真呢。

苏南星在心里叹口气, 扪心自问, 像丁琰这样的好男人, 错过这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又帅、又有钱、又有挣钱能力、性格也好,为人处世也很大方,她不仅钦佩他还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这么一个绝佳的好男人,真的要错过吗?

如果不是他离婚后资产缩水了一半的话,大数据根本不会把他推送给她。甚至还得感谢大数据,因为在现实之中,就算丁琰离过婚,公司里那些条件好的妹纸也都还想嫁给他,因为丁经理值得啊。

反倒是跟他离婚的前妻才是有眼无珠,这么好的男人都放弃了。

公司里还有人在猜测丁琰会不会跟前妻复合, 但苏南星了解他, 对他而言, 离婚了就是真的结束了, 他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

否则当初,她从市场部调到系集部的时候,不得到他的批准,她是调不走的。那个时候,他们都知道他们不可能,所以丁琰也痛快放手了。

想了这么多丁琰的好处,可是所有的这些,都还敌不过她的心。

想到刚才在电话里说要一直等她的周奕,苏南星觉得自己真是欠他的,周经理的手段,她真是服了。

丁琰领她来吃饭的地方是个非常高档的私房菜馆,门面连个牌子都没有,若不是有他领着,想必进都进不来。

进门之后,服务员客气的说了声:“您来了,您喜欢的包间给您备好了。”

苏南星才知道丁琰也常来这种高档私房菜。

所以丁琰是那种既可以来这种高档私房菜,又去得了那种苍蝇馆子的人了?

也是,他本来就是工作和居家两相宜的男人,记得以前在市场部上班的时候,还听说丁经理自己在家的时候,偶尔会给自己做饭的。

苏南星看着坐在大落地窗旁的丁琰,落日的光辉衬得他更温和了,他发现她在看她,转过头对她微微一笑,“怎么了?”

“我在想这么高档的地方,一会儿不会因为我饭钱不够把我扣在这里了吧?”

丁琰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了一句:“把你扣在这里,我可舍不得。”

一句话说得让苏南星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最后只得半垂着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来回避。

发现丁琰自从那天把话说开了之后,对她的态度更随意亲近了一些。

丁琰又对她说:“你今天很好看,就该像这样穿。要不一会儿吃完饭之后,我陪你逛逛街吧?多买几套衣服,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很喜欢。”

苏南星觉得是不是男人都喜欢给女人买衣服呢?丁琰说是要陪她逛,但以他的性格若真的陪她逛了,肯定不会让她买单,而且会找到一个很得体的理由,既给她留面子又由他来买单。

不过她不能接受。

当初周奕给她买衣服那会儿,以他俩的关系,她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且那时候他都把她拉到商场门口了,若是不买就会折周奕的面子,当时也确实因为要去沙海市出差没有可以穿出手的衣服,所以就买了。

但是跟丁琰,实在没必要再继续欠他的人情了。

苏南星说:“不用买了,我有衣服,平常在部门里工作也不需要打扮,所以穿得低调一点比较好,若是穿得太花枝招展了,那些大姐们容易说闲话。”

八卦和闲话在哪个公司都免不了,但是在华信这种老牌国企里,这种事就更多了,那些能说会道、会推脱工作的大姐们,眼皮子一掀就能以她的价值标准来评价一个后进的年轻人,若是新人稍微穿得漂亮一点,就会嫉妒得不得了,成为这一群人嘴里攻击的对象。

时间久了,后进的新人要么被同化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要么就成为异类,是老一辈口中那种‘不合群’的人。

既然苏南星如此说了,丁琰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她白天学习上课的事,还问她:“有没有听不懂的?”

苏南星还真有听不懂的,真的打开书问了他几个问题。丁琰不愧是市场部经理,很多网络优化的问题比老师讲得还明白,再结合他们日常的工作实践,苏南星一下子就懂了。

其实她也是故意的,为了避免尴尬,所以她又问了几道题,丁琰还说她:“你这顿饭请得很值啊,还给自己找了个免费补课老师,不过有不明白的尽管问我吧。”

苏南星心里不禁又叹了一口气,丁琰这么好,她这话怎么说啊?

话就在嘴边酝酿了很久,这一顿饭都没有找到机会说出去。后来吃完饭,苏南星要去结账,发现丁琰早就结完了,根本不是所谓的让她请。

苏南星说:“不是说好了,让我请吗?”

丁琰说:“我总得让你欠着我,所以才好找你吃饭啊。”

其实就是他根本就没打算让她掏钱吧?

他说:“你才升为总监,以后需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这份细心和体贴真是让苏南星觉得特别熨帖。

可是有些话不说不行,再拖下去,她怕自己会说不出来。

所以在丁琰最后送她到家的时候,苏南星终于开口说了,“丁哥,对不起……”

她才开了这个口,丁琰的表情就微微一变,但仍旧保持着微笑的状态,似乎在私下里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丁琰总是状态轻松的样子。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她才开了口,丁琰就说:“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苏南星轻声的嗯了一声。

丁琰又说:“真的是认真考虑过吗?”

苏南星顿了几秒,认真的说:“认真考虑过。”

丁琰露出了苦笑,说:“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不适合?”他这话大概也是为了调节气氛,他说出来之后来人的气氛果然轻松了许多。

苏南星甚至被他逗得笑了,他猜得不错,她要说的话大致也就是这样的。

丁琰说:“所以我就这么被发了好人卡。”

他甚至也没有问为什么,风度极佳,“那你欠我的饭,还算数吗?”

“算,必须算,你什么时候想吃了,找我都可以。”

丁琰说:“有你这句话,我的心才好受点。”

他仍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以他的城府,就算难过也不会露出一丝一毫了。

苏南星甚至不敢看他,下车的时候挥了挥手,就转身上楼了。

丁琰的车子开走之后没多久,就停在了路边,降下了车窗掏出烟,连着抽了两根,他才继续开走。

成年人的心动和喜欢,并不需要太执着。

难过、悲伤或者心动、喜欢,都不是生活的主旋律,因为生活还得继续,总是要想开一点,才能走得更容易一些。

叹息和烟一起散在空气之中,丁琰戴上了墨镜,看不清表情了。

*

苏南星回到家中,苗萌萌也没在家,她只来得及洗脸,周奕的微信就来了,问她:【在哪?】

苏南星回:【我在家】

周奕立刻回:【我去接你】

苏南星说:【不用,我一会儿自己去找你】

周奕只打了几个字:【我想见到你】

苏南星赶紧换了一身柔软轻松的运动服,刚穿上衣服,周奕的微信就来了:【我到了】

她下楼的时候,周奕正在车边抽烟,已经等一会儿了,也许在他发微信的时候就已经等很久了。

他看见她下来将烟熄灭上车,还开了车窗散了散身上的烟味,他只说:“我好饿。”并没有问苏南星跟丁琰说了什么,苏南星也没主动提,说:“你真的一天没吃饭啊?”

周奕瞥她,“你以为呢?”

“真假?”苏南星有点意外,以为他不过就说说而已。

周奕说:“没有胃口。”

煮熟的鸭子都要飞了,他还能吃吃喝喝,心得多大?

再说,这个人是苏南星,不是那些跟他有过短暂交往的不走心的相亲对象,是苏南星,这个倔强的,时而古板、时而妖娆的苏南星,不是别人。

苏南星说:“那你想吃什么啊?”

“我还想吃你做的西红柿鸡蛋面。”

苏南星说:“好吧,那个最快。”

周奕的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什么都没说,苏南星瞥了他一眼,说他:“专心开车。”

周奕“哦”了一声,手却没松开。

苏南星没有挣开,就那样任他握着。

周奕的唇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好像一天的好心情都压在了晚上。

到了周奕家,苏南星赶紧给他做了饭,周奕才开始大口大口吃起来。

吃完了饭,苏南星又问他有没有吃药,得知他还没有吃药,又数落他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但还是立刻端来热水和感冒药给他吃。

周奕说:“我已经好了,昨晚就好了,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

苏南星想到了昨晚的激烈,尤其是最后她求他的样子,脸红了一下,一把将药塞过去,“赶紧吃!”

周奕只得乖乖吃了,然后说了句:“我发现你对你的领导,越来越不尊敬了。”

苏南星说:“现在是下班时间,不需要尊敬。”

周奕说:“其实在上班时间,我反倒不需要你尊敬。”

苏南星这时候还没懂周奕的套路,说了句:“那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的尊敬,周经理?”

周奕凑过来,热气喷在她耳边,“床.上的时候啊,我最需要你的尊重,我让你摆什么姿势你都不反抗那就最好了。”

给苏南星气得,说他:“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

周奕拉住她正在收拾碗筷的手,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说:“一直都在想你。”

苏南星被他灼灼的目光盯着,有点脸红,觉得他俩都那么‘深入’的了解过了,怎么这种时候反倒容易害羞了呢……

她别开眼,甩开周奕的手,收拾好之后就要回家了。

周奕当然不会让她走,又拿出他病了很可怜那一套,苏南星已经不吃这一套了,说:“刚才你说你病好了的。”

周奕说:“我刚吃完感冒药,脑子昏沉沉的,想睡觉。”

苏南星:“那就去睡吧,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周奕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说:“南星,我想抱着你睡。”又指天指地的保证:“绝对不会做出昨晚那种事。”

苏南星一听,翻了个白眼,昨天信他是自己还太单纯,今天还信他,就是自己傻了,“昨天你也这么说的。”

周奕反复强调,“今天是真的,我只想单纯的抱着你好好睡一觉,后天还得上班呢。”

见苏南星不说话,又说:“就算你想走,我也不松手。”然后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直接抱到了卧室的床上,又凑到她耳边:“别走了吧。”

苏南星没说同意,只轻轻说了一句:“起码,也得让我洗漱吧?”

周奕笑了,他这一笑,星目生辉,剑眉飞扬,耀眼得不得了。

苏南星简直不敢直视他,赶紧去卫生间洗漱了,等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周奕的衬衫。不过这次学聪明了,外面又裹了一件浴袍,等到床边的时候才脱下浴袍钻进被子里。

但今晚的周奕似乎真的信守承诺,没有再动她,只是掀开她的被子将她搂在怀里。

苏南星闻到他身上那股烟和薄荷的气息,说:“你今天抽了不少烟啊。”烟味比平时重了一些,连沐浴露的香味都没有盖住。

周奕说:“因为我一直在想,你会不会跟他跑了……”

这是他们今晚第一次谈到这个话题。

苏南星说:“然后呢?”

周奕说:“然后,没有答案,人生第一次,这么没有把握。”

苏南星轻笑一声,头枕着他的胸口,他的胸膛还跟他们第一次的时候那样坚硬。

周奕伸手关了床头灯。

屋子里一下陷入了黑暗。

在黑暗之中,苏南星轻声的说:“周奕?”

“嗯?”回应的,是更紧的怀抱。

“我拒绝了他。”

回应她的,是贴在她额头,温热的吻。

那天晚上,他们只是相拥而眠,可是却让苏南星觉得很安心和温暖。

拒绝了丁琰,为了周奕,是值得的。

她知道,她和周奕之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变了。

他们俩都知道。

周奕在黑暗里听到了苏南星亲口告诉他的答案,心中就好像涌出了热泉一样,整个人都是舒服的。好像有无数的感情喷发出来,可是在这个时刻,所有的感情最后让他只重重的亲吻了她的额头。

越是重视,越是厚重。

第二天早上,苏南星是被周奕叫醒的。

当然不是声音,是被他的嘴唇和手指。

那条她特意穿来的运动短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褪了下去,他已经在她身上开始点火了。

他只说:“我饿了。”

然后就开始细细品尝苏南星这道大菜。

从里到外,细致到苏南星在白色的床单和被堆之间恨不得挂在他身上,周奕用的那个方式,让她颤抖的酥匈对着他,正好给他来品尝,

最后结束的时候,苏南星连头发丝都不想动。

周奕还洋洋得意,说:“看,我病好了。”一把将她抱起来,放进浴缸温热的水中,手指轻柔的为她按摩。

苏南星反复强调:“不要再折腾了……”

然后他们还是在浴室里折腾了一次,周奕说她:“太口是心非,看镜子里你的表情……”他亲吻着她,觉得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让他欲.罢不能,好像一沾染到她,他就像中毒了一样,只有她才能解。

后来,苏南星被从里到外洗刷干净,被周奕裹着被子抱到沙发上,他让她好好歇一会儿,然后到厨房里给俩人煮了一锅稀粥,最后有点糊了,周奕郁闷的说:“我点份外卖吧?”

苏南星说:“这是你第一次给我煮的饭,不一样的。”说着就开始慢慢吃起来。

他们吃着有点胡味的稀粥,相视而笑。

阳光从大落地窗照进来,照在巨大的绿植上,也照在腻在一起的他们身上。

吃完了饭,都是周奕去收拾的,他就只让苏南星在沙发上好好歇息,收拾好了之后还洗了水果端过来,一边喂她一边将她抱在怀里,打开投影仪看电影。

苏南星刚开始还以为周奕还会看像《爱在黎明破晓前》这种爱情电影,结果他看的都是什么《异性》》《电锯惊魂》这种恶心惊悚电影。

她还以为他喜欢这种,结果等看到第三部,周奕终于忍不住问了她一句:“你看这种不害怕吗?”

他一直等着她害怕,他好表现一下什么的,可看了半天,反倒他看满屏幕的血和肢体有点恶心了。

苏南星忍不住笑了,让周奕凑过来,猝不及防的轻轻的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说:“是要这样吗?”

周奕忍不住将吻加深去亲她,说:“应该是成人式的,亲也要亲得认真一点。”

苏南星被亲得七荤八素的,好不容易推开他,说:“别亲了,再亲下去……”又要走火了。

周奕的眼神浓了,手指伸进薄被子里,去轻轻触碰花心,“还疼么……”

“都怪你……”怪你太激烈了。

周奕这个时候只有软的,再没有工作时当领导那个说一不二的样子了,“是,都怪我,我错了。”

但手指又顺着滑腻的肌肤游动上去,捏到了柔软的一团,说了句:“不过我不打算改,下次,我会温柔一点的。”

俩人就这样在沙发上腻歪了一整天,晚上吃完饭之后,天黑透了,还到附近的公园里散步,这时公园里已经没有人了,没人能认出他们来,周奕就一直拉着苏南星的手。

他们像一对普通的小情侣一样。

只是容貌那么出色,那么相衬。

离苏南星家不太远的地方,她就要顺势回家了,周奕怎么能让,好不容易骗来的,让她回去了,那他今晚怎么办?

周奕软磨硬泡,连拉带拽,后来甚至抱着她在慢跑道上跑了一段,跑到后来,俩人都倒在了草地上,笑成了一团。

然后,在树影草丛之间,周奕低头亲了她。

情不自禁。

亲了一会儿之后,他的声音重了,拉着她,要回家。

苏南星羞答答的说:“还疼呢……”

周奕说:“放心吧。”

然后那天晚上,周奕十分细致的让苏南星如在云端一样,让她用手帮了他。

结束之后,他们肌肤相贴的搂在一起,沉沉的睡了过去。

周一早上,苏南星特意早起要回家换上工作装,可是才走到门口,就被醒了的周奕拉住了,在他们家玄关的位置,被他抵在门上,要了一次。

明明没有脱掉她的大t恤和运动短裤,但是结束之后,她全身都软了。

捶着周奕说他:“今天上班了!是周一!我还怎么上班?”

周奕说:“我送你。”

苏南星不搭理他,周奕连亲带哄,开车送她到她家楼下,苏南星还气哼哼的转身要上楼,周奕叫住她,让她过来,苏南星狐疑的走过来,问他:“干什么?”

结果被他一把搂住,亲了她的嘴唇。

说:“我的小星星,别生气了,我错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苏南星一下脸红了,万一被人看见了呢?

可是心里,忍不住的,甜滋滋的。

但嘴上还是哼了一声,说:“开车小心点。”转身上楼了。

他们说好了,不一起上班的。

回到家中,又特意冲刷了一下身体,看到满身的草莓印,好像每一下都还留着周奕嘴唇的感觉。

她特意换了一身黑灰色的工装,可是她那满脸的春色,怎么都遮不住。

上班之后,早上俩人遇见了,苏南星主动喊了一声:“经理早上好。”

周奕瞥她一眼,淡淡点了个头,不咸不淡的样子,算是打过招呼了。

等上午他在开会儿的空档,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我演得还挺像的吧?】

苏南星说他:【戏精本体就是你了】

周奕说:【不生气了吧?】

苏南星发了一个环着胸生气的表情。

结果周奕发来一个大红唇的表情,让苏南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