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0.(1/1)

飞机很快就到了S市, 下飞机的时候, 宋集给周奕打电话要来接, 周奕拒绝了, 说是自己打车离开。

在出租车上, 苏南星看着两旁熟悉的景色,才真实的感受到他们真的回来了, 她也回来了。

这场甜蜜的美梦终于结束了。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周奕, 周奕大概跟她一个想法, 也在转头看她。

周奕叹了一口气, 将她一把搂过来, 亲了亲她的额头, 颇为无奈的,“我拿你真是没有办法,看着好脾气的样子,其实我都得顺着你。”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说要努力工作、努力成长,那就努力吧,大不了,我在旁边守着你就好了。

到苏南星家楼下的时候,周奕也跟着一起下了车,他让出租车等了一会儿, 帮苏南星把行李拎进了她家, 屋子里静悄悄的, 苗萌萌没在家。

也就是说, 这个时刻,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周奕看着她,说了句:“难道不吻别一下吗?”

苏南星说:“出租车还在楼下等你呢。”

周奕说:“所以啊,那就更得抓紧时间了。”一把将她压在墙上,在她半推半拒的微弱力道之下,狠狠的亲了她。

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苏南星摸着自己被周奕亲得发麻的嘴唇,叹了一口气,但是脸上还是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又甜又软。

看着镜子里满脸春色的自己,诚实一点吧,即使她再理智,可是有些事终究不是理智就能挡住的。

苏南星洗了澡,换上一件纯棉大t恤,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再一次被周奕留下了成片的淡红色痕迹,今天早上的时候因为是最后一次,周奕特别激烈,胸口和脖颈被他种下了吻痕,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她的手指摸在上面,感觉到一点微妙的酥麻感。

就像刚才他留下的吻一样,带着又麻又酥的感觉。

她想,她现在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周奕的气息。

吹干了头发,她滑进被窝里,先把所有的烦心事放下,美美的睡一会儿。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苗萌萌已经回来了。

苗萌萌可怜巴巴的坐在桌边在等苏南星醒过来开饭,不擅长厨艺的她点了一大桌子外卖,都是苏南星平常喜欢吃但是因为保持身材而克制的美食,什么水煮鱼、宫保鸡丁、排骨炖豆角之类的菜,闻着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

苗萌萌邀功的凑过来,“这盆水煮鱼是我拿着我们家的不锈钢盆到楼下那家小四川水煮鱼排队买的,点外卖的话可没有这么大的量。”

“为了庆祝你回家,今晚就不减肥了吧!”

苏南星发现一周没见的苗萌萌似乎又瘦了一点,苗萌萌美滋滋的在她面前转圈,“我又瘦了两斤!我现在122斤了!距离我们拍姐妹照的时间更近了!”

苏南星夸她:“瘦了就变美了。”

“那是,人家都说减肥是最好的整容,我非得让陈飞大吃一惊,后悔跟我分手不可!”

开饭之前说要减肥的苗萌萌,在面对一盆香喷喷的水煮鱼的时候,立刻就忘了开饭前的誓言,一顿饭把上一周减掉的两斤吃了回去,第二天早上称体重之后哭唧唧的抱住苏南星:“星星晚上我们一起跑步吧……”

“好啊。”

又是周一上班,苏南星没有穿周奕给她买的那些昂贵的套装,还穿回了自己的肥大工装,显得低调不招眼。

到了办公室先给大家发在沙海市买的特产小零食,结果等宋集走进来,他也笑呵呵的开始给大家发沙海市的土特产,他还说:“哎呀沙海市可太热了,太阳太毒辣,把我晒脱一层皮。”

苏南星瞥了宋集一眼,觉得宋集可真是个人才,无论是从演技还是特意买土特产送同事这点上,他都表现得好像真的在沙海市呆了一周一样,一点都看不出去他其实没去过。

李婉羡慕的说:“你这能跟着周经理去公款吃喝的人,就不要说这种气人的话了。”

这种没大没小的话,宋集也不生气,反倒说:“什么公款吃喝啊?自助餐都冷飕飕的,我吃坏了肚子好几回,苏总监还帮我买过一回泻立停呢,后来我见到面条都亲。”

苏南星也顺着话题,“我就出去呆了一天,现在觉得自己头皮疼,红了一大片,不知道怎么了。”

年纪大的钱大姐有经验的说:“哎哟,这是晒伤了头皮吧,可遭罪了。”

苏南星捂着头皮痛苦的模样,“下班我去药店买点药膏。”

钱大姐说:“药膏也没用,非得脱掉一层皮才能好。”

苏南星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

没有任何人怀疑宋集,也没人怀疑苏南星和周奕,从始至终,宋集也一个眼神都没给过苏南星。

所以说,宋集能年纪轻轻就跟在周奕身边顺风顺水的升职,绝不是省油的灯。

周奕离开一周了,工作堆积得比苏南星还多,整个周一他基本就在各种大小会议之中度过了,直到周二的下午,系集部的大家才见到他在办公室坐下处理公务。

这时候有需要他签字的、或者向他汇报工作的,就都去找他了。

苏南星走之前签好了南环警察局探针项目的分包合同,预计明天去现场看看施工进度,向周奕报备一声。

刚要进去,桌子上的内线电话响了,周奕说了句:“把你手头的项目进度表报一份我看看。”

这个表格她昨天就准备出来了,很快就打印出来,敲门进了周奕办公室。

周奕正低头在手机上打字:【今早怎么没来跑步?】

苏南星不说话。

周奕又打字:【你不来,我等了好久。】他还发了一个哭泣的表情,真是让苏南星无奈极了。

他又写:【反正我还会等你的,你若是不心疼,就让我一直在那里傻等。】

苏南星用嘴型无声的说:“别这样。”

周奕叹了一口气,又打一排字:【那我可要报复你了。】

苏南星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周奕拿着她递过去的表格摔在桌子上了,动静还不小,估计外面大办公室的人都能听见,接着周奕就开始大声的数落苏南星:“你怎么做得这个工作?多用点心思吧!这个数、还有这个数据,都写错了!”又说她:“转正不是让你业务能力变差了的!你若是还这么放松,我告诉你,你很危险!”

周奕呵斥苏南星:“拿回去重改,回头给我!”

苏南星看着周奕一边表演,一边还在手机上打字给她看【配合一下!】

苏南星觉得这两天发现怎么系集部都是戏精?昨天刚发现宋集是实力派演技,还能自己准备道具那种,今天发现他们领导周奕是灵魂派演技!

苏南星觉得自己也得磨练演技了,要不在系集部都快混不下去了,她配合得哭丧着脸,说了句:“对不起经理,我马上回去改。”就拿着文件出来了。

大办公室的人当然都隐隐约约的听到周奕呵斥苏南星的声音,大家对她报以同情,因为周奕对属下一向很少发这么大的火,这次对苏南星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之前周奕帮她转正,还有再之前提拔她升总监,甚至连去沙海市出差也有她的名额,部门里的人其实就有人腹诽了。宋集作为周奕心腹爱将没人想到别处去,但苏南星被周奕另眼相待,就算她再着眼自己的身材和容貌,众人对她和周奕的揣测到底还是有了。

周奕这一出,倒是让部门里那些大姐们对她表面报之以同情,但心里又有那么一丝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看好戏的心情,觉得让你爬得那么快,跌得也快!

钱大姐小声的安慰她:“没事吧?”

苏南星装作苦笑,从工作中抬头,“没事,是我马虎,让经理生气了。”

钱大姐说:“我们经理其实人挺好的,你别往心里去。”

苏南星说:“嗯,我知道。”

没过两分钟,周奕就发来微信:【没吓着吧?】

苏南星说:【吓着了】

周奕说:【那你再进来,让我抱抱,我安慰你】

苏南星:【……】

周奕:【晚上我请你吃饭,给你压压惊】

苏南星没回话,周奕又发一条:【乖,都是为了你好】

苏南星这回回复了一句:【我知道】

周奕说晚上要请苏南星吃饭,可是到下班的时候,周奕就开车载着黄欣然走了,他特意跟苏南星解释:【对不起,今晚失约了,我爸回来,一定要请小黄吃顿饭】

苏南星回了一句:【本来也没打算跟你出去吃饭】

周奕回了一个手捂着心的表情。

黄欣然又坐上周经理的车离开这件事,很快就被部门里的人知道了,张大姐跟钱大姐往周奕办公室的方向努了努嘴,那表情就不用言明什么了,大家都懂。

钱大姐说:“我听说我们周经理的爹最近要退了,回到L省之后请顶头上司的女儿吃顿家常饭,也挺正常的吧,毕竟他人不在了,但是周经理还在华信这个圈子里混呢。”

张大姐瞥了一眼脸色不佳的李婉,说了句:“小黄的条件真是好啊。”

苏南星并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聊天,而是认真把手头的工作做完,晚上没有加班,跟苗萌萌夜跑去了。

结果等她跑回家的时候,在家楼下看到了站在车边抽烟的丁琰,夏天的傍晚,丁琰穿着一件亚麻衬衫,修长手指夹着烟,看起来闲适又潇洒。

丁琰看到苏南星第一反应仍然是先掐了烟,才向她走过来,“昨天就知道你回来,可惜我加班到很晚,今天我也才下班,正好顺路来看看你。”

这理由,让苏南星接不上话。

丁琰自己倒是又抛出了一个能让苏南星继续聊下去的问题,“去跑步了?”

“嗯。”

旁边累得气喘吁吁的苗萌萌看着俩人,眼神乱飘,决定自己还是乖乖呆在星星后面好了。

丁琰问苏南星:“还有力气么?陪我一起散散步?”

苏南星心里一直记着丁琰那次帮忙转正的人情,自然不会拒绝,“好啊。”又跟苗萌萌说:“你自己上去吧,一会儿回家别吃饭啊,吃饭就白跑了。”

苗萌萌哭丧着脸,“我就吃半个苹果……留半个给你。”

苏南星摸摸她的头,“乖~”

丁琰看着这对小闺蜜,看苏南星对苗萌萌那又宠溺又有爱心的样子,忽然想若是将来她有了孩子,是不是也会对孩子这么好?甚至对她的另一半也这么好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