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6.(1/1)

知道宋集不去了, 苏南星也就“哦”了一声, 然后上飞机之后, 继续她原本计划的事情, 开始看参加这次科技展览厂商的资料, 一百多家厂商,中英文混合, 好在苏南星大学是英文专业的, 毕业这么多年也没扔了专业, 看起资料没有压力。

旁边的周奕见她埋头工作, 也打开电脑开始处理文件, 俩人都没有怎么说话, 偶尔交流都是在说一些公事,看起来就像很正常的上下级一样。

苏南星在避嫌,周奕能看出来,所以也没有跟她多说什么。

看了两个多小时资料之后,她也累了,合上电脑闭目养神,早上为了赶飞机不到五点就醒了,靠了一会儿她就困了,迷迷糊糊之间听见周奕跟空姐说:“请给我一条毯子。”然后她就被温暖的盖上了毯子。

行动之间,能闻到周奕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气息。

她在心里一声叹息, 渐渐的跌入了黑暗之中, 等她再醒过来, 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脖颈睡得有点疼,伸胳膊揉了揉脖子,发现旁边的周奕正在看飞机上播放的一部电影。

电影看起来有点年代感了,好像是九十年代的电影,苏南星看的时候,正好是男主角在火车上邀请女主角和他一起去维也纳旅游的时候,男主角说:“多年之后你也许嫁给了一个无聊的男人,当你们的生活变得一潭死水的时候,你会回想起这些年你曾经遇到的男人,在想若是选择了别人就好了,现在你就当穿越时空,与我一起……”

苏南星听到这里,觉得男主角那句就当是穿越时空也可以换一种说法,就当是曾经做一场甜美的梦。

她已经想起了这部电影,是《爱在黎明破晓前》。讲述一对陌生男女在旅游时相爱,然后在黎明破晓前吻别火车站分开的故事。

她现在已经记不住情节了,但能记得当时她是和徐良骏一起看的,那时徐良骏还说:“怎么可能短短一天就互相爱上对方呢?欧洲人真能瞎编。”

苏南星当时也那么想。现在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想到了当时和徐良骏在一起的她,那时候她也曾经很喜欢他,在大学的校园里,大家单纯的享受着喜欢,享受着彼此的一些小感动,还没有意识到彼此之间巨大的差距。

也没有后来所谓的月薪一万的正式工和月薪三千的临时工的差距。

电影里继续演到男女主角为了互相了解,开始聊真心话,女主角问男主角一个问题:“曾经真心爱过吗?”

这时,一直看电影的周奕忽然说话了,他问苏南星,“现在你还会想前任吗?”

苏南星一愣,说:“我们也在玩真心话吗?那你问我一个,我也要问你一个。”

周奕说:“可以啊。”

苏南星想了想,说:“偶尔也会想起他,毕竟我们有四年的感情,但现在想起他更多是一种怅然吧,最单纯美好的时光和他一起分享了,最后竟然是因为那样一个脆弱的理由分手了,现实得有点可笑。”

也许是因为他们此刻已经距离S市快半个中国那么远了,苏南星比平常更放松,也更容易敞开心扉,“和他的分手其实也给我迎面一巴掌,让我深深的意识到差距,但怎么说呢,我已经不伤心了,现实就是如此,人得往前看。”

“一句很鸡汤的话,你若盛开,蝴蝶自来,虽然鸡汤,但我觉得我在慢慢变得更好,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努力运动,不放弃自己,坚持走下去,我也会引来蝴蝶吧。我想也许有一天我会遇到爱情,然后开心的嫁给爱情,遇不到也没关系,我自己也很好。但经历过前任之后,我其实已经不太相信所谓爱情了,我更相信开心,我想嫁给开心。”

周奕静静的听她说着,这大概是他们少有能如此敞开心扉交流的时刻,眼前这个谈着努力,想嫁给开心的女孩子眼睛里好像有光,她那么努力,那么认真,从来不想靠别人,只想靠自己。

这一刻,周奕忽然觉得,想把如此努力的她搂在怀里,想让她依靠一下。但想到苏南星对他的刻意疏离,他还是忍住了。

苏南星说:“轮到我问你了。我想想,问什么呢?唔……”她想了半天,最后说:“我想不到哎,我把这个问题存着行吗?有一天我想到了再问你。”

周奕说:“好。”

周奕其实明白苏南星的心思,她不敢问,怕过界,她小心翼翼的在守着自己的界限,但这个时刻,周奕忽然很想打破她小心翼翼守着的界限。

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思:“南星?”

从他叫她名字而不叫她小苏或者苏总监的时刻开始,他们的关系就变了,他们开始渐渐的剥开外壳,变成了单纯的周奕和苏南星。

“嗯?”

“我想抱你一下,可以吗?”

苏南星一愣,没说话。

周奕说:“不说话,就当同意了。”然后他一把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他说:“偶尔,你也可以不那么努力,你也可以去放松一下,卸下你身上的重担。”

“如果你愿意的话,在沙海市的这些天,你可以试着将你的重担扔给我,我愿意替你扛着。”

怀里的苏南星沉默了好半响,才低声的问:“只在这几天对吗?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黎明破晓时就会各自回到正常的生活里,对吗?”

周奕说:“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

苏南星说:“如果把这几天当成是做过的一场美梦的话,我愿意。”

因为梦终究会散,醒来之后也就忘了。

醒来之后,她仍然是负债累累需要努力的苏南星,而他仍然是高高在上、青年才俊的周经理,甚至将来会变成掌管省公司几千人的周总。差距仍然那么巨大。

后来周奕就一直搂着苏南星的肩膀,下飞机的时候还主动牵起了她的手,苏南星被他牵起手的时候还下意识的想抽开,周奕说:“这里距离S市有半个中国那么远,没有人认识我和你,也没还有人会说我们的流言蜚语。”

他说:“在这里,你就做自己就好了。”

单纯的是苏南星和周奕,单纯的手牵着手,享受着甜美的梦境。

苏南星“嗯”了一声,周奕牵着她的手干燥而温暖,机场外的热浪扑面而来,蓝天白云椰林沙滩如画卷一样在他们面前展开,这场甜美的梦也开始了。

苏南星想,就当是给努力工作的自己一个奖励好了,这个奖励里有觥筹交错,也有周奕这样又帅又性感的男人。

法式大餐的美味总是令人那么难忘。

出机场之后,就有周奕的发小来接机,周奕解释了一句:“我发小是个专门给企业做视频会议公司的老板,认识多年,人挺好相处的,你不用紧张,一般相处就行了。”

等见了发小,发现是个开玛莎拉蒂的发小。身材高大,皮肤白净,笑起来的时候眯眯眼,看着挺可亲的。

互相介绍的时候,周奕没有对发小说苏南星是他的下属什么的,而是很简单的说:“这是苏南星。”透着那份亲近让发小立刻变得热情了,说:“哟,稀奇啊,我还以为周奕要开始搞基了呢,以至于我有很长时间有些害怕,就怕他看上了我,我家可是三代单传,就算我对他是真爱,也只能搞搞地下情嘛!”

他伸出双手使劲的握了握苏南星的手,“谢谢你拯救了我,我终于不用害怕搞基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得敬你一杯。”

“对了,我叫许楷森,叫我凯森哥或者许哥都行,千万别叫我许总。”

逗得苏南星忍不住笑,周奕的发小跟他真是很不搭。

周奕跟苏南星说:“直接叫他开心就行了,许楷森,许开心啊。”

许开心一副认命的表情,“叫我开心哥也行,反正大家都这么叫我。”

苏南星立刻喊了一声:“开心哥。”

许开心“哎”了一声,“走,哥带你们吃点好吃的!”

去酒店的路上,许开心一直在给第一次来沙海市的苏南星介绍沿途的风景,路过一片海滩的时候还说:“这里的晚上特别多的海鲜烧烤派对,配上一点小酒,特有氛围的,有空可以感受一下。”

看到沙滩上有几个穿着比基尼的女孩,许开心跟周奕闲聊,“这里晚上还有泳装派对,有点意思……”说完之后意识到不该当着苏南星的面说,转了个话题,“我今晚在鼎盛阁订的桌,他家的龙虾面真是一绝,鲜得让人恨不得吞下舌头,其他地方再也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龙虾面。”

苏南星也顺着话题,“好啊,很期待。”

许开心又介绍了一些附近的玩乐项目之后,就跟周奕说点工作的事。苏南星看着沿途的美景,吹着带着海洋气息的风,身边的周奕一直拉着她的手。

限时限量的美味大餐啊,真好呢。

周奕和许开心聊的话题,苏南星也能听懂,因为许开心是做视频会议的,这个项目也必然要经过他们华信这种运营商的网络传输,都在苏南星的业务范围内。

许开心大概是把她当成周奕的女朋友吧,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太顾忌,说了一句:“老爷子这边要退了,我们视清公司和华信C省的合作还能有这么大的力度了吗?”

周奕淡淡的说了一句:“别担心,那边我都处理好了,前几天黄总回S市的时候,见面聊过。”

许开心说:“不错啊,我曾经多次想请黄总吃顿饭,都没给我这个机会。”

周奕说:“他也是在避嫌,黄总为人处世很小心。”顿了一下,说:“不过利益实惠就行。”

许开心说:“你那劳什子经理一年挣不到一百万,要不是有这层关系在,真不如你早点出来跟我分担一下,把业务量扩大一下,能拿下的项目肯定更多。”

苏南星听到这么一句,心里大致能猜测出来了,看来周奕和许开心除了发小关系之外,还有更深层的合作关系。

想到周奕那天给她刷卡毫不在乎的样子,也是,一年一百来万的经理哪里能那么花钱。他们日常的工作那么忙,周奕还能转开许开心公司的事,果然跟她这样的普通人不一样。

周奕也没有避着苏南星,跟许开心说了句:“我在,关系在,才能更好。”

许开心不再继续聊这个话题了,说:“这次出差就当旅行好了,要尽情的玩起来!”

到酒店之后,苏南星洗漱一下,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因为太热了,她把牛仔长裤换成了短裤,穿了一件宽松的白T恤,露出了一双白得发光的美腿。

许开心看到她的时候,飞了个眼神给周奕,那意思是:你小子艳福不浅啊,眼光不错。

周奕微微一笑,当着许开心的面拉起了苏南星的手,对许开心说:“你也找一个吧。”

许开心很随意的说了句:“我要想找一个,现在大街上随便叫一个都能拉上车,没意思。”

然而就这么一个说没意思的开心哥,晚上吃完饭之后就去酒吧快活了,问周奕和苏南星去不去,被俩人拒绝了。

许开心说:“那行,你俩二人世界吧,我去寻自己的开心了。”

周奕说了句:“你悠着点。”

许开心笑嘻嘻的,“我知道分寸。”

周奕和苏南星并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在酒店的私家海滩上散步,海上一轮明月照得一切都显得温柔极了,夜晚的风带着海洋味的清凉,吹得人也舒爽极了。

晚风吹过椰林树梢,发出了沙沙声,海浪一波一波的荡漾。

就好像荡漾在他们心头一样。

他们手牵着手走在海滩上,刚开始的话还很少,后来就打开了话匣子,苏南星讲起了小时候的事,“小时候,我家还没破产的时候,我爸妈领我来海边玩,那时候我妈还跟我说捡樱花色的贝壳会得到幸福,我就在海边蹲着捡了很久,好不容易捡到了,在回程的车上被我给压碎了,我难过了很久。”

“然后没多久,我家就破产了,所以我小时候觉得大概樱花色的贝壳真的有魔力吧。”

周奕掏出手机点开手电筒,说:“那我们再捡一个吧。”

苏南星拉起他,“大晚上这么黑,也看不到啦。”

但又笑嘻嘻的说:“如果要捡的话,白天来吧,我们一起。”

周奕说:“好。”

那天晚上,后来他们各自回了房间。

在走进相邻的房间之前,周奕叫住苏南星,亲吻了她的额头。

“晚安。”周奕说。

“晚安。”苏南星带着周奕温暖的吻回到了房间里。

忽然觉得,自己竟然因为这样一个简单的吻心跳多了一拍。

景色太美,美梦太甜,请让她继续做一会儿梦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