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4.(1/1)

丁琰今天穿得很休闲, 竟然也穿了牛仔裤和休闲的纯棉格子衬衫。这身装束让他这个管理着省公司最大部门的经理看起来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 充满着斯文和俊秀气息。

丁琰看起来是那种周末的休闲状态, 苏南星上车的时候, 他很随意的问她:“饿不饿?”

苏南星才跟苗萌萌一起吃了饭, “不饿。”

丁琰说:“那好,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南星也没问丁琰要带她去哪, 她的心里其实一直在犹豫怎么跟丁琰道歉和道谢。

因为她隐约能猜到丁琰今天要跟她说什么事, 上次他在车里就她转正这件事说帮她问问看, 但是丁琰是什么人啊?丁琰是那种没有一定把握不会开口承诺的人, 他虽然说的轻描淡写, 但今天来找她, 应该是要给她一个说法的。

上次丁琰问她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周奕帮她私底下运作了,所以一口就求人家帮忙了,现在李总已经承诺了让她转正,丁琰这边……

苏南星在想一会儿怎么跟他说……毕竟人家也是这么大的领导呢,被她给折了这么大的面子,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多不好啊。

车开了这一路,苏南星也没找到机会提这件事,而丁琰也不着急开口, 反倒跟她聊一些家常。

因为苏南星心里对他有愧疚, 所以丁琰问什么, 她也基本没有什么保留的说了, 不过丁琰问的问题也都不涉及隐私,都是些家里父母身体怎么样,周末在忙什么,工作最近在忙什么这样很平常又能延展开的话题。

聊着聊着,苏南星就被丁琰给牵走了,根本忘了要提道歉这件事。因为气氛很好,丁琰就着话题问了一句:“像你父母这个年纪,应该是电视剧里催婚最急的那种年纪了吧?”

苏南星说:“没有,他们不逼迫我,都希望我能开心快乐就好。”

丁琰状若不经意的说了一句:“你男朋友也不着急吗?”

提到了前男友,苏南星顿了一下,说了句:“他着不着急我不知道,因为我们分手了。”徐良骏应该是着急吧,要不然也不会刚签了工作就跟她分手了。

丁琰听到这个答案,脸上仍然是表情很自然,但是他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苏南星,又慢悠悠的收回了视线。

他还安慰苏南星:“没事,你会找到更好的。”

丁琰微微一笑,眼神清亮。

苏南星觉得这可能是前任领导对她的安慰,说:“我暂时还不想找,等将来我自己变得更好了之后,再说吧。”

丁琰很想说:你现在就很好。但是他忍住了,不露丝毫情绪,温和的说:“你值得更好的。”听得苏南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车开了一个来小时候才到目的地,那是一片郊区的人工湖,区政府有意发展经济,将湖里种满了荷花,荷叶田田挺立映衬在蓝天白云之下,景色非常美。

苏南星站在湖中间的亭子里看着周围的荷叶,六月的天气还不是特别热,微风习习,荷叶晃动,连空气都是清新的。

丁琰看她闭上眼深呼吸的样子,声音也带着笑意,“这里最有名的是湖中的花鲢鱼,炖鱼头吃是当地一绝。”

苏南星接话道:“西村的鱼头泡饼啊,很有名。”

丁琰说:“没错,今天就是来吃这道鱼头泡饼的。”

后来,苏南星没想到为了吃这道鱼头泡饼,她和丁琰两个人竟然划船自己去捞鱼了。

苏南星很想说,丁经理真的是很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人,从始至终她都开开心心的跟着他的节奏,连后来划船进了湖中心也是。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俩已经划着船在荷叶挺立的湖中心了。两边的荷叶让出了一个过船的水道,荷叶就近在手边可及,水面下不断上来吸氧的鲤鱼在水面上形成了一个个水圈。

丁琰看着周围的美景和兴致勃勃拿着网准备捞鱼的苏南星,说:“虽然是吃饭,但也别有一番趣味。”

苏南星觉得,明知道这是安排,但还是挺开心的……而且现在这里没有外人,大概是说话的最好时机了。

可能丁琰也这么觉得,所以苏南星刚想说话的时候,丁琰已经开口了,他低声的喊了一声:“南星?”

苏南星转头看他,丁琰接着说:“上次我跟你提转正那件事,我办妥了。”

苏南星一下子愣了。

丁琰见苏南星愣住的表情,还以为她是高兴的,说:“这次集团公司一共批了两个名额,一个给了李总的侄女,一个是别人特意向集团要的名额,我又托人要了一个名额,所以现在集团批给我们省公司三个名额了,这第三个名额就是你的,你可以转正了。”

苏南星一听,丁琰竟然又特意给她要了一个名额!

这是多么大的人情啊!

她稳定住了情绪,刚才在来的路上已经在脑子里想了好几次要说的话,此时她先向丁琰表示了感谢,“谢谢您的帮忙。”

又说:“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了,之前您问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周经理那边已经帮我准备了,这次集团批给省公司的第二个名额,就是周经理帮我要来的……”

丁琰一听,真是没想到竟然是周奕特意要了那个名额给苏南星!

不过惊讶的神色也只在他脸上露出了一瞬间,转瞬之间他脸上就带了笑,“哦?看来周经理跟我一样,也都知道替集团留住人才啊。”

“既然如此,你能转正就好了,不管是用我还是周奕的名额。”

苏南星听丁琰这话,心里真是暖得不得了。丁琰就有这样的魅力,让手下人对他死心塌地的拥护。

苏南星是非常真情实意的对丁琰说:“丁经理,谢谢您,真的非常感谢。”

丁琰微微一笑,“既然感谢我,那我们现在是在公司外,就不要喊我的职称了,直接喊我的名字吧。”

苏南星哪里敢直接喊丁琰的名字,立刻机灵的喊了一声:“丁哥。”

以丁琰如今在省公司的地位,能喊他哥的人,起码在职位上都跟他是平级,但省公司内部经理级别的人只有周奕比他年纪小,而周奕平常也都客气的叫他丁经理。

丁琰听了她叫他哥,微微一笑,“既然叫我一声哥,那我就今天得露出点手艺了,给你钓一条大鱼吃。”说完就将鱼线甩出一条漂亮的弧线,没过多一会儿,就钓上来一条十来斤的大鱼。

苏南星在旁边拿渔网捞着网,也就捞上来两三条巴掌大的小鱼,后来也都放回去了。

因为把她心里的话说了出去,苏南星也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回程的时候状态好多了,比来的时候更爱笑了。鱼头泡饼很好吃,一向有节制的她也没忍住,吃得肚子很撑。

除了鱼头泡饼,这里最好吃的还有荷叶蒸肉,农家猪肉沾着一层糯米再被新鲜的荷叶包裹着放在锅里蒸,蒸熟端上来的扑鼻一股荷叶清香,吃在嘴里也带荷叶的香味,简直让人口水直流。

后来回程的车里,苏南星直呼吃多了,丁琰就顺着聊起了苏南星坚持运动这件事,说他自己:“我这样的老人家平常就喜欢钓鱼、爬山。”

苏南星自然也会捧着聊天,“难怪你刚才那么快就钓上来一条大鱼。”

丁琰说:“也很想去爬山的,只可惜平常工作太忙了,周末总加班。”

苏南星也在市场部干过,自然知道丁琰的忙碌,点头附和了一下。丁琰又说:“若是有时间的话,一起去爬山吧?”

气氛这么好,而且苏南星对丁琰既是感激又是愧疚,自然不会拒绝,立刻应了下来,“好啊,哪天有空一起去。”

丁琰微微一笑,并不再提这个话题,就好像提爬山这个话题是他一时兴起一样。

等到要下车了,苏南星再一次真心实意的向他道谢,“谢谢丁哥,今天很开心。也谢谢你的帮忙,让你费心了。”

丁琰说:“你能陪我这个老人家过一个休闲周末,我也很高兴。”

“你可一点都不老的。”办公室里那么多漂亮的小姑娘想嫁给你啊!

丁琰又说:“那件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你安心等着转正就好,辛苦了这么多年,这都是你应得的。”

听丁琰这话,让苏南星都想再调回市场部了,丁经理太会做人了啊!

丁琰的车开走之后,苏南星也转身上楼了,苗萌萌还在家里研究做婚纱呢,已经开始画设计图了,苏南星站在她电脑旁看了一会儿,觉得很漂亮,夸了她好几句,美得苗萌萌嘿嘿直笑。

苏南星后来一直在家里等周奕的微信,直到八点多周奕才发微信过来,【出来?】

苏南星回了一个【好】

周奕说:【我还在水亭那里等你】

苏南星:【好的】

就换好运动装出去运动了。

夜晚的公园里,第一波出来散步遛弯已经往家走了,苏南星就跟着三三两两的人往水亭的方向跑,大概二十多分钟就跑到了。

周奕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他也刚跑到这里,已经跑得一身汗,跟苏南星说:“为了等你给我买水,我一直忍着没买。”倒把苏南星逗乐了,立刻扫码给他买水,递给他:“领导,请喝水。”

俩人站在旁边慢慢喝了半瓶水,才重新开始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跑,越往前跑,散步的人越少了,最后跑道上只有几个在夜跑的人。

路灯照着他们俩的影子,影子叠着影子。

苏南星今天没跑动六公里,只跑了五公里,手机APP提醒了公里数之后,她就开始降低速度,慢慢走在路上了。

等喘匀了气,俩人坐在旁边的草地上歇了一会儿。

周奕就主动提起昨晚的事,“昨天晚上送黄欣然回家之后,正好她爷爷说黄总要下飞机,若是我方便的话帮忙去接一下。”

“我怎么能说不方便?自然就得去接,在车上跟黄总聊了一些,等把他也送到家都一点多了。所以今早就起不来了,改为夜跑了。”

苏南星一听,这是周奕主动解释了?

好吧,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是她心里还是觉得有点高兴。

她“嗯”了一声,说:“黄总不是在C省么?怎么回来了?”

周奕说了句:“说出来理由你可能都不相信,因为前两天黄欣然感冒了,再加上黄老爷子身体也不好,黄总就特意周末飞回来一趟看看。”

苏南星听了之后真是感慨啊,看看人家这父母,黄欣然都23了,还这么宠爱,真是幸福。

羡慕的说:“黄总真是疼爱女儿啊。”

周奕一向不在背后点评别人,都说了一句:“不过毕竟也都进入社会工作了,也该放手了,毕竟不能护着一辈子。”

苏南星觉得那也是别人家的事啦,只要黄欣然在工作上别给她添麻烦就好了。

俩人也没有继续再聊黄欣然和黄总的话题,转而说到转正这个话题,周奕说她:“等过几天转正合同正式签了之后,你去买几身正常衣服,我忍你很久了苏南星。”

说完之后,又忍不住说:“算了,等你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明天有没有空?”

苏南星愣了,“啊?”

周奕说:“明天中午,我领你去买衣服。”

苏南星赶紧表示:“不用麻烦你,我自己去就好了。”

周奕说:“我怕你又买回来那些丢我们系统集成部脸面的衣服,以前我是不好意思,觉得我一个男领导盯着女员工的着装说事儿不太好,现在我是……”

现在是什么?

现在是在‘深入’了解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毕竟不一样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