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8.(1/1)

第二天苏南星要赶早上的高铁, 就没有去晨跑, 但走之前还是把苗萌萌从被窝里拉出来督促她去跑步。

苗萌萌睡眼惺忪, “我不想跑了, 我想睡觉。”

苏南星说她:“你可是有粉丝支持的up主啊, 你忘了么?”

苗萌萌挣扎的起床,一边嘟囔着:“我是个努力的up主!”一边套上了运动服。

等苏南星刚坐上高铁的时候, 就看到苗萌萌在B站上的账号‘失恋的胖虎’更新了一条视频, 视频里镜头对着苗萌萌那张大脸, 她一边喘气一边说:“你们的up主在晨跑, 减肥我是认真的!”

苏南星笑, 过了一会儿装作游客, 发了一条弹幕:【up主很努力,加油!】想到苗萌萌跑完步看到弹幕的样子,忍不住发笑。

身边座位那人刚坐下就站了起来,苏南星也没注意,因为她刚收到周奕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没来跑步?】

苏南星才想起来昨天忘了跟他汇报自己要出差这件事了,【昨天忘了和你说,今天我来浦口这边出差,昨天会议上我提过要来这边确认摄像头的事。】

周奕:【好】

又回了一个:【注意安全】

苏南星:【嗯】

收了手机,苏南星想, 所以周奕也去晨跑了?

身边座位又有人坐下了, 然后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在想什么呢?”

听到熟悉了声音, 苏南星抬头一看,竟然是丁琰。

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手里拎着公文包,因为在外面,丁琰看起来比在公司随意了一些,衬衫的袖口挽上两折,露出他劲瘦的肌肉,姿态随意而潇洒。

“丁经理。”

丁琰说:“刚才在站台的时候见到你,才找你旁边的人换的座位。”

他放下小桌板拿出电脑,“昨天会议上你说要去浦口市落实摄像头和立杆的事,没想到今天你就去了,执行力还是和以前一样强。”

苏南星说:“那您去哪啊?”

丁琰:“我也去趟浦口,例行巡视。”

苏南星“哦”了一声,客套的说:“您还和以前一样忙。”

丁琰微微一笑,应了一声“是啊”,就不再跟苏南星多说了,开始打开电脑处理工作。

苏南星也打开电脑开始看天眼工程的摄像头参数,投入到工作之中。

偶尔余光扫到丁琰,发现他认真的在看报表,修长的手指敲击键盘打文件,很是认真的样子。

苏南星想到他认真的样子倒是一点也没变,跟以前一模一样。

下了高铁,她和丁琰一起坐上了浦口市公司来接的车,不过这次是市场部长来接的,这就跟上次周奕来浦口的时候,是系集部长来接一样,都是顶头上司下地级市,地方部门都想好好表现。

苏南星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了,上次跟周奕一起来的时候,市公司这边的领导也都认全了,市场部长一边开车还一边说:“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苏总监可别拒绝啊。”

苏南星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可不敢跟你们吃饭了,你们太能喝了。”

市场部长说:“喝酒就是热烈一下气氛嘛,这回少喝点,晚上你可一定得来啊。”

苏南星自然知道这种饭局推不掉,何况还是跟着丁琰一起来的,市公司这边必然也得像招待周奕那样招待丁琰,而且市场部可是集团第一大部门,员工众多,市公司这边肯定得更重视。

苏南星是来干工作的,中午匆匆在市公司食堂吃了饭,下午就在市公司技术部几个人的陪同下确认了一些复杂道路十字路口的摄像头立杆,工作进展很快。

到了晚上就被市公司的人拉着去参加了饭局。

果然市公司的领导层又都到齐了,市公司的市场部骨干也来了,一群人也围了一大桌。

既然是请丁琰的,开局自然也还是一个流程,领导们先跟丁琰敬酒,丁琰看着斯文英俊,但是对于这种应酬的场合也非常的熟练,这人就是工作上一副样子,到了饭局上,也非常放得开。

市公司徐经理举杯敬丁琰,“来,欢迎丁经理莅临我们浦口市公司。”

丁琰也站起来跟他碰杯,熟练的一口掀杯,然后拉开了这场饭局热闹的序幕。

苏南星觉得,能做到省公司经理这个级别的领导,没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苏南星作为省公司的总监,还是第二次来了,自然也少不得被人敬酒,她中午因为着急工作就没吃太多,晚上还没吃几口,就开始被敬酒了。喝了三四杯之后,胃就有点不太舒服,喝酒的速度也慢了。

等到第五个人来敬酒的时候,旁边的丁琰举起杯子,说了句:“我也跟你喝一个。”

那人是市场部的一个中层组长,得到了顶头大领导的发话,简直是喜不胜收,赶紧说:“敬您一杯酒,我干杯,您随意。”

丁琰虽然不常来地级市公司,但竟然记得这个人,说:“我记得你,去年我来的时候,你们部长还夸你能干,去年年底提干的时候,你们部长报了你的名字,我亲自批复的他的申请。”

苏南星听着丁琰的话,心想这就是省公司市场部经理丁琰的魅力,在周奕27岁升职为系集部经理之前,丁琰是省公司最年轻的经理级领导,听说他在集团公司还有做人事部长的舅舅,能力和人脉都很是不一般。

那个中层组长听到丁琰的话之后,果然满脸激动,“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丁琰笑如春风,“优秀的人才我都记得。”

市公司众人见识到了丁琰的风采,心里都再一次想这些年纪轻轻就能在省公司做到这个级别的领导们果然没有省油的灯,丁经理也好、上回那个周经理也好,甚至旁边坐着这个苏总监,都不是一般战士。白天工作一个能顶两个,下班了在饭桌上也能谈笑风生,都是人才。

后来又有人跟苏南星喝酒,都被丁琰若有若无的挡过去了,苏南知道这是丁琰帮她挡酒了,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丁琰的细心了,嘴上从来不说,但是为人周到细致。

在座的人也都看出来丁琰在为苏南星挡酒了,大家也都没说什么,但也都不约而同的没有跟苏南星多喝,到了散局的时候,喝了不知道多少瓶的丁琰竟然一个人干倒了市公司这些大小领导们。

而他自己,脸色如常,神色也清明,被代驾司机送回酒店的时候,跟车上的苏南星说:“要不要去海边走一走?我想吹吹风,散散酒气。”

想到刚才饭局上丁琰的帮助,苏南星想拒绝的话就没说出来,应了一声“好。”就跟丁琰通过酒店的地下通道走向了海滩。

浦口市作为海滨城市,海边有很多高档酒店,酒店都会修一条通道直接到海边,有点私家海滩的味道。

夜深了,周围的海滩上也没什么人,月亮挂在海面上,海浪的声音一波接一波的荡到苏南星的耳朵里。

她的鞋子里进了沙子,就脱了鞋拎在手上,光着脚漫步在沙滩上。

丁琰的目光落在了她白皙的脚上,又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俩人吹着海风走了一段,苏南星才说:“刚才谢谢你,替我挡酒。”

丁琰说:“没什么,也习惯了,见你没吃几口饭……”

他又说:“工作再忙,也得好好吃饭。”

苏南星“嗯”了一声,俩人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会儿,丁琰说:“往回走吧。”

俩人静静的,都没有说话。

苏南星想,这样就挺好了。

要走到地下通道的时候,丁琰忽然说:“当年,你从市场部调到系集部,是因为什么?”

苏南星没说话,不知道怎么说。

但是丁琰不给她机会沉默,他说:“是因为你看出来了吗?”

他们都没有说破。

苏南星在市场部的时候发展挺好的,若是按照丁琰对她的重视程度,她不调到系集部的话,兴许能更早当上行业总监。

但是苏南星偏偏放弃了在市场部的发展势头,去系集部重新开始。

丁琰淡淡的说:“就算你不调走,也不用想太多。”

成年人的心动,没有那么冲动。

他和前妻就是非常典型的公司内部二代的结合,继承了父母辈留给他们的人脉遗产,在公司里混得风生水起,但就像他们的结合充满了利益交换一样,婚后的他们各玩各的,前妻在C省公司很少回L省来,俩人最后连打电话都是谈公事居多。

丁琰觉得这样的婚姻没什么意义,但是也没有提过离婚,直到妻子在C省公司那边也当上了财务经理,大概觉得资源已经丰厚,就跟他提了离婚,丁琰也就顺势同意了。

结束了这段利益交换的二代婚姻。

当年遇到苏南星的时候,她那时候才二十三岁,明艳爱笑、努力认真,充满着干劲,加班到很晚的时候,也傻傻的一边走一边跟自己打气“你可以的,你要好好努力啊。”笑的时候满眼生光一样。

那种努力的样子,让丁琰对她有点心动。

但丁琰知道分寸,压得住心思。

不过总喜欢多看她几眼,看到她这样生机勃勃的努力着,好像他平静的生活也能沾到一点生机一样。

后来有一次市场部组织了一次爬山,苏南星那天正好赶上了生理期,爬到了半山腰之后,就落在了队伍后面。

那天大概因为不在公司的环境里,所以丁琰有点放纵了自己的心思,找了个借口回头去找落后的苏南星了。

他找到她的时候,看见她抱着膝盖坐到石阶上,整个人小小的一团,抬头看他的时候,眼睛水汪汪的。

丁琰想,也许是那时候的眼神没藏好,或者当时的语气太温柔了,不像一个普通的领导对属下,所以被聪明的苏南星看出来了,过后没多久,她就调到了系集部。

丁琰就知道,她应该是知道了。

而且她调到系集部之后,还刻意回避了跟他的接触,这让他心里很不痛快,偶尔有几次机会跟她见面,她喊他“丁经理”,他也淡淡的点个头就走了。

看见她从在市场部时那个明艳的女孩子,变成了在系集部里穿着一身灰扑扑工装的苏总监,她很好的融入了国企那种不起眼的氛围之中,不被人非议,工作出色,眼神还是那么充满着生机。

丁琰想,就这样吧。

两年了,工作那么忙、那么累,心动早就淡了。

一个成年男人的心动,能维持多久呢?

此时此刻,面对现在的苏南星,今晚的苏南星大概是因为要参加饭局,并没有穿那身肥大的工装,而是穿了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扎了高高的马尾辫、不施粉黛的样子,和当年在市场部的她一样。

也许是因为他终于自由了,可以就那段心动做出一点主动了,也许是酒精上头或者是月色太美、海风太舒服,丁琰觉得自己一向理智的思绪今晚有点冲动了,所以才挑明问了那句话。

但既然问了出来,就不后悔。

丁琰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你不用多想的……”

苏南星没有抬头,仍旧是低声的“嗯”了一声,算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回复了。

“以后,你也不用躲我了。”

“太刻意了些。”这句的语气有点带着笑,丁琰就算在这个时候,说话也从来不让人难堪。

苏南星忍不住笑了,既是尴尬又觉得自己有点傻,以为自己做得不明显,其实人家看的明明白白。

她这回清脆了应了一声:“好。”

丁琰才露出了微笑。

她笑的时候,还像以前一样,满目生光。

真好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我的竹马是男配带着仓库到大明万古第一杀神极品花都医仙盛世嫡妃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