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9章 残忍的你(1)(1/1)

安熹微站在餐厅一面酒柜前,手指点着嘴唇考量一番,最终拿出一瓶1988年的。

她满意的抱着红酒转身,差点撞上某人的胸口,鼻腔闯进他身上沐浴露清爽的气味,绕开他走,安熹微撇撇嘴,“走路出点声啊。”

李若寻跟着拉住她手腕,往回一拽,直接从她的身后,抱住她的肩膀,声音温软的说着,“我还在发烧,你要去哪儿?”

这半年里,每逢李以博夫妇不在家,他就非常猖狂,即使他们没有越过最后的界限,但是她身上能摸能看的地方,基本被他摸过看过,出乎她意料的是,年少气盛,他竟然也忍得住。

没敢往或许是珍惜她的那方面想,因为往那方面想,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徒增愧疚。

安熹微懒得挣开他,偏过些头说着,“好朋友的男朋友乔迁新居,我当然要去祝贺呀。”

李若寻头靠着她的肩,闷闷不乐的说,“上次说要你考虑她弟弟的那个好朋友?”

他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安熹微身上,她难受地抬起胳膊挣脱出来,转身面对他,轻轻皱着眉说,“人家有名字,而且她是我很好的朋友,请你尊重她,要叫灵芝姐。”

李若寻目光沉静地看着她,没说话。

体谅他还生着病,安熹微主动抱住他的腰,抬起下巴抵在他胸口,软言哄道,“你在家乖乖的,吃完药上床睡觉,别让我担心,好吗?”

李若寻本来头就疼,看见她樱桃般饱满的唇,像是摆在眼前,最有效的药,随即低头想吻住她。

洞悉他的意图,安熹微马上抬手挡住他的半张脸,“别亲我,怕传染!”

李若寻抓下她的手,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

当天晚上,因为阮灵芝和梁安的提前离开,party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夜风冲撞进车窗里来,吹乱她脸颊的发丝,安熹微一次次耐心地将其勾到耳后,之前多喝了点红酒,现在感觉头有些重。

结束与阮灵芝的通话,她还未来得及垂下握着手机的手,坐在驾驶座开车的,聚餐上刚刚认识不久的男人,突然开口说道,“熹微,我能否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

安熹微扬眉,转头看向他,带着些许疑惑的点点头。

江超有些忐忑的问道,“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安熹微并不讶异他的冒昧,当他还不知道她家在哪儿,就能提出顺路送她回家,这么明显的献殷勤,她怎么可能猜不出,“没有。”

听她如此回答,江超立刻面露喜色。

可惜,安熹微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没什么心思谈。”

这番话已经明摆着是拒绝他,但看他这副老实憨厚的模样,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一直乐呵呵的向她搭话,不懂他到底明不明白。

安熹微的家在中档别墅住宅区,可见家境优渥,而她的性格如同长相般甜美,一切都着实让他心动,所以江超不是不明白,只是想争取。

当车停在离她家门不远的地方,车灯照在前方的花坛上,安熹微拉开车门钻出去时,身边的人同样下车,绕过车头走来她面前。

江超直接的问道,“可以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安熹微稍稍犹豫一下,正准备开口,身后突然出现大片的灯光,远处人工湖泊围着路灯,而这黑咕隆咚的环境下,总是很突兀。

江超抬眼就能看去,她跟着转过头,他们看见面容清俊净白的年轻男人,两手放在宽松的休闲裤侧兜里,斜靠着门框。

安熹微回头对他介绍,“我弟弟。”

趁这机会,她往后退一步,保持礼貌的距离,笑着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小心。”

江超讪讪的点点头,走去驾驶座外,朝她挥了挥手,“再见。”

安熹微莫名觉得他憨厚的可爱,粲然一笑,“再见。”

因为她的拒绝,他本该放弃的心动,又见她那双的眼睛盈盈笑着,似乎死灰复燃,他想,来日方长吧。

看着车尾灯消失,安熹微才转身走上台阶,进家门时没有去看身边的人,而是一边脱鞋,一边说着,“这么冷的天,站门口干嘛,嫌病得不够重啊。”

李若寻关门转上锁,语气哀伤的说道,“病的再重又怎样,没有人关心。”

“我不是人啊?”安熹微换好拖鞋,转身看着他。

李若寻上前半步抱住她,下巴搁在她发顶,“所以只要你离开我一米外,我就病情加重。”

安熹微被他无理取闹的说辞逗乐,笑着说,“那按你这样,我以后要是结婚……”话至此,她及时停下,因为拥着她的人身体一僵。

李若寻放开她,没有说话,没有表情,甚至没有看她,沉默的走上楼,可惜,过分用力的关门声,泄露情绪。

安熹微从没把他当做将来,她时时刻刻清醒着,衡量他们的关系,这一认知,让他透不过气。

站在玄关的人,目送他上楼,接着传来门砰的一声,她条件反射地缩一下肩,然后无可奈何地轻笑,摇摇头,回房洗澡。

当她走出浴室,没开灯的房间,凭借窗外的月光看见四周,她拉开床头的抽屉,撕开新烟的塑料膜,一边思考着什么,一边把它揉在掌心里。

安熹微回过神来,将烟盒扔在床头柜上,走出她的房间。

李若寻戴着耳机,没能听见敲门声,但是能察觉她来到身边,她靠在桌旁看着他,她的沐浴露是淡淡的柑橘香。

“你在听什么?”安熹微戳戳他的肩头。

李若寻没有回答,目光盯着桌上的书页,不偏不倚。

安熹微重重地叹口气,走去他的床,径自坐下,两只手向后撑在床面上,脚下掂着拖鞋玩,委屈的说着,“我都因为你跟男朋友分手了,你倒好,每天跟我闹脾气。”

说完,她看见李若寻取下耳机,站起身时关掉桌上的台灯,也许是因为瘦,所以脚步很轻的向她走来,转眼她就仰面躺在床上。

他两手分别握着她的手腕,曲起的膝盖压在她两腿间,领口的毛衣宽宽地垂下,她低眸扫过,他还是有肌肉的身体,再回到他的眼睛。

“今天晚上他们不回来,陪我一起睡。”他的声音太好听,以至于她应该立即拒绝的,却犹豫了几秒,才挣脱开他的手,推过他的肩膀。

李若寻被她一推,翻身躺在床上,眼前是挂着一盏灯的欧式天花板,听见她说,“自己睡,我可不想生病。”

“我躺了一下午,已经好了,不信你摸……”说话的同时,他转身拉过安熹微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柔和的温度贴着她的掌心。

那天凌晨时,好像下了一场雨,安熹微被雨声吵醒,视野黑蒙蒙的一片,有他味道的衣料蹭在她鼻尖,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一直被人拥在怀中。

他呼吸平缓的起伏,她闭上眼,恍如回到往昔,曾有人抱着她,爱着她。

她想,就这一晚,可以迷失方向。

-

一年中,安熹微最讨厌三月,原因有三,忽冷忽热的天气、她父亲逝世的季节,以及,今天是李以博和许庭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难得许庭准备晚上亲自下厨,正在对阿姨交代要买些什么菜时,看见安熹微下楼,两手放在一只耳朵下,胳膊底下夹着包,走进餐厅。

许庭手背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问她,“你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安熹微总算戴好耳钉,一边拿起玻璃杯往里倒着凉水,一边说着,“工作室还有几个单子没做,我就不参与了。”

许庭丝毫没有遗憾,声音依旧细柔的说,“这么忙啊。”

安熹微喝下大半杯的水,朝她笑笑,“祝你们今晚愉快。”

放下玻璃杯,她不作停留的抬脚,急匆匆地离开餐厅,在玄关换上鞋,开门出去,就像在这栋房子里多呆一秒,都是酷刑。

刚想把门关上,就先被身后的人制止,安熹微转过身,看见按住门板的那骨骼纤纤的手,再看向它的主人,她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李若寻换好鞋直起腰,走出家门,一边反手关上门,一边俯身在她耳边说,“我也不想参与他们的二人世界。”

走下台阶时,他意图去拉她的手,被安熹微躲开,警惕地回头看一眼紧闭的门,然后若无其事地走着,顺便问着他,“好不容易周末不上课,你不在家睡觉?”

李若寻不答这个,反问她,“你真有工作?”

安熹微耸肩,摇头说,“没有啊。”

不知为何,在面对李若寻时,她越来越坦诚,经常不假思索地说出她内心真实的想法,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是她清楚不能这样下去。

日光照耀下的游乐园,充满着童话色彩,远远地就能瞧见过山车的影子。

扎着小马尾的女孩,背着一只粉色y的书包,踩着红色的小皮鞋,蹦蹦跳跳地从身旁经过,莫名心情随之雀跃起来。

安熹微捏着冰淇淋甜筒,转头看他,有些好笑的问道,“你说带我去的好地方,就是这儿?”

李若寻理所当然的嗯一声,拉过她握着甜筒的手,咬走一口香草味的冰淇淋。

安熹微急忙挣开他的手,护着她的甜筒嚷嚷,“刚刚第二个半价,是你自己不买,又来抢我的。”

他们笑闹着走进游乐园,李若寻顺势牵住她的手,没走几步,换成十指交握。

安熹微任由他牵着到处游玩,在射击游戏台前打赌,她愿赌服输的亲吻他,毫无顾忌的,像一对养眼的小情侣,却没有察觉不远处,盯在他们身上的视线。

“妍妍,你在看什么呢?”

中年女人的声音,唤回震惊中的女生。

张彩妍慌忙转回头,难以平复心情,有些结巴的应道,“没,没什么……”

此刻的她,本来应该在家温书,如果不是舅妈想带着小表弟去游乐园,要她作伴,就不会撞破这样的画面。

当初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经过一个暑假,李若寻对她的态度一落千丈,现在几乎已成陌生。

张彩妍忍不住再次用目光去找寻,看见他们亲密的背影,好像答案呼之欲出,她不禁捏紧拳头,指甲嵌进掌心。

辗转反侧整整一晚,第二天下午,张彩妍神情疲惫的坐在甜品店里,她垂着脑袋,声音低低地向对面的人倾诉。

“你真的看见了?”孟彤彤睁圆眼睛,难以置信的确认,“千真万确?”

“我宁可是我看走眼了,但不是的,彤彤,我亲眼看着他们手牵手,然后还……接吻。”

张彩妍握着手中的玻璃杯,冰化的雾水湿透掌心,她忐忑的说道,“还有,我在想是不是……他姐姐和你哥好着的时候,就已经和李若寻……”

“肯定是。”孟彤彤脸上已经没有讶异,只剩讽刺的冷笑,“我当初就不明白,究竟有什么不能告人的理由,非得跟我哥分手呢,亏我还觉得安熹微特别好,一门心思想再撮合她和我哥……”

张彩妍莫名的恐慌起来,泪水涌出眼眶,啜泣着说,“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你。”

孟彤彤急忙拉起她的手说道,“你别哭,你有什么错,错的是那个贱婊!”

安慰着张彩妍,她想起孟辰那段时间失落的神情,全部精力投入昏天黑地的工作,累的人不像人,她就越想越窝火,来气。

孟彤彤握着玻璃杯,狠狠地往桌上一放,“玩弄我哥的感情,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

黑板擦一下下游走着,在三月的日光中,散出白雾。

物理老师走进班级,将教案和课本放在讲台上,一眼扫过前面的空位,随即问道,“这儿怎么空着,人没来吗?”

班长举手说道,“老师,孟彤彤今天请假了。”

坐在那空位后面的张彩妍,不停地拔出笔盖再套回去,她惴惴不安的心绪,连带着手轻轻颤抖。

只是瞬间的不甘和嫉妒,让她衍生出险恶的念头,她知道孟彤彤意气用事,而且她朋友多,门路多,想要报复谁,肯定有办法。

果然,孟彤彤说要找人跟踪他们拍下证据,不过一周就真的拿着照片来,叫她以此要挟李若寻,但是她不敢。

张彩妍悄悄回头去,看一眼正低头写字的李若寻,窗外的微风吹动他白衬衫的领口,树荫斑驳在他手臂压着的书上,她深吸着气转回头来,咬紧下唇。

与此同时。

李以博坐在他的办公室内,翻阅文件,正想拿过座机的话筒,它先响起。

接起,他听那边的女声说着,“李总,有位自称是您儿子的同学,说要见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声色废驸马,如此多娇透视之眼山村小医师天唐锦绣总裁老公,太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