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05.第一百零五章(1/1)

秦沅觉得,倘若当初她不曾求圣人将周黎弄进来,她在深宫中大约会寂寥地过完此生,毫无乐趣可言。由此可见,将周黎弄到自己身边,是个正确的选择。

然而,倘若当初她决定就此不见,照着她原本的想法,将周黎从晋王府中脱离出来,发还本家,之后的许多日子,她大约不会如此,如坐针毡。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周黎是个纯粹之人,她从不会以恶意去揣测任何人,哪怕是待她没有一丝敬意的夏侯衷,她也从不曾怨过他。可就是如此纯粹善良的人,她心中又有自己的坚持,她默默笃行着,谁都无法动摇。

分隔多年,好不容易可再相逢再相伴,过往的恩怨纠葛,秦沅实是不愿再去计较。周黎就在她身边,她仍然是多年前令她心动的那个女子,就是现在,她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深藏在心底,从未有一丝褪色的爱意。

此时,周黎站在她身前,低眉顺眼。

秦沅斜靠着软榻,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清晰地感觉到,自从掖庭将她带回,周黎便一直十分疏离,她不对她要求什么,到了她面前,,亦无任何谈兴,仿佛在掖庭的那段日子,已磨尽她的生机。

秦沅突然笑了笑,她道:“阿黎,你看我今日妆容,可算得上动人?”

周黎转过头来,她的目光是轻柔的,她向来都是如此温缓的一个人,她迟疑了片刻,终是平心而论:“殿下素来动人。”

殿中只有她们两个,有她在的时候,秦沅不喜有他人打扰,可分明只有她们二人的寝殿,却仿佛有千千万万人隔在她们之间。周黎与她,疏离而遥远。

她刻意地与她保持着距离。

秦沅站起身来,徐徐行步:“你称我殿下?你可是连我是谁都忘了?”她一面缓缓地说着,一面朝她靠近,分明是不紧不慢的姿态,却逼得周黎后退了一步。

秦沅扬唇:“你若是真忘了,我就让你记起来,你若是装作忘了……”她顿了顿,看着周黎,笑得甚是温柔,“你可真是忍心。”

她说的,直白已极。

周黎又不是傻的,岂能不知秦沅的心,阿沅兴许怨她过往的狠心,恼她不愿亲近的冷漠,可她到底是心疼她的。阿沅一直在她心里,她对她的情,会隐藏,会隐忍,却从未遗忘。可正因此,她才不要去拖累她。

女子立世,本就艰难,半点声名都毁不得。宫中人来人往,光是长乐宫上下,便不止百人,人声鼎沸,人云亦云,禁宫深处,最不缺的便是流言蜚语。

阿沅现在是可以将宫人都遣退,只留她在殿中,可是,往后的日子还那么长,难道能一直掩饰下去?总有掩不住的一日,到时,如何收场?让阿沅陪她一起,为人指责,不得善终,牵累家人?

周黎慢慢的舒了口气,她白皙柔美的颈项掩在在寻常不过的宫人衣衫之下,却显得如此柔婉动人,她却不知,哪怕她一个眼神,一个回首,都对秦沅,有莫大的吸引。

“阿沅,”她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总得说个分明,那一日,圣人过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怎么敢,让阿沅为她冒险。周黎微微叹息,说道:“你调我去别的宫室吧?”

秦沅的神色蓦地一变,只觉得她脸上努力维持的平静被人整个的剥了下来,毫不留情的捏碎,她盯着周黎,问:“你要去哪处宫室?”

哪处宫室?周黎认真地想了一想,与皇后无交集的宫室,当是许多的,只是她对宫中并不熟悉,便也说不出详细的名称,细细地想了片刻,还未等她说出答案,便听秦沅惨笑道:“是不是哪处都好,只要不在这里?”

周黎下意识地就要否认,可转念一想,拖泥带水终非良方,她便沉默以对,算是默认。

秦沅心头钝痛,她摇了摇头,叹息一般地道:“我怎么忘了,你向来心狠。你能推开我一次,自然就能有再次。”

她的语气,十分伤感,让周黎跟着心疼,然而只瞬间,秦沅便轻笑起来,捏住周黎的下颔逼她抬头,逼她与她对视。周黎茫然,待看到秦沅眼底的痛楚,她只觉自己瞬间失语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秦沅的笑意尚未收敛,她看着周黎,慢慢地说道:“你一点都没变,狠心又无情,可你忘了,如今,与过往已是不同,你唯有从我之命,并无它途可行。”

既然让她做成了,圣人为圣人,她为皇后,也重新拥有了阿黎,哪有放弃的道理,她为她做的,她丝毫不知,无情却偏打着有情的幌子,可这有什么关系,阿黎如今,只能任她摆布。

秦沅说罢,不顾周黎眼中那一抹受伤与无措,对着那朱唇,毫不犹豫地便亲了下去。

呼吸靠近,唇上触感柔软,是女儿家特有的细腻,周黎蓦地睁大了眼,她们从来发乎情止乎礼,就是从前朝夕相处,也从未如此。这般直白的表达,还是头一次。周黎浑身都僵直了,秦沅环住她,丝毫不容她退却,越吻越深,凭着本能,凭着爱意,凭着恼恨,将周黎逼得节节败退。

唇齿相依,柔软的触感,酥麻的悸动,直抵人心。秦沅发现了其中的好处,她搂住周黎纤软的腰肢,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她越发深入,柔软湿润的小舌使得周黎无处躲藏,她的身体,渐渐的软化,渐渐靠在秦沅的怀中,渐渐无法动弹。

秦沅分开了一点,周黎就靠在她的怀里,脸颊绯红,双眸含着莹润的水光,如此,娇媚诱人。

秦沅禁不住笑了,她一个闪身,将周黎推到软榻上。

“阿黎,”秦沅覆身上前,将周黎锁在身、下,“你要听话。”

周黎双目迷蒙,胸口不断地起伏,秦沅满意极了,她突然觉得,与黎娘多话着实浪费辰光,不若直接动手。

衣衫凌乱,轻薄的宫装皱起,秦沅探索着去寻衣带,周黎让她亲得昏了头,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只觉腰间一凉。周黎大惊,她一把握住秦沅探到她衣中的右手,她的眼中满是惊恐:“阿沅!”

秦沅只觉得自己被魔怔了一般,怎么都不舍的停下。她看了她一眼,道:“你若想叫殿外的宫人耳闻,只管高声叫喊就是。”

她说罢,便不依不饶地将周黎的衣襟掀开,显出里头红色的肚兜来。

若是让宫人知晓,阿沅还如何统御后宫,若是再传出去,阿沅怎么办?周黎惊惶无措,秦沅不依不饶的动作让她想到那一夜,夏侯衷闯入她的房中……周黎害怕,羞耻,不安,可她仍是闭了口,她咬住下唇,眼中溢满了泪。还剩一层,就要赤身裸体,再掀开这最后的防御,她便要委身与她,她们之间本就说不清的矛盾,便更不清不楚。可就算如此,周黎仍是拼命地咬出了唇,让自己的惊惶,悲戚都锁在喉中。

肚兜的带子系在背后有些难解。秦沅的掌心,滑过周黎赤、裸光洁的腰身,抚摸着她的如玉般细腻光滑的背,阿黎的身躯,在她的掌中轻颤,秦沅兴奋不已,她要得到她。

凭着一股执着,带子终是叫她解开了,一具完美的身躯展现在秦沅眼前。

在掖庭中受的伤已好全了,莹润如玉,毫无瑕疵的胴体让秦沅沉迷,她低首,在那小腹上亲吻了一下,周黎不住地颤抖,眼泪,不断地顺着眼角涌下。

秦沅抬头,看到周黎不断地落泪,就如一团烈火被冰水猛然浇灭,秦沅躁动的心猛然间冷却下来。

“黎娘?”她试探着唤道。

周黎哽咽,哭声压抑而悲痛,只发出一声,她便连忙用手捂住嘴,死死的捂住了哭声,担心叫殿外的宫人听了去。

她的眼,满是泪,那眼中,满是害怕,秦沅看得心都要碎了,她忙抱住她,安抚她。周黎摇头,她埋在她的肩头,泪水浸润了秦沅的肩膀。

秦沅张了张口,终是什么都说不出,她是不是将阿黎越推越远了?她做出这样的事,践踏了阿黎的自尊,她是不是永远都无法原谅她了?

“阿沅……”周黎哽咽着开口,她看着秦沅,眼中悲痛而绝望,“从前,每次,晋王……我都想着你,”她羞耻得说不下去,却仍逼着自己往下说,她的声音是哽咽的,她的神情是绝望的,这一段伤疤,她亲自揭开,在深爱的人面前,“每想一次,便心死一次,阿沅……我对不住你,你怨我恨我惩戒我,皆是我应受的。”

她不傻,她怎会不知,阿沅既能轻易地将她从掖庭带出来,却为何让她在那里受了一个月的凌辱,她起初不去想,渐渐的,便明白了。阿沅是有意的。

她们之间的结,已解不开了,阿沅的爱,阿沅的恨,她的爱,她的无奈,交织成了一张网,终有一日,会给阿沅带来灭顶之灾。

她的身子,纤尘不染,美好的毫无瑕疵,秦沅看着,听着,却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周黎的意味,太过明显。秦沅慌忙抱紧了她:“黎娘,是我不好,你原谅我。”

周黎靠着她,她含着泪,笑了笑:“你很好,你就是心软,”不然就该让她在掖庭中受辱而死,何必忍不住去救她。周黎心如死灰,“到现在,说了,兴许你也不信了,我的心,从不曾有一刻放下你。”

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黎娘的情绪,很不对。秦沅紧紧地抱住她,她扯过薄衾,将她包裹起来,口中连声说道:“我信,我信。”

周黎合上眼,不再说话了。

接下去的日子,秦沅没日没夜地将周黎带在身旁,不让她离开自己的眼前,她透出的死志太过明显,秦沅不敢让她一人待着。她也数次想过将与圣人的约定说与阿黎,却不知究竟该如何开口,若要说,便必然绕不过将她充没为奴的一段,阿黎自尊极强,若知此,她们可还能再有缘分?

秦沅不敢说。

周黎同平常没有任何差别,那日穿上了衣衫,她便恢复如常,可她身上那种心如死灰的气息却如同沙漠中的被秃鹫盯紧的濒死之人。

圣人已许久不来了,近日太后身上不大好,圣人要侍奉太后,自是顾不上后宫。秦沅便有更多的时间来看着周黎。

她细微而周到,将她当做一个孩子来照料。那种即将失去的感觉太过强烈,别的,什么都不要紧了,她将自己陷在深宫中,为的只有一人,若是她出了事,她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秦沅怕极了,她拼命地对周黎好,可周黎的心,仿佛是真的死了,秦沅做什么,她都不会有动容。

终于有一日,秦沅想到了一个法子。

这法子,说来容易的恨,做着却极不易。

秦殿中熏香袅袅,秦沅拉着周黎躺在榻上,她们是同榻而眠的。

秦沅说着话,周黎或者应一声,或者走神去了别处,没有听到。秦沅看着,担忧愈盛。她起身,锁了门窗,从几上将早已倒好茶的茶盅端起,她回头看了眼躺在榻上的周黎,深深吸了口气,将茶水一气饮下。

周黎躺在那里,她闭着眼,可秦沅知道,她没有睡着。她脱下外炮,只剩下一件轻薄的里衣,躺到周黎的身旁。

她在静静的等待。

过不了多久,身子便从内发起烫来,酥麻的感觉从脊背升起,形成燎原之势,无法阻挡。秦沅深吸了口气,她慢慢地朝周黎挪,身子与薄衾摩擦,都叫她抑制不住的轻颤呻、吟。

她的动静,一点也不小,周黎自然听到了,她转头,睁眼,便看到秦沅双颊潮红,眼中是莹润的湿意,楚楚可怜:“黎娘……”

周黎一愣。

秦沅的身子就如被火烧一般,难耐,难以纾解,她朝周黎靠过去,碰到她,便急不可耐地抱住了她,身子贴着她,不住地磨蹭。

周黎自然是知道她是怎么了,这是吃了春、药了。谁能在长乐宫中给皇后下药?答案呼之欲出。

周黎深深叹了口气,她让她蹭的难受,便牢牢抱住她,问:“如何解?”

答案自然是……只有一法。

周黎头一次气得要命,也不在一心想着了断。她伏在秦沅身上不住探索,秦沅抱住她,在她的指尖一次又一次,那娇嫩处火辣辣的疼,却仍是不够。

直到天明,二人精疲力竭。

之后,便是顺理成章的事,床单上那团刺眼的落红说明了一切。周黎震惊,秦沅顺势将她与夏侯沛的约定从头讲来,连同将她弄进宫之事都未隐瞒。

秦沅裹着棉衾,说的十分缓慢,说罢,她也不敢看周黎,低着头,等她一个判决。

“所以你昨晚,将自己给了我,就是为今日坦白做的套?为的是让我对你负责?”周黎不敢置信地问道。

秦沅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她知道瞒不过她的,她的意图太过明显,怎么能瞒得过她。

“阿黎……你不要怨我……”

她真的害怕,周黎本就想推开她,若是知晓自己变成奴婢,都是因为她,还能留在这里吗?

周黎微微的舒出口气,秦沅更加绝望,她裹在锦衾中的身躯,未着一缕,她们昨夜的缠绵是因药,因情?

周黎看着她,终是笑了,原本她最在意的事,都迎刃而解,她与她的关系,不会成为阿沅的负担。周黎温柔宠爱地看着她:“阿沅,咱们,想个法子吧。”

秦沅一愣,转瞬间,她梨花带雨的面容瞬间如雨后骄阳,光艳夺目。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侯门有喜赶尸道长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三番小纨绔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