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94章(1/1)

闻春湘和谢征鸿好好的享受了一把二人世界之后,就迎来了诸多好友的看望。

沈破天、祁永缘、朱宁、三思、花嫁、灵帝、金婆罗、颜乔、净火、牧停统统都跑了过来,哪怕他们特意收敛了气息,都将这注秀道场里的没见过市面的小妖精们吓的够呛。看见闻春湘和谢征鸿出来之后,这些小妖精们都快感动哭了。

幸好他们来的时候已经完事了,不然……

闻春湘隐晦的打量了这些人一眼,要是被这些家伙坏了自己的好事,作为朋友不能杀,给他们找点麻烦还是可以的。

众人没来由的觉得背后有些发冷。

“小僧见过诸位道友,诸位来到这里怕是一路辛苦,请进。”谢征鸿见到故人显然很是开心。

闻春湘见谢征鸿如此,也不有的放缓了面容,跟着应和道,“请吧。”

好在这些人早已经习惯了这对道侣的性子,并不在意不说,还觉得两人哪怕身份发生巨大变化,态度始终如一,十分难得。

可见,不管是仙人还是凡人,被虐着虐着也就习惯了。

“要说多年不见,我与牧停净火才是真正有许多年没有见到谢道友了。”颜乔笑的温和,脸上也不由的带了些回忆,“你与当年初见模样并无多少不同,时间一晃几千年过去,回首种种,历历在目。不管是当时的我,还是当时的闻春湘,我们都没有想过,几千年后,你会达到如此地步。”

当年他因为闲极无聊,查了查闻春湘的下落,这才会遇见谢征鸿,和谢征鸿相遇之后,他才会遇见净火。这其中一环扣一环,少了任何一步,都不会是如今这个模样。

颜乔作为先天十大灵根的后裔分支,在灵修里也称得上是少见,加上他在小世界里当过多年的世界之树,积累的气运也十分不凡。能够遇见谢征鸿,到底和他的根脚,和他以前的积累有没有关系,这大概只有天道才知道。

但有一点很确定,起码遇见了谢征鸿之后,日子变得十分有趣。哪怕中途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依旧有惊无险,反倒助他攀上更高峰。

同理,身为先天魔物的最后一丝血脉的牧停也同样如此。

若是没有谢征鸿,或许牧停和他在修真界之时就会受到季歇和斩苍生的攻击,他也不会和净火相遇,其后到了魔界,说不定也难逃道心失守为祸苍生的命运。虽然只是些许的可能性,但因为谢征鸿的存在,这些可能性都成了零。

而这其中,又有多少是闻春湘的功劳呢?

颜乔如今修为高深,占卜问道的本事越来越厉害,然而天机不可泄露,哪怕他知道再多,他也绝对不会说出去,哪怕是净火,也是同样。

祁永缘和朱宁虽说不是四方天帝转世,却也是仙界道家曾经威震一时的仙人。三思也是下凡罗汉之一,前些日子都悄无声息的回归,好像他们从未离开一般。

祁永缘等人恢复所有记忆之后,首先找到了沈破天,其后灵帝和金婆罗花也受到邀请而来,这才结伴出游。不想中途又碰见了颜乔等人,好歹认识了这么多年,道统的分别又有何惧,当下相谈甚欢起来。

“本座的眼光,自然不错。”闻春湘察觉到颜乔口气中的未尽之意,得意的笑道。双修过后,小和尚的头发也长出来了,而且他们过来的时间也算是恰好,闻春湘的心情自然是很不错的。

颜乔噗嗤笑了起来,“就你那破运气,也就遇见了谢道友才强了一点了。”

“哦,此话怎么说?”灵帝好奇的插嘴问道。

“哈哈。”

“噗。”

颜乔净火和牧停等人一同笑出了声,留下沈破天等人很是不解。闻春湘向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短短时间内爬到这样的位置,连佛子也被拐来当了道侣,这运气难道还能说差么?

闻春湘磨磨牙,颇有些想要咬死他们的冲动。

谢征鸿站在一边听着,想起前辈以前的倒霉事件,也不由的嘴角上扬了几分。

“你们是过来做客的还是结仇的?”闻春湘见到谢征鸿都在一旁微笑,心情颇为为复杂。

“做客,当然是做客!”净火掐了颜乔一把,果断这几个人都不再笑了。

颜乔虽然不说了,不过还是在沈破天等人心里留下一颗好奇的种子,只等着生根发芽了。闻春湘知道自己以后的黑历史还是会被扒光,连生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聊天才起了个头,话题就被迫中止,少不得要另外说几个话题。一行人在谢征鸿和闻春湘的带领下进入注秀山,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开始说起各自的事情了。

最先开始说的,自然就是飞升的最慢,等到他们想起一切的时候事情全部都结束了的祁永缘朱宁和三思等人了。

祁永缘和朱宁两人在中世界和大世界都有宗门,本身也不盲目追求速度,不疾不徐的修炼,也不急着找好友。谁知道这么一悠闲,等到他们想要揽事的时候,已经无事可做了。

“说来惭愧,我恢复记忆不过这几年的事情。”祁永缘咳嗽了一声,慢慢说起道,“当年在仙界之时,我名为‘火符仙帝’,尤其擅长火属性的符箓,能够引动心魔劫火攻击对手,因此我虽然只是符修出身,却也没有什么人敢惹我。只是我升上仙帝的时候,三十重天已经关闭,我寻访多年,发现了一种极为厉害的符文,能够将自己的道意付诸其上。”说到这里,祁永缘的脸上又不免的带了些遗憾,“可惜我不管怎么着,都找不到这符文的秘密。日日夜夜想着,变成了心魔。因此我主动投身下界,祈求能够让我碰见这解开符文秘密的人。”为此,他找来无数秘宝,在天道见证下许下心愿,转世而去。

于是,便和谢征鸿联系在了一起。

想要找到那符文的秘密,首先就要找到能够打开三十重天的人。

“那如今呢?”谢征鸿笑着问道。

祁永缘摇摇头笑道,“投胎之后,我对符箓的执念反倒没有那么深,也算是因祸得福。如今想来,当初我对符箓念念不忘,或许正是处于心魔之中。符箓之道也好,符文也好,它们也都不是天生就有,而是大能所创。我若是足够厉害,自己创造符文即可,何须四处寻找呢?”

他修符箓之道,为的是磨练自身,过于沉迷于此,反倒是本末倒置了。

谢征鸿笑了笑,“祁道友这话说的在理。”

祁永缘摆摆手,抬袖掩面道,“哪里,我若是早些修行飞升的话,还能帮你一把,在修真界的时候,你助我良多,原本想着归位之后,能够好好报答你。不想去寻访你的消息的时候,才发现你已经打开了三十重天了。”

朱宁大笑,“祁道友,谢道友气运深厚,非我等能比。这倒是好事,应该值得高兴才是。”

“正是。”

祁永缘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点头回答道。

三思和朱宁两人的状况也和祁永缘差不多,三思转世之前曾经追随过佛子,因此跟着一道去了,和他一样的还有不少佛修,但只有三思有这个好运气遇见了谢征鸿而已。朱宁只是单纯的因为和人斗法失败,不得不转世寻找一线生机。

“对了,灵帝陛下,花嫁姐怎么没有过来?”闻春湘忽然问道。

“你叫我陛下可真是折煞我了。”灵帝苦笑了一番,“原本我也想着让她一起过来的,但是……但是……”

灵帝向来豪爽,怎么突然会如此吞吞吐吐,莫非是花嫁姐出了什么事情?

“陛下,我闻春湘向来恩怨分明,您对我有恩,我自然对你敬重。只是花嫁姐的事,还请您明言。”闻春湘诚恳问道。

灵帝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和盘托出,“闻道友,如今十六重炼狱已开,一些藏的严实的魔头也纷纷重现,想要进入十六重炼狱里修炼。”

“不错。”闻春湘点点头,“只是我立下了规矩,想要进入十六重炼狱必须要经过重重考核。”

“十六重炼狱未开之时,有些魔修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大肆吞吃灵修,其中就有一魔名唤‘嗜血老祖’,本体乃是饕餮后裔,后来又得到了饕餮精血,原形和这上古凶兽已经相差仿佛。借着血脉之功,他吞吃灵修并不会因为仙气吸收太多而修为不稳。”灵帝脸色有些沉重,“当年花嫁的那些兄弟姐妹,大半都被他给吞吃,剩下的为了掩护其他人逃走,也大多选择自爆。花嫁寻访他多年,都没有半点消息。十六重炼狱一打开,嗜血老祖便重现魔界,花嫁从我这里借了几件降魔的宝贝,已经去找他了。”

“嗜血老祖?”闻春湘对这个人的名号没有多少印象。

倒是牧停思虑了一番,答道,“近万年前,此人在魔界也是当得一声厉害人物,只是后来忽然消失无踪,大家都以为他是身死道消了。十六重炼狱打开之后,他出现过,想要投靠魔主,但是被一点绣生刀给否决了。”、

一点绣生刀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一不开心就想要砍人,他一不开心就要吃人。若是他到了这里,吃光了我想要砍的人怎么办?”因为这样的理由,牧停便没有接受嗜血老祖的投诚。

“闻道友,不是我不想陪花嫁一起去,只是她去意已决,坚持要独自解决此人。”灵帝叹气道,“当年我见到她时,便觉得她心已经死了,这些年下来,找到嗜血老祖已经是她毕生执念,任何人的帮助她都不想接受。为此,我和宫里的其他几个护法联合使用秘法,将花嫁的修为暂时提到了仙帝级别,希望能够助她一臂之力。”

只是……就算如此,花嫁能够完胜那嗜血老祖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更大的可能,是同归于尽。

灵帝没有说出自己的推测,但在场之人都不是笨蛋,谁都能猜得到。

闻春湘咬咬牙,“不过是只妖兽,死了也就死了,何须花嫁姐亲自动手?”可闻春湘也能理解花嫁的做法,若是有人伤了小和尚,就算别人能够帮他将那恶人千刀万剐,自己也是想要亲自动手的。

谢征鸿默默握住了闻春湘的手,没有说话。

众人不免一声叹息,就连圣人也有烦恼之事,想要超脱何其困难?

花嫁如此行为,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