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92章(1/1)

二十九重天。

“佛子,您出关了。”几个佛修欣喜的迎了上来,却又不敢太过放肆,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欢喜道。

谢征鸿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准备开始罢。”

“啊?啊!”几个佛修一时反应不过来,但下一刻就反应了过来,“好,小僧这就去通知各位菩萨,他们也一定等急了。”他们每一个深受菩萨罗汉信任的嫡传弟子,在佛子闭关的这三百年里守护,也顺便沾沾佛子的气运,说不定能有一番造化。而关于佛子的事情,他们自然也从师父那里听说了。刚开始的确有些接受不能,但到了后期,也能说服自己接受了。毕竟在仙界之中,没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而佛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当年他跟着文殊菩萨回来的时候,不少佛修都慕名而来想要拜见他,可佛子却是闭门谢客,说是要为了打开三十重天而努力,专心修炼。这个理由找的毫无违和之处,而且不少仙佛还得感恩戴德。对他好奇的仙人也不是没有,只是有四方天帝联合布阵,又有几人胆敢上前打扰佛子大人的闭关?

这一闭关,就是三百年。

三百年后的今天,佛子终于出关。

谢征鸿看着眼前掩饰不住喜色的佛修们,隐隐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来。

说是闭关三百年,实际上已经过了将近三千年。

他在这三百年里入了时光秘境,在那里不断打磨自己的修为,将从白衣神秀那里接受来的修为不断转化为自己的。如今他的修为距离准圣只相差一线,只是想要到达准圣地步,却是如今的天道所不允许的。在三十重天以下,是不可能出现准圣修为的。不然,所有的仙气都能被这一人吸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谢征鸿已经习惯了每一次出关都能看见闻春湘冲他笑的场景,这一次却是个例外。然而前辈此刻不在,却又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点欣慰来。起码前辈是认认真真的在履行他们的约定的。

谢征鸿掐指算了算,自己在注秀道场的阵法已经被人给破解了,看来前辈已经找到了。

那么自己可在那雕像后面的字,前辈也应当看见了吧。

谢征鸿在刻字的时候,想过更含蓄一些。但又想到自己与前辈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给他们两人建立的道场若再含蓄,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谢征鸿自己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性子,若非他和前辈一开始在一起片刻不离的百年时光,或许闻春湘未必会喜欢他这样慢热的性子。

自从恢复了一些佛子的记忆的时候,谢征鸿就没有想过真的去当什么佛子。而等到白衣神秀出现之后,这个念头就更加强烈了。

佛祖圣人们去了无尽虚空镇压心魔化身,并不是说就不回来。只是离去的这几万年,或者还有接下来的十几万年,都不过是天道给予的一场考验。终有一日,佛祖圣人们都会回归,到时候,佛子不佛子的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人在意了。佛教一直以来,都是有还俗和带发修行的说法的。

“文殊菩萨,这……这就是佛子么?”几个后进的罗汉们小心翼翼的跟在文殊菩萨身后,远处察觉到谢征鸿周身掩饰不住的佛性,声音都有些颤抖。

“正是。”文殊菩萨笑道,“佛子法号神秀,乃是佛祖所赐。”造化钟神秀,佛子乃是佛光化形,本身就是佛教的一场大造化,自然当得起此名。

“佛子性情温和,只要我等不行差踏错,不会有半点问题。”降龙伏虎罗汉一同说道,又给其他的佛修们吃了一剂定心丸。

当年四方天会之后,仙界就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言。只知道在那里出现了佛子和魔主,都被两方人马给带了回去。但具体情形,就连参加四方天会的修士自己都不知道。

“等会儿见了佛子,我等正常些便是。

“恭喜佛子出关。”

闻声而来的菩萨罗汉们齐齐飞来,朝着谢征鸿双手合十道,眼中都带着相同的欣喜之色。等候了多年,终于等到打开三十重天的这一日,岂能不兴奋?而在这些佛修们发现谢征鸿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缥缈无踪之后,更是高兴不已。

佛子这是大成了!

这下三十重天打开有望了!

仙界突然被一个消息给炸了。

佛子出关,要打开三十重天了,就在今日!

仙界的人几乎都被这个消息弄的不知道是该惊喜好还是该惊吓好?这信息量也未免太大了。原来三十重天早已经被封闭了,而不是因为他们修为太低进不去么?佛教什么时候有的佛子,佛子又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能够打开三十重天?一个消息出来了,无数个问题紧随而上,将这些仙人弄的头大了好几圈。然而,能够回答出他们这些问题的仙佛,几乎都去了二十九重天的尽头之处,期待第一时间就能进入三十重天。

有名的,无名的,还有后来飞升归位的,这么细细看上来,这二十九重天的尽头之处,竟然也汇聚了好几千人,比之前明面上知道的,起码多了三倍。

四方天帝看见这些人群里或熟悉或陌生的脸,不知道该不该笑。

原来这个家伙还没死啊?等等,他不是死了么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啊?靠,这个原来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修为这么高了么?

仙帝菩萨们内心有些抓狂,然而在佛子面前,还是保持着微笑淡然的模样。

当然,除此以外,这些仙佛也不禁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佛子风姿许久。他们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当年佛子的威名,只是时日太久,几乎都忘光了。而现在,佛子真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还恍惚觉得自己如在梦中。

“佛子,要开始了么?”

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瞬间就将众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是的,他们到这里是为了第一时间进入三十重天,也是为了观看佛子打开封印,看能否得到几分机缘,而不是在纠结这些有的没的。

“嗯。”谢征鸿神色淡漠的点了点头,站在高空,身上的修为和气势瞬间席卷全场。

“好温和的力量!”在场的仙佛心里暗暗心惊。从佛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几乎看不到尽头,就犹如这无处不在的清风和仙气,萦绕在周围,力量虽然磅礴浩大,却不会给人压迫之感,而是让人不自觉的沐浴其中,却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来。

何等可怕!

越是庞大的力量就越是难以控制,这几乎已经是三界皆知的常识。因此在大能们进阶或者修行闭关之时,大部分人都不会乐意接近,以免殃及池鱼。而那些别有用心的修士也是想要趁他们无法控制本身力量的时候重伤或者消灭他们。可佛子身上的力量却好像完全被他控制,他们在场这么多人,肯定也有不少力量偏向于猛烈进攻类型的,却也和他们一般,没有任何激烈的表现。

当年闻春湘和谢征鸿初见不久,就曾经感叹过谢征鸿身上的《无量长生经》功法包容性大的近乎妖异,无论是道法妖法都能顺利学习,半点阻碍也无。如今谢征鸿修为大成,距离准圣一步之遥,这功法的包容性更是发挥到了极致。这么一想的话,谁知道当年白衣神秀留下这刻录着功法的莲花印是不是就是预料到了今日场景呢?

谢征鸿没有往这一处想,也无需往这一处想。

无论当年的白衣神秀还是如今的谢征鸿神秀,这天地间,终究只有一个佛子神秀罢了。

谢征鸿放出力量之后,全身被清光包围,周围的仙气如潮水一般朝着他涌去,仙气凝雾,竟成缭绕之势。清风将他的衣袍吹起,衬着他平静的面容,似乎有一种乘虚御空,不日远离的气势来。而谢征鸿的周围则是降下无数灵机,身后升起一阵佛像虚影,头上渐渐也生出了半朵形状并不如何凝实的罡云。

“阿弥陀佛。”

周围的佛修见状,双手合十,似乎对那罡云很是尊崇。

来到此地的仙人们也不是没有眼力见的,自然知道那罡云应该就是佛子本身气运所化,象征着他本身佛道的罡云了。只见那罡云通体洁白,周边却是缠绕着一股金色佛光,看上去既威严又尊贵,却让人觉得十分亲近。由云观人,便知佛子功德无量,身上并无孽债。那金光能够在罡云处显出,想来也不是凡物。

只是这罡云再好,终究只有半朵。

众人心中不由的有些可惜,若是罡云完整,他们便是近距离的窥探佛子之道,对印证己身之道极为有利。人仙殊途,天地殊途,天人殊途。想要以身化天道,将人修之道化为三千大道融入此方宇宙天道之中,从此不老不死,无衰无劫,哪怕此方宇宙毁灭,亦能开辟或者前往新宇宙,何其艰难?别说是成就圣人之位,哪怕是达到准圣修为,这罡云也必须完整,才有碰触根源大道之可能。

不知何时,谢征鸿双手已经结成了一个手印,端坐在莲台之上。那莲台花瓣并不多,但每一瓣花瓣都似乎有灵性一般,视线一旦被被花瓣吸引,神识就难以收回了。

随着谢征鸿手中佛印打出,他的身前不断的涌现出各色佛家法宝,禅杖、钵盂、经书、佛珠,佛印,应有尽有。这些法宝开始大放光芒,连带着空中也染上了一层肃穆的氛围来。

在场的仙佛们忽然升起一奇妙感应,冥冥之中仿佛与他们气运相连,他们不由的将目光放在了谢征鸿身上,看着他双手来回翻动,身上灵机不断闪现变幻,眼里渐渐有了迷茫之色。

天生万物,人类乃是秉承天地灵气而生,借助圣人女娲之手降临。女娲更是凭借此功德脱离妖身,成就圣人之位。之后不断有仙法传承,人族扛过了龙凤大劫,扛过了魔物横行,也扛过了妖族大战,最后在这片土地繁衍至今,学习仙法,得道长生。既是如此,人族所为之事,便是应天命而为,天道即我道,我心即天心。人族一边说要顺应天道,但生老病死本就是天道给予人族的命运,既脱离了天运,还想要自身之道融入天道,将之更改,天道自然也要降下相应劫难。

三灾六劫,天人五衰,还有那不管你成神成魔都会伴随你而生的心魔化身,在无尽虚空外虎视眈眈。

想要真正得道,想要脱离这天道掌控,何其艰难?

无尽虚空心魔化身尽出,若放任不管,只会越来越强大,最后落得两败俱伤之局。准圣级别以上的大能,不管是仙是魔是佛是妖,义无反顾的进入了无尽虚空,镇压心魔,又设下无数防御,将通往成圣道路暂时关闭,才保得这一方安宁。然而堵不如疏,这封印长此以往,只会断了新生血脉,只会斩断自身传承,亦相当于慢性自杀。幸好佛教有一造化,得佛光化形,无情无欲,不沾因果,不受这天道制衡,佛祖道祖联手布下轮回之局,放他下界,成为这解开封印的最后一道防线。

谢征鸿身上缠绕着无数精深奥妙,引得在场的仙佛神思不属,却因为道统不一,难以研究出个清楚明白来。这道法演化,本就是步步艰难。

众多仙佛回过神,发现周围的天色已经变了好几遭,掐指一算,才发现他们这么一会儿晃神的功夫,已经过去了一年了!

前方空间不断传来各色波动,震动之感比起当初三十重天封印松动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这……这这这,莫非封印已经快要解开了不成?

众多仙佛察觉到前方不断传来的气息,心里也不由的生出一股豪爽之感。能够有幸见到这一场景,此生当真不虚此行。

然而谢征鸿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郑重,他佛法尽出,白衣神秀传予他的封印开解之法也已经打出,然而这封印不断松动,甚至有些摇摇欲坠,可惜始终差了临门一脚,难以窥见全貌。

莫非,当真要回归佛子之位,才能打开这封印不成?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场的仙佛们见封印迟迟不打开,心里也有了些许恐慌之色。

如果连佛子都不能打开这封印,还有谁能?

众人的目光看向谢征鸿,忽然听见有人低估了一句,“佛子似乎还是带发修行呢!”

是了。

佛子还未真正出家,想来并未完全受到佛教气运所衷,他们已经察觉到这封印摇摇欲坠,若是放开神识,甚至还能看见三十重天的只鳞片爪,这样放弃,少不得得生出心魔来。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一个佛修从空间里端出一个木盘,盘子里放着剃度出家所需要的剃刀和香。他伸手一挥,周边已经洒满了香水;手掌往上一托,周匝七尺,四角悬帆;一手捏住香,一手在香上一点,非木非火非烟,口中唱到:

“戒香定香解脱香,光明云台遍四方。

供养十方无量佛,见闻普熏证寂灭。”

却是一人弄了剃度的简单仪规,想要为佛子剃度了。

“道友,你这是何故?”眼见着这佛修想要上前为佛子剃度,边上几个仙人连连劝阻。

“佛子尚未剃度,不能打开这三十重天封印。”这佛修乃是一固执古板之人,死守戒律,在佛教之中也颇有声名,“佛子乃我教气运所衷,能与他剃度之人唯有他自己与佛祖。佛祖如今不在,佛子若自己可以动手,早就动手。我修为不济,佛心不通透,为佛子剃度,九成会折了寿数,身死道消,好在对我教并无影响。”古板佛修淡淡一笑,似乎并不将自己的生死看在眼中。

文殊菩萨等人正想动手将之劝下,却发现这佛修自废修为,面容转眼即老,仅仅留下御空的点点功力,朝着文殊菩萨等人笑道,“若我之死能够为打开三十重天尽一份心力,心满意足。老衲还得多谢佛子给予我这机会才是。诸位菩萨不必再劝我,等三十重天打开,百废待兴,还得麻烦诸位。”

说完,这佛修便端着盘子,朝着谢征鸿走了过去。

原本温和的力量在不断接近谢征鸿之时,开始变得压抑而猛烈。

这佛修手中拿着剃刀,一张面皮几乎只剩下了点骨头架子,看上去很是难看,然而他目光坚定,脚步虽慢,却也是一点点的接近了谢征鸿。

“佛子,小僧之罪无需您宽恕,小僧已经做好准备。”说完,那佛修手中夹着剃刀,将谢征鸿的头发削掉了一缕。

佛子全身心都在解开封印,他又自废修为,佛子的力量会阻扰他,却不会伤害他。

随着谢征鸿一缕头发落下,前面的封印震动又加剧了一些。

当真有效?!

周围的仙佛死死的看着那给佛子剃度的佛修,眼中俱是悲悯之色。

“文殊菩萨,这……”

有人想要询问文殊菩萨,却发现文殊菩萨脸上也有了明悟之色。

难……难道那佛修坚持不住之后,便是文殊菩萨上前为佛子剃度么?

那人正想说话,然而被文殊菩萨一看,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给佛子剃度的佛修的手几乎已经露出白骨指节,可他握着剃刀的手还是稳稳当当,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温和,越来越大。而此刻,谢征鸿的头发已经被剪到了肩膀,三十重天的那荒漠景色已经若陷若现,封印打开就在眼前。

那佛修正要继续动手,却发现佛子已经回过了头。

“佛……佛子,您……”这佛修想要说话,却见佛子伸手在他面前一抚,白骨之处瞬间就长满了皮肉,仙气不断融入身体,修复自废的经脉和丹田。

“三十重天会打开的。”谢征鸿微笑着看着他,“只是这头发,还请大师不要再动了。”

“可……”

这佛修还想要说什么,却见谢征鸿冲他一笑,他已经回到了旁边的佛修人群之中。

“佛子将你送回来了。”

“道友,你可别上去了,你再多剪一刀,你就真的魂归天地,身死道消了啊!”

谢征鸿从莲台上站起,静静的看着前方的三十重天,将身前的所有化形的宝物全部收回。

“佛子这是放弃了?”

“等等,不是!”

文殊菩萨等人意识到谢征鸿要做什么,当即就想要上前阻止。

然而他们却被一股佛光牢牢拦住,不得前进半分。

只见谢征鸿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神色悲悯,却无半点迷茫,二十九重天,十六重炼狱,每一重天的仙人们,每一重天的魔物们,都听见了这么一道声音:

“愿我得证大道之时,无有地狱、饿鬼、禽兽、蜎飞蠕动之类。所有一切众生、三恶道中,来生我刹,受我法化;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众生自度,去恶除债,魔气不除,誓不成佛!”

巨大的回应响彻三界,听闻此宏愿者,身上均升起一股玄之又玄的感应,似乎也随着这宏愿者一同望向这天地,看见了遥远无边的过去未来。

是大宏愿!

佛子竟然在三十重天面前,发下大宏愿?

借助大宏愿之力,的确能够将修为得到一个飞速的提升,发下的宏愿越难实现,得到的力量就会越大。等到宏愿完成,便可一步登天,成圣成佛绝不是问题。可佛子发下的宏愿,却是为了打开这三十重天的封印,而他立下的宏愿内容,更是难以完成。

等于自绝道途!

轰隆。

“随着誓不成佛”的声音落下,无数灵机从天而降,不断冲刺着摇摇欲坠的封印,在场的仙佛们也被这宏愿之力侵袭,差点站不住脚,脸上几乎都是不敢相信的模样。

佛子竟然宁愿发下大宏愿也不愿意剃度皈依么?

他们不知道是该惊讶眼前大宏愿的威力好,还是惊讶于佛子的选择才好。

眼前三十重天的封印在这大宏愿之下,终于在这宏愿之力下彻底显现,露出了原本荒漠模样。

然而这荒漠的模样却在谢征鸿随手一点之下,迅速褪去,重新覆盖上了鲜花灵草,珍珠玉石,莲台满空。

下一刻,佛子悄无声息的消失,留下在场的仙佛们半响都没有回神。

同一时间。

闻春湘听见了这宏愿的内容,手中的一点绣生刀差点掉在地上。多少年都没有人试过大宏愿了,而这施加大宏愿之人的声音,闻春湘一辈子也不会忘!

“魔主,你在心慌什么?宏愿已发,三十重天必定打开,魔界十六重天的封印已经削弱了一半,如今正是打开的好时候。”一点绣生刀劝道。

当年魔祖等人爽快随道祖等人离开,却是小小的恶心了这佛教和道教一下,将这十六重炼狱的一半封印同三十重天气运相连,保证三十重天一开,十六重炼狱的封印一定也能打开。一点绣生刀作为三界唯一知晓这个秘密的人,做了那么多事,无非也是为了挑选出能够打开这封印之人而已。

而身为佛子道侣的闻春湘,就再适合不过。

“你懂什么,小和尚竟然发现这么重的宏愿,我……我……”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封印不封印的?

“前辈。”

闻春湘握着一点绣生刀的手背上搭上了一只手。

谢征鸿半揽着闻春湘的腰,一手覆在闻春湘持刀的手上,轻声笑道,“前辈,天道平衡,三十重天已开,十六重炼狱必定要开的。”

话音刚落,谢征鸿握着闻春湘的手,用一点绣生刀朝着前面封印之处狠狠的劈了下去。

天翻地覆。

无数魔气争前恐后的从封印中漫出,很快将这十六重炼狱飞了个遍。

“……说好的三百年,你让我多等了一年三个月二十三天又三个时辰。”闻春湘转头看向谢征鸿,目光在谢征鸿半短不长的头发上流连了好一会儿,“你……你要成佛么?”

“前辈,这世上能渡小僧成佛之人,除你以外,别无其他。”

————————————————————————————————————————

佛祖今日离了大雷音寺,应道祖之邀前去瑶池仙莲座那边宣讲佛法。一小团佛光晃晃悠悠的从大雷音寺出来,想要追随佛祖而去。

它初生灵智,却是懵懵懂懂,只凭借着迷糊感知不断前往,哪里有方向之分?

恰好路边有一牡丹花种,为他指路。

牡丹道,“凡间一仙人飞升,收集各色灵草种子,修士为了多赚灵石,用了鱼目混珠之法,将我混入仙袋之中。仙人飞升之后,见我模样,知受了欺骗,便将我种于此地。我灵智初开,便是受了佛祖讲法之声。无奈生而为凡草,难以修佛修,亦难以修成正果。”

佛光懵懂,却也指因果相还之理,“我若成佛,必引你修佛。”

牡丹拜谢。

然而佛光前去听佛祖讲法,得造化而生,却是化为人形,引来佛祖道祖不断赞叹,周边仙佛听闻,急速往这边赶来,无人在乎路边有一普通牡丹。牡丹初生灵智,难以承受仙佛无意中散发的神力,转眼便没了声息。

佛子化形之后,尝寻一牡丹,然路边仙人随口道,“佛子出世,佛祖大喜,周边花草大多受了点化,已成人形离去。”

佛子心里虽有遗憾,寻找多日未果,只得将此放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