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72章(1/1)

“这是好事。”谢征鸿微笑着回答道。

“的确。”沈破天认真的点了点头,“不管是我还是祁永缘亦或者是休息尊者,我们当年轮回转世多多少少都是为了找到你,闻春湘这样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反倒是真心诚意待你。”

沈破天看了那边的闻春湘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羡慕。原本作为沈破天之时,他以为自己和谢征鸿是真心相待的好友,然而等到他恢复所有记忆,重新成为东方天帝之时,却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可这又能怨谁呢?这难道不是自己作孽么?

修行到他们这个地步,想要再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何其困难,可是偏偏这里面都掺杂了太多的东西。

“起码,贫僧相信在和沈破天初识之时,应当是真心真意的。”谢征鸿沉默了一会儿,平静的说道。

沈破天闻言,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但又觉得理所当然。

谢征鸿为人一向如此。他若是作为沈破天自然能够得到谢征鸿的友谊,但作为东方天帝却不行。所以不管是他还是休息尊者,在见到谢征鸿的时候用的都是在修真界时候的模样。

“谢道友,你这样行事以后总会吃亏的。”沈破天失笑道,但脸上的灿烂笑容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不过算了,也没有人能够让你吃亏。”沈破天干脆拉着谢征鸿坐了下来,“闻道友估计还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出来。若是换了其他人要融合那气运赤珠,我绝对会出手阻止,但若是闻春湘闻道友,或许还能信一信。”这信任一半是基于闻春湘本身,一半却是因为谢征鸿。

“看来沈道友有很多话都没说。”谢征鸿叹气道,“好不容易有些时间,沈道友不打算为我解惑么?”

沈破天的脸色有些僵硬,,“你……你若是想听,我说说也无妨。只是我知道的事情只限于我能够得到的消息,世间情具体如何我并不清楚。清楚整件事来龙去脉的人都已经不在此方宇宙了。”

“此方宇宙?”

“正如有小世界中世界大世界之分,宇宙也有无数个。而一个宇宙里的道祖都是有固定人数的,超过了便如同修真界里的顶尖修士不得不飞升一般,离开此处。”沈破天的脸上带着许多向往和憧憬,“曾经我师父还在之时,他是这么和我说的。一旦到达准圣境界,就只有三十重天才能勉强容纳他们的存在,不然他们本身的力量反而会撑爆其他世界。谢道友有没有想过,在修真道统开始的最初,究竟是谁先提出这个概念的呢?盘古大神女娲圣人究竟是天生地养还是有另一个宇宙来的道祖在此传道,立下道统,才有天道出现,远古大神们一一出世应劫呢?”

“而现在,那些准圣圣人道祖们,或许是到了另一方宇宙传道,又或许是以无限力量重新开辟一方宇宙。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我并不清楚。只是突然有那么一天,我们发现这些大能们都离开了,只有传说和道统留下。然而九万九千九百年前,三十重天以上突然全部关闭,魔界十六层炼狱以上也是全部封死。从此,天帝、魔帝就成了修为的最高点!”说到这里,沈破天低低笑了起来,“于是,就有了六万年前的又一次大战!三十重天、十六层炼狱都被封闭,大能们也全部离开,我们想要突破就只能去抢那些大能们留下来的东西。那次大战后,佛道、仙道、魔道、妖道的中流砥柱死伤大半,有能耐的转世轮回,没能耐的就此消失。我们一些家伙心高气傲,当年能够拜准圣为师,如今哪怕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寿元也不甘心止步于此。因此,我们联合起来,向天求道,求那一线突破之机。”

“那一线生机,便是你。”沈破天定定的看向谢征鸿,“当年佛祖对佛子看重无比,却突然将佛子贬下凡尘,让他轮回百世,不入仙界。当年这事闹的佛界人心惶惶,佛子在佛界的声望不低,就算犯了什么错也不用受这样的惩罚,一切推倒重来?多少仙人轮回想要突破,又有几个能不被红尘迷心,重归仙界呢?可直到那些大能们离开,三十重天封闭,我们才后知后觉的想到,或许佛祖对佛子的那惩罚,其实是一种保护也不一定。这一点,等到谢道友你想起全部的事情之后再说也不迟。”

“不过谢道友应该也想起一些了吧。对于佛子的身份似乎并不惊讶。”

谢征鸿想起了自己飞升之前见到的那个白衣僧人。

他说他是佛子留下来的一抹神念。按照沈破天的说法,佛子下界已经是十万年前的事情,十万年后那一抹神念还能庇佑谢征鸿,教他无数道法,教他隐藏身份,修为之高难以想象。

可佛子已经轮回,如今站在的这里的是他,是他谢征鸿。

“佛子是三十重天的主人之一,准圣巅峰的修为,如今大能们远去,他便是唯一一个能够打开三十重天的人。换言之,我们想要更近一步也就能找到他。”沈破天想起当年他们几个人齐心协力,四处寻找佛子留下的痕迹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想笑。那大概是他们唯一一次通力合作的机会了。

只是他的运气比他们三个要好一些,起码他和谢征鸿认识的时间最长,也最早,如今也是最早归位的那一个。灵帝和金婆罗花两人现在做的事情,他们早在几万年前就做过了。沈破天特意来到四方天会,正是为了见一见谢征鸿。但又有些近乡情怯,不太好意思出现,只好在边上默默看着。

本来他还不怎么确定谢征鸿就是佛子,只是三十重天封印一动,沈破天就已经确定了。

“我们通过各种卜算,用上了师父们赏赐给我们的各种法宝,才将自己的元神投入下界,转世为人。除去沈破天之外,我还庸庸碌碌的过过许多平凡人的人生,也算是另一种试炼。我们为了瞒过天道,也为了向佛子表达诚意,所以我们下界之时并没有做什么手脚,当然,我们也做不了手脚。”沈破天低声笑了笑,“那些做了手脚的人,怕是遇见不了你。佛子当年距离圣人只有一步之遥,受天道眷顾,如今更是唯一能够打开三十重天之人,我们几个人连准圣都不是,如何能够和他对抗?”

“除了仙界之外,魔界那边应该也有找佛子的人吧。”谢征鸿听完,转头问道。

沈破天看向谢征鸿,见谢征鸿当真没有“自己就是佛子”的自觉,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一般人知道自己有个如此厉害的前世,或多或少都会流露出一点情绪来,更别说佛子在佛教的地位不凡。只是沈破天也难以想象谢征鸿表现的太过惊讶的模样,之前他出现惊讶到谢征鸿可以不可二,估计以后想要再见到谢征鸿惊讶的表情就比较难了。

“具体的我不清楚,但是魔界那边也有不少厉害的。我们能够算出来的东西,他们肯定也能算出来。”沈破天揉揉额头,“毕竟佛子只有一个,谁先找到谁就占据先机。只是没想到魔界那个魔帝竟然会不惜破坏到我们所在的那方大世界通向仙界的飞升池,害的我们迟迟不能归位。现在想想,那个厉害的几乎不像样的季歇恐怕就是魔界某个魔尊转世也不一定。”

“不,并非如此。”一个人影缓缓朝着谢征鸿和沈破天踏来。

沈破天脸色一变,迅速起身看向那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他已经施法将这一片区域隔离开,按理说不可能有人能够出现在这里。但这个人不仅出现了,反倒还来的悄无声息,就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了。

“没想到东方天帝也在此处。原本我是冲着闻春湘来的,不想听见了这么个消息。”“楚燕”笑意盈盈的出现在谢征鸿和沈破天面前,眼神不经意的瞥到他们身后被黑雾重重包围的闻春湘身上,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不少。“我说呢,怎么那些魔帝突然都不来找我了,我还以为是之前杀他们杀的怕了!”

“你不是楚燕,你是谁?”沈破天手中的无色剑再度我在手中。

在无色剑出现的那一刻,“楚燕”的脚步停了下来。

“原来是无色剑,没想到你师父对你还不错。”“楚燕”轻飘飘的看了看沈破天的手,微微笑道,“我现在不过是借着这个身体和你们说话,你们不用如此戒备。只是刚才听你们说了那么多,忍不住纠正你们两个错误。”

“楚燕”慢悠悠的伸出两根手指。

“一,那个赤霄魔帝不是为了对付你们才不惜毁坏飞升池的,那只是个意外。他从这里偷走了我主人留给我的东西,炼制成了气运赤珠却没有那个能力将他完全吸收掉,我很失望,便去追杀他。他没有办法来跑到你们仙界大闹想要借机躲开我。”

“第二,季歇不是什么魔尊魔帝转世,他是我的一抹分、身,专门去炼制气运赤珠的。之前那一颗好不容易炼制却被浪费掉了。本来我赋予了他无上的气运和实力,不想中途遇见了佛子转世,将他的命数打乱。我不得不又造了一把斩苍生出来,他们本来就都是我的分、身,相互吸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想,又被佛子给搅和了。以至于本该属于我的气运赤珠反倒落到了闻春湘手中。”“楚燕”长叹了一口气,看向谢征鸿的眼神充满了无奈,“佛子啊佛子,我与你素昧平生,井水不犯河水,你开你的三十重天,我开我的十六层炼狱,谁也不碍着谁。如今我来取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也是正理。”

沈破天听完,看向“楚燕”的眼神已经明了。

“你是一点绣生刀!”

“不错。”一点绣生刀点了点头。

沈破天握着无色剑的手有些紧绷。仙界有四方天帝,有佛子,魔界那边自然也有相应的镇守之人。一点绣生刀据说是魔祖的法宝之一,后来被赏赐给了一名厉害的魔神,跟随那魔神征战四方。后来那魔神跟随者魔祖一同离开,但这一点绣生刀却留了下来,魔界中人为了它不知道爆发过多少次战斗。传说得了它便可得到那魔神传承,突破现有的等级,就连仙界中人对它也是虎视眈眈。

只是一点绣生刀谁都没看上,自己造了一处深渊之地,胆敢进去的魔修都被杀的干干净净,久而久之,反倒成了一处禁地。而一点绣生刀的存在也渐渐被人忘记。

只是没想到,这样一把刀竟然会跑到这四方天会来,而且还是为了闻春湘?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