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71章(1/1)

“东方天帝?我有听说过。”老二拦住了后面的老三老四,看着沈破天淡淡说道,“你既然是仙界那边的领头者之一,你就该发现这个佛修身后的人在干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若是他稍有差池,很有可能就造出一个魔界霸主来。他的神智也会被尽数摧毁,若是你们真想救他,就不该阻止我们。”

“老二,你和他们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老三皱眉道。

“笨,东方天帝的名声你都没听过么?”老四翻了个白眼,“单打独斗,你可不是对手,不合算。”

“我都打不过你更打不过了啊,老四。”老三讽刺道。

“你!”

“别吵了。”老二揉揉额头,要不是他们三个同根同源,他是真不想管他们,“东方天帝,你怎么想?”

沈破天转头,看看那边被黑气包围的闻春湘,再看看一脸虚弱的谢征鸿,忍不住笑了起来,“谢道友啊谢道友,你们两个还是走到哪里大事就发生在哪里?我之前就在想,闻道友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仙灵修?我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你们这又要入魔了。”

沈破天的脸色稍稍有些严峻起来,“闻道友身上的气息,和季歇很像呢!”

谢征鸿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当年沈破天会身死正是因为季歇的缘故。可现在闻春湘身上却带着季歇留下来的东西,特意赶来救人的沈破天的心情可想而知。

“抱歉,我……”谢征鸿正要说话,沈破天却举手打断了谢征鸿的话。

“当年蒙你照顾良多,如今也终于有我回报之时。”沈破天微笑着回答道,“只是闻道友那边当真是惊险,只是他下意识的将危险的东西都控制了起来,才会显得这般平静,不久之后,或许就不是这般模样了。”

沈破天重新归位之后,了解到的东西知道的东西自然不是以前能够比较的。

他本就是天帝之尊,神出鬼没,就算轮回转世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若非算到谢征鸿和闻春湘会出现在四方天会之中,他也不会特意过来。

还有许多事情要和谢征鸿说,但闻春湘这般模样,显然不是说话的好时候。

话说回来,原来闻春湘是牡丹花啊。

沈破天摸摸下巴,觉得很有意思。

不知道修真界那些被闻春湘毒害过的修士们知道闻春湘的真身会是什么反应?

“谢道友,你还是陪在闻道友身边吧,剩下的我来解决就是。”沈破天拂尘一摆,那拂尘顿时变得笔直,从尖端部分开始,一点点的消失,最后只剩下了手柄。

然而越是看不见,三个魔物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他们三人若是放在魔界炼狱还未曾关闭之前,以他们三人的资质,想必也会是魔界大力培养的对象。但很可惜,他们生出灵智化为人形的时候,十八层炼狱已经关闭了。哪怕他们三人再厉害,也难以突破现有的境界。可是东南西北思维天地均为准圣弟子,手里不知道藏了多少宝贝。

正如沈破天手中这一把无色剑。

看不见它不代表它不存在。

由这把无色剑发出来的攻击他们也同样感受不到,发现不了,想要避开这样的攻击何其困难?

“就算我们三人离开,这天罚森林里还有比我们更加年长更加厉害的魔物,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能够挡得住整个森林么?”老二咬咬牙,很是忌惮沈破天手里那一把剑。

“这算什么,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呢?”沈破天划拉了一下头发,显得十分随意,“难得见面,三位不和我比划比划么?”

“拿着这样的神兵利器,你好意思和我们谈比划?”老四冷笑了一声,“你手上那把剑不是普通货色,我们犯不着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既然三位无心比试,不如离去如何?”沈破天建议道,“天罚森林里多得是想要取而代之之人,闻道友身上的东西已经和他融合,你们想要取出也麻烦的紧,不如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日后相见还能当个朋友。”

“呵。”三个魔物齐齐嗤笑了一声。

“也好。”老二笑道,“我们再等等也无妨,一旦到了融合的关键期,到时候来的便不仅仅是我们了。到时候还请东方天帝撑的久一些,我们才好捡便宜。”

三魔物笑了笑,身影慢慢消失,那种紧迫的压力也为之一散。

沈破天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要是真的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赢谁输,说到底,还是因为这把兵器占了便宜。

当年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是感应到了什么,才将这把无色剑给了他,从此以后了无音讯。

“谢道友,你稍微离开一些。”沈破天看见谢征鸿不死心的想要靠近闻春湘,眼皮子跳了跳,连忙抓住谢征鸿的肩膀把他往后拉,“也多亏你是他道侣,那古怪黑气才没有重伤你。这东西我都不敢碰啊!”

谢征鸿休息了一阵,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也有了心思向沈破天询问,“沈道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情就说来话来了。”沈破天将手上的剑收入眉心,随手打出几个阵法。

地面上传来细微的震动声,似乎有些不甘。

谢征鸿的眼睛渐渐睁大,像是发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他们脚下这一片土地,竟然在和这片森林分离,独立成界?

谢征鸿看向周遭,远处的树木越来越小,离他们越来越远,连魔气也有了断层,只是这断层很快又被魔气补上,但速度也慢了许多。

“这……这是……?”

“小小的分离之术。”沈破天收回手,仔细回答道,“我施法将这一片区域和天罚森林隔开,又布置了几个阵法,短时间内,别人想要找到我们有些困难,也算是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只是,想来也撑不了太久,闻道友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黑夜里的明灯,所有的魔气都会朝着他涌来。”

“谢道友,我们坐下慢慢谈吧。想来你们心中也有许多疑惑,哪怕你当年也是这天界之人,但时隔多年,仙界也早已不是当年形势。三十重天的模样,你应该也已经见过了。”沈破天拱手道。

谢征鸿觉得沈破天的性格似乎有些变化。

但对方又确确实实是沈破天不假。

灵魂归位,总会带来一些变化,这无可避免。

可自己若是归位,那么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沈道友知道的似乎很多。”谢征鸿压下心里的疑惑,轻声说道。

“作为天帝,作为淮海准圣的弟子,我总要有些立足的根本的。”沈破天脸上浮现出一股苦笑,“我当年乃是以剑入道,但很可惜,剑道未能大成。师父收我为徒之时,曾经说过我之剑道要历经多年才能打磨出来。几千年前,我算到我或许有一机缘在下界,便分出心神轮回而去,这才成了你们认识的沈破天。”

沈破天,散魔之体,一心向剑,无奈体质爆发,不得不弃剑入魔,后来好不容易魔剑既成,却又身死道消。哪怕是轮回,他的剑道之路依旧是坎坷无比。

“沈道友没有说实话。”谢征鸿张口说道。

沈破天一愣,眼神有些闪动。

“唉,谢道友你还是这么不好骗。我还以为,我成了天帝,说谎的水平会更高一些。”沈破天摸摸鼻子,爽快一笑,“刚才我也不算没有说实话,只能说没有说全部的实话。起码我剑道坎坷这一条是真真实实的。”

“和我还是和前辈有关?”谢征鸿继续问道。

“自然是和你有关。”沈破天看了一眼那边被包围的严严实实的闻春湘,“不过,现在我反而更因为闻春湘更惊讶了。”

谢征鸿继续看着沈破天,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沈破天斟酌了一番,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唉,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仙界,谢征鸿永远都是不好骗的那个。

他若是相信你的谎言,绝对不是他看不穿,而是他不肯拆穿你。

“谢道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围绕在你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沈破天率先抛出一个问题问道。

“如何是简单,如何是不简单?”

“谢道友,我们好歹也是朋友,你这么打机锋就没意思了。”沈破天连连说道。

谢征鸿微微一笑,两人的距离反倒拉近了不少,“如果以普通的标准论,小僧身边的人,的确是不简单。”谢征鸿看向沈破天,眼前的你岂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我是东方天帝,裴玉韵是休息尊者,三思具体是谁我不清楚,不过怕也是某位罗汉菩萨转世,祁永缘和朱宁两人也不简单。颜乔是先天灵物菩提树的分支后裔,牧停是先天魔物的最后一丝血脉,净火作为天地灵火能够有这样的机遇和智慧,本身就已经是逆天之物。”沈破天小小的评论了一番,好笑着看着谢征鸿,“世界上从来没有巧合和偶然,这都是天道使然,是早已注定好的事情。谢道友可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谢征鸿微微垂下眼,没有反驳。

恐怕他已经知道了几分。

“然而更令我惊讶的是闻春湘闻道友。”沈破天口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哪怕说他是魔界什么魔尊转世,我也不会有半点惊讶。他和你因果牵连最深,你们甚至还成了双修道侣,能够做到这程度的人我简直想都不敢想。但是很可惜,闻春湘就只是闻春湘,他不是什么魔尊转世,也不是什么大能,他从头到尾就只是一朵普普通通的牡丹花罢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