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2章(1/1)

闻春湘从那空间里走出,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星娆魔母虽然好声好气的和闻春湘说话,但心里也十分好奇一点绣生刀会在意这么个人的原因。因此,随意和闻春湘敷衍了几句之后,她便放开了禁制,重新打开了空间任由闻春湘离去。

或许是星娆魔母高高在上的久了,竟然连简单的伪装都做不成功,脸上的神情几乎将她的想法暴露的一干二净。闻春湘心中明白,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抬脚从这空间里踏了出去。

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仙界,有一点是不会变的。不管是人是妖,是仙是佛,只要你足够强大,便可无视一些阴谋诡计。如星娆魔母之流,他们未必玩心眼能够玩的过其他人,但只要他们本身修为过硬,哪怕明知道前面是个坑,也能引得无数修士跳下去。

闻春湘就是这么一个要跳下去的人。

空中再度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闻春湘的衣角一现,很快就露出整个人影来。

星娆魔母就像是朵小白莲一般,一出来就“恨恨”的看了闻春湘几眼,转眼朝着另一边飞去,而闻春湘半点眼神都没有给她,一看就是两人没有谈好的架势。

闻春湘回到自己的位置,在谢征鸿还未开口之时,就先声夺人,将星娆魔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重点表达了一下星娆魔母的趾高气昂和他的委曲求全。

闻春湘洋洋洒洒的说了许久,敏锐的发现谢征鸿一直没有怎么说话,心里更是突突了两下。

难道小和尚真的这么生气么?

“小和尚,这印记也不是我想弄的,只是那……”

“前辈,并非如此。”谢征鸿打断闻春湘的话,轻声说道,“印记之事虽然让人无奈,但小僧知晓并非前辈有意,而且若它真能护住前辈平安,小僧反倒要感谢他。前辈,我担心的,并非印记之事。”

闻春湘适时沉默了下来。

他装傻卖乖,特意将话题朝着星娆魔母和印记身上引,可惜小和尚半点都不上当,难糊弄的很,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闻春湘心中默默叹气。

别人都是在烦恼自己道侣太拖后腿想法设法的帮助对方提高修为,他这边却是道侣太聪明,根本糊弄不来。

“小和尚,你不用说,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闻春湘趁机表白到。

“这一点小僧从未怀疑过。”谢征鸿是个吃软不吃硬的,闻春湘这么一说,他的脸色顿时和缓了不少,“只是想到前辈身边有这么多我无法解决之事,心中总是不安。”

“没什么好不安的。”闻春湘宽慰道,“只要我们修为越来越高,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再是事情。”

谢征鸿无言的叹了一口气,闻春湘这话说的半点不错,若是他们有灵帝那样的修为,或许眼前的困难就要少得多。

说来说去,还是他们如今修为太低了。

虽然他们两人的修行速度说出去足够让一堆仙人气的去自杀,只是他们两人想要走到一起本就是困难重重,想要更加无所顾忌就得拥有更高的修为。

两人的谈话就这么简单结束,很快,两天便过去了,崇阳殿中的仙帝们也终于商量出了一个章程来。

有了前面预赛的出人意料,决赛若是太中规中矩岂不是虎头蛇尾?

加上这一届质量实在是高,怎么折腾也不会有事,这些闲的没事干偏偏又活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仙帝们肚子里的坏水顿时就涌了出来,甚至连这些参赛者里会有自己的弟子亲人们都抛在一边了。

最后,还是东方天帝出面做了裁判,从这些想法中挑了几个,当做比试的项目。综合所有的成绩,再挑出三百人来作为优胜之人,前去仙塔修行。

第一关,既为围棋。

据说围棋的最初便是由天上星辰的位置演变而来的游戏,不仅在人间流行,在修真界,仙界也极为受欢迎。小小的一个棋盘间能够有无数的变化,一子落一子生,端看下棋人的手段。

因此,这第一关便是将这些参赛者分为黑白两个队伍,不拘门派道统,只要是一个队伍里的便得携手迎敌。

但同样的,若是有本事,也可以将对方拉入己方阵营。

“第一关的试炼,选在一个无人的世界之中,那里被分成了诸多区域,那些区域便对应着棋盘。怎么下这局棋,怎么‘吃子’,怎么攻陷对方的领地,就全要看自己这方下棋人的本事了。”讲解规则的仙帝笑了笑,“谁来做这个下棋人就你们自己决定吧,目前大家还是来抽签吧,抽着是哪一边就是哪一边!”

听完第一场试炼规矩之后的闻春湘整个人都有些懵。

他都好多年没有下过棋了,下棋最厉害的应该是牧停和颜乔,可惜这两个人一个也没有过来。

“前辈叹什么气?”谢征鸿看见闻春湘脸色变了变,不觉有些好笑。

“咳咳,技艺生疏了不少。”闻春湘略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在接受灵修天宫传承的时候,他在人间还是呆过不少时间。只是看书画画这事可以自娱自乐,但是下棋若是找不到合适的对手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闻春湘只有特别无聊的时候才会自己跟自己下。

“不过小和尚,我记得你下棋的水平应该不错罢。”起码在小和尚还是神秀老国师的时候,下棋的水平是很高的。

“还行。”谢征鸿点头道,“只是我无心抢这个下棋人的位置。前辈,我们还是先抽签吧。”

闻春湘正要点头,手连忙缩了回来。

“小和尚,你帮我抽一个吧。”闻春湘连忙说道。

虽然之前他好运气降临了,但闻春湘算是吃够了自己以前倒霉时候的苦头,要是这个关键时候自己和小和尚是两个阵营岂不得气死?

还是让小和尚帮忙抽签吧!

谢征鸿无奈看了一眼闻春湘,还是答应帮闻春湘一起抽签了。

在谢征鸿和闻春湘两人磨磨蹭蹭的时候,其他的人早就已经抽好了签,确定了自己的阵营。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两边阵营竟然都是各个道统对半,就连灵修天宫那么几个弟子也被分成了两半。

谢征鸿抽完签,上面是一黑一白。

换言之,他们两人不是同一个阵营。

金婆罗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你们也就走个形式,阵营早被你们分好了。”

“嗳,这怎么一样?”一名仙帝笑眯眯道,“就是要这样才有趣味,大家万众一心有什么意思?”

“正是,看的就是他们之间相互使绊子,唉,年轻真好。”另一个仙帝接口道。

金婆罗默默的和灵帝对视一眼,为这些仙帝们的无聊震惊了。

闻春湘看着这两只签欲哭无泪。

他就知道!

在抽签之前他就觉得不对,所以才让小和尚去抽签,没想到抽的还是这么个结果。

“前辈,没关系,只是一次试炼而已。”谢征鸿小声安慰道,“前辈想要去哪边?”

闻春湘看着手里两只签,看了看边上的阵营。

闻春湘看了许久,最后给自己挑了一个明显看上去人更加好看的阵营,让小和尚去丑八怪比较多的那边。

虽然他不担心小和尚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但保不齐有什么小妖精盯上了小和尚,还是挑个丑八怪比较多的放心一些。

谢征鸿也不知道到底看没看出闻春湘的这点小心思,微笑着应了。

“前辈,我尽量到时候来你的阵营。”谢征鸿轻轻的握了握闻春湘的手说道。

“别,还是我到你那边去吧。”闻春湘连忙阻止道。

最后,闻春湘入了白子营,谢征鸿去了黑子营。

谢征鸿来到黑子营的时候,表面上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但这已经是最大的不同。

谢征鸿和闻春湘虽然自己不在意,可他们两人毕竟是之前预赛的一二名,不管去哪个阵营都是不错的帮手。

恰好,这黑子营目前呼声比较高的仙人里就有毕昊在。

只是黑子营里除去法修,还有妖修灵修魔修,怎么会乐意让一个法修做大?

这不,谢征鸿去的时候,他们就正在大吵。

“毕昊又如何?我们魔界一向是靠实力说话,他打败了我们所有人,我就认,否则免谈!”

“呵呵,除非是仙帝修为,不然谁能打败我们在场所有人?你这话分明就是挑衅!”

“既然不能技压群雄,我们又何必听你们的?”

能够到这里来的修士,哪一个都不是善茬,谁都想要做那个人上之人。再者,他们两个阵营是要借着下棋对抗,那么他们这些棋子的生死,还不是由下棋人来决定?

若是让法修当了领头人,岂有他们妖修和魔修立足之地?

毕昊看着这些人吵的不可开交,心里也颇有些烦闷。道统不同本就是不可逾越的矛盾,偏偏在场之中没有一个笨蛋,谁也都不肯服谁,他的心腹们却都在另一个阵营里。

“神秀禅师,你觉得呢?”一个修士见谢征鸿一脸淡然,忍不住将他也拉入了这场浑水之中。

谢征鸿扫了全场一眼,淡淡笑道,“既然这一次是以下棋对抗的,不如我们相互对弈,谁的棋艺最好,谁就当这个领头之人好了。”

无独有偶,恰好闻春湘那一边也提了这么一个建议。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