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40章 郑家(1/1)

“哎哎,你们听说了没?似乎因真寺附近聚齐了一群大能,打算收徒弟呢。”一名修士小心翼翼的对着另一个修士说道。

“不会吧,不是说他们是打算抓某个人么?”另一个修士皱眉道。

“你傻啊,要真只是为了抓一个人,哪里需要出动这么大的阵仗?谁会明知道那么一堆修士都在等着自己还会傻傻的自投罗网?那些大能也闲着无聊,自然也愿意收几个徒弟打发一下时间了啊。”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嗨,这话我也只跟你说,我好几个认识的朋友都朝着那里赶去了。要是碰巧合了眼缘撞了大运那是天大的机缘,要是没有这个缘分,嘿嘿,这修士斗起法来一向是不管不顾的。他们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儿都足够我们受用不尽了。”

“但万一那些大能们不高兴呢?”

“富贵险中求,就算我们平时出去游历也有陨落的风险。就算我什么也得不到,能够见识到这些大能们的风采,也足够我出去吹嘘一阵了。再者法不责众,我们都去了,他们还能将我们都杀了不成?这里毕竟是道春中世界啊。”

“有理。”

“走罢。”

说完,两个修士便携手离开,很快消失不见。而酒楼里的其他修士也个个都耳聪目明,心里也不免有些动摇。这两个修士说的话虽然不算好听,但是道理却是有的。

易地而处,他们也愿意去碰碰运气。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照不宣,纷纷结账走人。

再说刚才飞出去的那两名修士,如今只剩下一名了。

这名修士显然还有些茫然,“奇怪,我在这里做什么?”

谢征鸿见这个酒楼里的修士都差不多听见了自己的话,低头笑了笑,又故技重施去了另一个闹市区。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为了将前辈救出来,还是先做些准备才好。

“苏师姐,你说的那个人真的会过来?”徐和玉将一套剑法练完,灌下一口灵酒问道。

“当然会来!”苏海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当年慧正是最后一个见到闻春湘的人,连同捆仙绳也消失了。当年慧正那种身体状况,除了因真寺附近哪里才能让他放心?虽然那些老祖都没有办法准确的占卜到闻春湘的位置,但他还在道春中世界是毋庸置疑的事。”再说捆仙绳身为半仙器,一旦被触动,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又哪里隐瞒的住?

“既然师姐如此说了,那师弟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了。”徐和玉沉思了一会儿道,“师姐,他真的和茂旻掌门缠斗多时而不败,并且还躲过了你流霞缎的攻击么?”

“这种丢脸的事情要不是真的,我何苦说这样的话来骗你?”苏海兰一脸的不乐意,“我是一时大意放走了那贼人,如今将功补过,你帮还是不帮?”

“只要师姐将人交给我就好。”徐和玉浅浅一笑。

“行,只要到时候你不要把人给我放走就好。”苏海兰知道自家师弟一直都是个好战的性格,身为化神后期的剑修,一身修为强横无比。有他在,抓住那人的几率就大了许多。

而大师兄赫连向文等人和嘉钰仙子一行人去了道春中世界的其他地方探索些蛛丝马迹。因真寺附近虽然是可能性最大的地方,但也不能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如今停留在因真寺的附近的徐和玉、苏海兰、还有其他几个共计二三十名化神合体修士,防御堪称天罗地网。想要闯过这些人的阻挡接近因真寺,根本不可能。

谢征鸿在山洞里足足呆了半个月,努力将身体调养到最好的状态。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出去散播消息,直到确认今日月圆,能够将东西都送进去之后,谢征鸿才隐藏在这些修士之中,朝着因真寺赶去。

“来了。”徐和玉忽而转头,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苏海兰正欲说话,便见徐和玉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师弟,怎么了?”

“……来的不止一个,起码来了上千名修士。”徐和玉揉揉额头到,“师姐可以自己用神识探查一番。”

苏海兰放开神识,脸色也渐渐僵了,“这也未免太过无耻!”

“那里就是因真寺了么?”一名佛修指着前方说道,脸色也变得激动起来“那边传来好大的威压,还不止一处,当真厉害!”

“的确,我们平时里修行,最厉害的也不过见到些元婴出窍期的修士,和这些大能比起来,不,根本不能比。”

“若是能够得到他们的一丝指点……”

“嘿,你们别想了。”又有一波修士浩浩荡荡赶来,“听说因真寺里有异宝出世。宝物本天成,见者有份之,他们可不是为了什么收徒而来,你们还是别妄想了。”

新来的这波修士修为稳定在元婴出窍期,一个个对自己的修为还算有些自信。

“我们道春中世界资源本就不能和大世界想必,他们这些外来的修士还特意过来和我们抢资源,呸,真是好不要脸!”为首的修士越说越气,“被本地的修士压迫也就罢了,外来的修士也想要夺我们的资源,也要看我们答应不答应?”

“不错,这可是从三百六十洞里传出来的消息,可比你们这些道听途说的可信多了。”

“嘿,我们这可是从天机阁来的消息。他们要分当年闻春湘留在因真寺的宝贝。当年闻春湘正是因为宝物众多才被众多修士围攻。结果就活了一个,那些陨落的修士的法宝都被藏在了这里。”

又有一波修士赶来,和这两拨修士纷纷对喊了起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消息。但是大同小异的,都认为这些修士来到因真寺守着是不怀好意。至于闻春湘死没死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外。

如此大的阵势,倒是将谢征鸿吓了一跳。因为时间的关系,谢征鸿散布消息的时间和地点都有限。而且还要避开那些大能们的耳目,工作量实在不小。但是按照现在这些人的说法,恐怕背后还有几波人在帮忙散布消息。

不过现在谢征鸿对这样的场面只会更加满意,也根本不会再想要探究什么。

“让我去看看。”苏海兰俏脸一冷,伸手挡住了徐和玉,主动飞了出去。

苏海兰虽然为人蛮横,又没怎么有脑子,但是她的相貌看上去还是很能骗人。加上她合体期的修为,更是增添了几分高不可攀的贵气。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苏海兰放出一丝合体期修士的威压,迅速将喧闹的场面控制了下来。

“敢问这位前辈高姓大名?”几名出窍期修士硬着头皮上前问道。

“速速离开,我不为难你们。”苏海兰微微抬起下巴,高傲的说道。对于她来说,这些连化神期都没有的修士比蝼蚁强不了多少,根本没有被她放在眼中。

“这位前辈说的好没道理。”人群里一个修士嚷嚷道,“这里是道春中世界,我们才是这里的本土修士,我们想要到自己的世界游历,还用经过前辈你允许么?”

苏海兰眼神一冷,正想动手,又有一位修士赶来,却是飞翼散仙门下的一位弟子丁耀。

“苏仙子,请你冷静一些。”丁耀看着苏海兰说道。

“你又是何种身份过来质问我?”苏海兰忍不住反驳道。

“我是没有身份,但苏道友可别忘记了,是谁放走了偷走玲珑锁的小贼弄得我们不得不在此等候的。若是此刻你再动手将事情弄的不可收拾,就算是尉迟散仙,也护不住你。”丁耀暗含威胁道。

苏海兰咬咬牙,自从所有人都知道师父的下一次天劫就在几十年后到来之时,他们的地位就几乎一落千丈了。往常不敢惹他们的修士一个个上来热嘲热讽,若是他们几个再不表现的强势一些,恐怕就真的会被人连皮带骨头的给吃了!

“好,你处理。”苏海兰恨恨转头,扫了那群修士们一眼离去。

丁耀见苏海兰离开,这才换了一个和煦的面容望着过来的这些修士,“不知道诸位修士过来所谓何事?”

“我们听闻你们要分闻春湘的宝物故此前来。”

“我们听说的是你们要收徒弟,诚心而来,还请前辈体谅我们一片苦心。”有机灵点的修士立刻说道。

“听闻因真寺附近有异宝出世,因此打算过来见识一番。”

“……”

丁耀听着这些人的说话,脸色半点没变,“我想诸位可能是弄错了。我们在这里只为抓一个人,这里没有异宝也没有什么闻春湘留下的宝藏。至于收徒,不如等到此间事了,我再去问问其他道友们。”

“你说没有异宝,可有凭证?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又有一名修士说道。

“不错,什么人才能劳烦你们这么多外来修士跑到我们这里来抓人,不如说个具体的名姓出来,也好让我们死心。”丁耀这一番连消带打的话哪里能够轻易将众人火热的心思打散,相反,丁耀越是解释,众人觉得他们想要独吞宝贝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

“说到底,不过是你们自信,有了大世界的资源供给还不够,还想要过来抢我们的东西,你们也未免太贪心了!”

“就是,闻春湘当年也是和你们一样的外来修士,将我们道春中世界弄的天翻地覆,现在你们想要轻飘飘一句话将我们打发走,哪有这样的好事?”

场面越来越乱。丁耀也免不了有些慌乱。他们几个被各自的师父送到这里来,哪一个不是天子骄子,走到哪里都叫人供奉的人物。又哪里能够处理得了这样的繁杂事务?

“住口!”丁耀在喊话的时候忍不住将大能修士的威压暴露出来。

众人被他激的胸口一睹,顿时火气也上来哪里。

“你们还敢伤人,还有理了?”

“我们就是要个理由,又碍着你们什么了?”

一些冲动的修士当即就祭起法宝朝着丁耀飞来,其他的修士也是一哄而散,纷纷使出看家本事朝着因真寺飞去。

“你们做什么?”丁耀的声音被淹没在人群中,谢征鸿头也不回的离开,朝着因真寺飞去。

“那个姓定的也就是嘴上厉害,还不是将事情闹成了这样?”苏海兰等人见到这么多修士飞来,顿时也觉得头大。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修士,那个偷玲珑锁的小贼肯定就在这些人里。

“不能杀!”嘉钰仙子的一个门徒高声喊道,“他们都是道春中世界的修士,要是我们将他们都打杀了,道春中世界里也出了不少厉害人物。”

这么一句话,顿时将苏海兰的杀意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这话说的不错,本来大能修士残杀无辜低阶修士就会惹人诟病,何况这里有这么多的人?而且他们都是“正道仙修”,对方也不是什么魔修,要是将他们都打杀了,最后落在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好果子吃?

“罢,不杀就不杀。就这些乌合之众,将他们制服不动也就好了。”苏海兰气的跺脚,将自己的流霞缎召唤了出来。她看见流霞缎尖端的那一抹越发扩大的黑色,更是恨不得吐出一个老血。

“着!”苏海兰一声令下,流霞缎再度祭出,绵延万里。

流霞缎好似长了眼睛一般,左绕右缠将这些修士统统捆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几个被捆住的修士被这流霞缎一捆,顿时动弹不得,身上的灵气也好像被什么禁锢了一般,再也没有办法运转一点。

流霞缎一出,起码捆住了几十名修士,其他的一些大能修士也纷纷祭出法宝,将一个个修士都困住,等会儿一起扔到一般也就好了。

当然,即使如此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

“阁下真是厉害,居然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将这么多的修士骗来。”徐和玉拔出剑,挡在谢征鸿面前,“阁下大名在下听闻已久,在下徐和玉,还请赐教。”

谢征鸿看着眼前这个战意浓浓的剑修,不动声色。

徐和玉倒是打开了话匣子,“在下对眼力十分自信。哪怕阁下藏在一群人之中,我也能准确的将你认出来。”、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谢征鸿也只好轻声叹气,“请阁下赐教。”

徐和玉哈哈一笑,眼中泛出一阵神光,剑意也随着笑容逐渐扩大,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带着说不出来的冰寒刺骨。

他手中执着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只见他轻手在剑身上一弹,剑身忽然爆发出万丈剑光,如日中天,将天空照的大亮。而他的动作并未如此停下,而是继续在原地开始动作起来。只见一道道浅红剑光灿若云霞,如凤鸟摆尾,拖着一道长长的痕迹,“咻”地一声朝着谢征鸿飞来。

徐和玉本为火灵根修士,却如了剑道之门,将火属性的法术和剑法合二为一,使用出来既带着剑修的一往无前又带着法修的厚积薄发,威力十分不凡。此剑法也是徐和玉的成名剑法之一,和他对战过的不管是剑修还是法修几乎都败在了这里。

徐和玉知道眼前之人不可小看,因此一开始就动用了自己的绝招。

谢征鸿也是反应极快,在看见剑光飞来之时就知道这些剑光和他之前遇见的那些剑光根本不同。因此直接用出了如来神掌第一式佛光初现,和剑光对抗在一处,不到几息,就将这些血红剑光尽数排散,剩余的神掌威势甚至直接向着徐和玉而去,将徐和玉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佛光之中。

徐和玉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便觉自己被一阵佛光困住。

这个情形,怎么那么像师尊说过的如来神掌?

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和对方缠斗许久,不想对方手中竟然有这样的绝世功法?一个谢征鸿,一个眼前的小修士,这年头的佛修可真是不得了?

徐和玉更加确定了来人是闻春湘死忠的身份,当年闻春湘收集如来神掌的事情大世界里没有人不知道。而这人偏偏学会用如来神掌来对付他?

“能够见识到如来神掌,我也半点不亏。不过想要这样轻易从我手中离开,也未免想的太容易了些!”如来神掌的确厉害,但来人的修为没有化神期,又没有致人死地的意思,就算能够困住他,也困不住他的剑!

徐和玉将手中剑刺向自己的胸口,鲜血在剑身上流淌,很快被吸入其中。

“开始。”徐和玉将剑直直一扔,化作一道金红火焰从佛光中穿透而出,刚出佛光范围,就化作无数火光屏障,猛然窜入天空,形成一道天然的壁垒。稍微靠近便有无数剑光袭来。

“那是师弟的压箱底法术之一,怎么这么快就用出来了?”苏海兰眼皮子一跳,立即放弃这些修士,飞速朝着徐和玉的方向前去。

“是你?”苏海兰高声叫道,“我找到那个小贼了。”

声音一出,其他修士纷纷转头,朝着谢征鸿所在的方向赶来。

谢征鸿抬头看看天空,时间差不多了。

“就是你?”几个修士狐疑的看着谢征鸿你,无法相信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修士就是将事情弄到如此地步的人!然而人不可貌相,徐和玉在他们之中也算厉害,不过一个照面就被困住,逼得使出这样同归于尽的招数,警惕心立刻提了起来。

“你将师弟给我放开。”苏海兰看见边上被一堆佛光困住的徐和玉,忍不住喊道。

谢征鸿冷静的看着这些围住自己的修士,心里却有了定计。

“不放,又如何?”谢征鸿冷冷瞥了苏海兰一眼,“你的流霞缎已经被我的符给污了,再过些时间,你的法宝不但品阶要下降,也会影响到和它心血相连的你。”

“只要杀了你,不怕我找不到方法。”苏海兰被气笑了,当即伸出双手,如疾风骤雨一般朝着他抓了过来,招数轮番使出,将谢征鸿打的几乎没有停歇的机会。

然而谢征鸿还是这番不慌不忙的模样,每一次都堪堪避开苏海兰的攻势,看样子似乎在耍着她玩一般。

“苏道友,我来助你。”

几个围观的修士见状,一边暗暗感叹谢征鸿的厉害,一边也看不惯苏海兰这乱七八糟的打法。她分明是中了这人的激将法了,亏她是合体期的修士,这么没有定力!

说完,一个面容英俊的修士大步跨出,手中握着一把五尺有余的判官笔,笔身盈盈,寒光闪烁。

那修士将笔一挥,便有一个张牙舞爪的猛兽朝着谢征鸿飞来,瞬息之间就到了谢征鸿跟前。

又有一个面目阴沉的修士抽出一把长刀,刀身血红,引动身上灵气,汇集在刀身上,朝着谢征鸿砍了过去。还有几个修士也是纷纷出掌出拳,朝着谢征鸿砸了过来。

谢征鸿毫不畏惧的上前,在身上竖起护身灵光,直接朝着这些攻击迎了上去。

“这人是想死么?”一个修士忍不住喊道,没看见边上的苏海兰见了都飞速避开了么?

谢征鸿被这些法术刀光一击,活脱脱被震飞出去。

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直的坠落了下去。

“正是现在!”

谢征鸿吐出几口血,将手中的玲珑锁和两颗舍利顺着因真寺开出的一丝阵法空隙扔了进去。

“他扔出了什么?”

“不好!”

有几个修士反应过来,顿时上前,想要伸手阻拦。

“前辈,请你回本体罢!”

闻春湘在洞府里伪装,耳边忽然传来这么一道神识。

“小和尚?”

闻春湘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洞府中,在因真寺的后山里睁开了眼睛。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