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83章(1/1)

随着时间的流逝,谢征鸿在体悟法印石的时候花费的时间更加多了一些。

这一次,他是一个吸收了无数怨气的厉鬼之王,手下厉鬼无数,占领了一个埋尸百万的战场遗留之地,每天都看着无数厉鬼消失又产生,耳边充斥的永远是哀嚎和凄厉的叫喊声。

能够成为厉鬼的,大多都在生前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磨难,死后也难以放开,日复一日。要么日日夜夜的想着如何报仇,要么就干脆连仇人是谁都忘了,只会见人就杀。这样的生活大约会持续个几十年上百年,普通凡人的魂魄难以支持太久,大约某一天就会忽然的灰飞烟灭。

厉鬼之间没有任何情谊可言,甚至因为想要留在世间的时间再长一些,会互相吞噬,提高自己魂魄的强度。谢征鸿藏在这个鬼王的身体里,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之前体会情感的对象好歹都是人类,这一次直接换成了厉鬼。人类好歹还会有憎恨不安等等强烈的情绪,可是这个鬼王心里却什么也没有,只有漫无边际的空虚和迷茫,浑浑噩噩,不知所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杀戮,为什么留恋世间?他只知道留在这片极阴之地会很安全,不能去外面,去了外面会很有危险。

这样懵懂空虚的孤寂比憎恨嫉妒的情绪还要更加磨人。

那种空虚到极致的感觉几乎可以将人逼疯!

寂寞和孤独不可怕,可怕是这个鬼王对这两个词代表着什么都不知道。偶尔会有人类误入,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会被群鬼分而食之。鬼王对此没有半点反应,连一个眼神也懒得施舍。

直到这片极阴之地终于来了一个厉害的修士。

“大凶大阴之地,难得,当真难得!”那修士一脸喜色,看见鬼王的时候更是惊讶道不行,“百年,不,千年的厉鬼?如今还能生出这样的鬼物么!”刚说完,那修士就想要拿出法宝过来将这难得一见的鬼王收服,若是能够祭炼成功,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那修士想的美好,刚刚拿出法器就被鬼王一拳打死。

“不!”

那修士魂魄还来不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被鬼王塞进嘴里,嚼一嚼就吞了下去。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第三次。

来到这里的修士越来越多,鬼王吃掉的修士也越来越多。

甚至连不少元婴修士的元婴也被吃掉了不少。修士的元神比人类的更加强韧,吃下如此多元婴的鬼王在在某一天,忽然神智清明了起来。

就好像福至心灵一般,他懂得了孤独和寂寞。

他想要离开这片战场,去其他地方看看。

他已经能够凝聚出实体,或者说,他已经从一个厉鬼转成了厉害的鬼修。

谢征鸿跟随着这个鬼王离开了这片地方,看着这个鬼王懵懵懂懂的在世间游荡。看不惯的就杀了吃,不懂的依旧是杀了吃。他的内心依旧一片空虚。不是没有修士喜欢上鬼王,想要靠近他,但是这样的人总是无法理解鬼王的孤独,最后都成了鬼王的口中餐。

鬼王开始成为了一个名气远扬的大魔头,正道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可鬼王就好像有大气运在身一般,不管来了多少修士,布下如何精妙的局,他总是能够化险为夷。渐渐的,连找他麻烦的修士都没有了。

日子好像和当初在那片古战场里没有什么两样,没有人懂得鬼王为什么会喜欢在白天出现,为什么会想要去尝试人类吃的食物。被他外貌吸引的修士在了解他是个怎么样的怪物之后,也会退避三舍。

鬼王终于体悟了一种名为厌恶的情绪。

他重新回到了这片战场,选择了永远沉睡。

谢征鸿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孤独气息。

他如今还沉浸在鬼王的心境里有些无法自拔。

谢征鸿在没有遇见闻春湘之前,度过的二十年和鬼王的遭遇有些相似。没有志同道合的友人,没有和你说话的朋友,也不会有人对你生气。冷眼旁观世间的兴衰荣辱,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就连去因真寺去见闻春湘,谢征鸿也是抱着了结因果的想法去的。

然而不知不觉之间,他却有些变了。

谢征鸿不知道自己这种改变是好是坏,如果有一天前辈从捆仙绳里解放出来,和他分道扬镳,那么他再回到以前的日子虽然有些艰难,但却不是做不到。如果前辈不会离开的话,那么他也不会主动离开。日子一直这么过下去的话,似乎也很不错。

谢征鸿心里生出了一种玄妙的感应,他感觉到自己和法印之间隔了一道门,如今那道门已经微微开了一条缝。只要再轻轻一推,就能将它推开。

洞府里,谢征鸿的身体渐渐漂浮了起来,洞府里的灵气朝着他的身体迅速的汇聚,很快惊动了洞府外的薛忍和黄莺。

“灵气消失的速度太快了些。”黄莺惊讶的扭过头看向自己的洞府,这是老祖为他挑的地方,就算他要进阶出窍期灵气都是足够了的。怎么一下子灵气会消失这么多,而且消失的速度还在上升?几乎将它洞府里的灵气都吸干了!

“……他真的是佛修?”薛忍也是目瞪口呆,黄莺洞府的灵气有多充足他一清二楚,就算他和黄莺两个人在里面呆着,也花不了这么多的灵气。

“我化形之时,灵气暴动的速度都没有这么快。”黄莺苦笑道,一边说一边将自己戒指里的灵石掏出来,打算在洞府外摆几个聚灵阵,免得到时候灵气供应不足。

“阿莺,你对那个家伙也太好了吧。”薛忍强忍着怒意道,“你洞府的灵气都快被那个家伙吸干了,你还往里面砸灵石?”他们就算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

“我们都将他放到洞府里了,帮人帮了九十九步,最后一步若是不接着帮,岂不是都白费了?”黄莺笑道。

“谁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阿莺你别忘记了,我们是魔修。”薛忍十分不理解,霸占了傻鸟的洞府也就罢了,还消耗完了洞府里的灵气,现在还要继续往里面砸灵石?他们修的又不是圣人道!

“当时……我被卖出去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要是有人能够帮帮我就好了。”黄莺被薛忍吓了一跳,低声说道,“闻道友是个不错的人,只是一些灵石而已,并不算什么。”

“我来给,你才多少灵石!”薛忍咬咬牙,恨极了自己没能早点碰见这么只傻鸟。当初就傻乎乎的被人卖了,原以为长进了一些,谁知道还是个傻鸟!

“谢谢。”

“为个外人谢我?”薛忍一听又不乐意了。

“不,阿忍你愿意为我破例,我觉得很高兴。”黄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

这傻鸟就是在该聪明的时候傻,在该傻的时候又特别的聪明。

薛忍的怒气一下子就消失了。

薛忍身上的灵石多的几乎将洞府的入口都堆满了。他有不少手下天天孝敬他,还有师门补贴,想要的东西几乎都靠抢,灵石越攒越多,此刻准备拿灵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灵石居然有这么多了?

“……我去。”薛忍惊讶的看着自己刚放下的灵石,这才多久啊,他刚刚放下去的灵石突然就被吸的一干二净了。这要不是自己的灵石多,恐怕两个傻鸟在这里,身上的灵石都不够用的。

“这特么是在干嘛,就算有一品灵脉都不够他吸的。”薛忍心里升起了疑惑,忍不住想要前进看看。然而这个念头刚刚起,属于魔修的本能忍不住让他后退好几步。

危险!

危险!!!

身上好像被无数细针一起扎下来,那种危机感沁透了皮肉到达了骨子里。薛忍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居然冒出了冷汗?

“阿忍,快出来。”黄莺的声音有些焦急,“闻安似乎要进阶出窍期了,你赶紧出来。”黄莺只感觉到洞府里的人修为在不断的上涨。

若是闻安要进阶出窍期的话,那么他和薛忍两人就该离开这里免得到时候被天雷劈中。

不,只是进阶出窍期的话,不可能会让他这么害怕!

薛忍听到黄莺的喊话,心里下意识的将这个可能性排除。

以他如今的实力,若非想要将根基打磨的更加坚固一些,早就可以进阶出窍期了。当然,他也想要等一等黄莺,等到他们双双出窍,就有底气和师父们说自己要找道侣了。他和几位师兄弟的关系不算太好,若是早早定下道侣,黄莺那个傻鸟肯定会被师兄们下绊子。

若是两人都有了出窍期的修为,那么安全问题就可以有保障的多了。

薛忍摇摇头,强忍着落荒而逃的冲动,忍不住上前两步,他非要看看里面那个佛修在做什么才行!先前他以为闻安只是一个稍微能打的佛修,后来发现他很有可能由一个大能耗费多年修为将传送过来。见面之时,闻安不过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如今才过去多久,就要进阶出窍期?

他从未体会过这样的危险感觉,越是害怕就越让他好奇。

“阿莺,我马上就出来,我先看看,你别急。”薛忍朝着外面喊了一句,随后拿出一件法宝护住了身体,小心翼翼的朝着洞府内走了一步。

“砰!”

一道金光从洞府里冲出,气势如虹的破除了薛忍的护身法宝,薛忍甚至还没有看清楚来的是什么,整个人都击飞了出去。

“噗。”薛忍被击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来。

“阿忍?”黄莺赶紧跑上前,将薛忍扶起来,“你怎么忽然受伤了?”

“里面那个闻安,噗。”薛忍几乎整个人都倒在了黄莺身上,“阿莺,我们离远一点。那个家伙,我们管不了。他在结法印!”

“法印?”黄莺扶着薛忍飞了出去,尽量隔了远一些。

“法印不是要等到化神期的佛修才能尝试的么?”黄莺有些迷茫。能够拥有法印的佛修对于魔修和妖修来说是多大的威胁他自然是知道的,可能能够练出法印的人根本没有几个。而且法印也有强弱之分,一个照面就把薛忍伤成这样,那威力得有多大?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薛忍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阿莺,我们这一次恐怕真的要撞大运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佛修欠了我们的人情,以后走火入魔不用怕了。阿莺你身上的魔气估计也能祛除了。”

如果不是结法印,根本不可能一个照面就把他伤成这样?

他的师父曾经说过,拥有法印的佛修和没有法印的佛修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一般的佛修对魔修会有克制的效果,但是若是魔修厉害一些,就能反过来将佛修击败。但佛修若是修出了法印或者佛家三宝,那就有了越阶对敌的实力。

放眼各个大世界里望去,出名的佛修几乎都有法印或者三宝在身。

这样的佛修,就算自信有几分实力的魔修也绝对不敢惹。放在佛修宗门里也是大长老级别的人物,开个佛会都会有无数佛修慕名而来。

一个还不到出窍期的佛修就要开始凝结法印,甚至还有隐隐成功的迹象,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佛修里又要出一个掀起无数风云的人物!

而这样的人,却被他们两个人碰上了?

机缘。

大机缘!

有了这样一个认识的佛修在,黄莺再也不用为魔气所苦,甚至以后他们在修行途中也多了一个救命的途径。果然,傻鸟有傻福。

薛忍情不自禁的摸摸黄莺的脑袋。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担心这个?”黄莺有些哭笑不得,他想的没有薛忍那么深远,反正修真界每隔一些年都会出各种各样的天才,偶尔撞见一个也没有那么惊讶的。

“嘿,不吃亏嘛。他越厉害,以后我们的安危保障就越大。我都快等不及想要知道以后那些魔门同道们的脸色了哈哈哈。”薛忍笑的有些岔气,还是黄莺帮他顺了好久的气才恢复过来。

谢征鸿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此刻还沉浸在这种奇怪的感应之中。

以前佛经上不懂的东西好像一下子就能理解的透彻,《无量长生经》上的功法口诀一句句的在他脑海里浮现。

“那个小孩怎么一直不说话呢,不会是哑巴吧?”

“人家是单风灵根,以后要被慧正主持收为弟子的,和我们这些杂鱼可不一样。”

“好厉害啊,他叫什么啊?”

“他没有名字吧,听说慧正长老要选个黄道吉日为他取法号,等到他们游历回来就会有名字了。”

年幼之时,因真寺里的小孩子们说的话在谢征鸿耳边响起。

那个时候,他好像对身边的一切都毫无反应。

不喜欢和小孩子们玩,不喜欢被大人逗乐,他只看见的佛经,听得见木鱼敲打的声音。

他宁愿将所有的时间都放在背佛经上,也不愿意和他们玩游戏。

这是他的错么?

不,这不是他的错。

他和那些小孩本来就没有交集,任何人都无法强迫他必须去玩游戏,必须和他们打好关系。

“你这样的人,合该是天生的魔修。”

慧正一脸失望的看着他,“你看见那些惨况不会怜悯么,不会有触动么,我佛慈悲,你身上怎么会一点都没有体现?”

谢征鸿呆呆的看着失望至极的慧正,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只不过是在路过一个镇子的时候专心看手上的佛经罢了,为什么慧正长老会这么生气?

原来他心里还是在意的。

谢征鸿想,原来他当初还是会在意其他人的看法的。他一直和慧正呆在一起,慧正教他识字,教他念佛,他心里还是很尊敬这位长老的。可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也没有教他怎么表达。

他面对慧正呵斥的话语,失望的脸色,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那有什么?你这样的,才能修成佛道。”闻春湘漫不经心回答的模样在谢征鸿脑海里一闪而过,“谁规定怜悯一定要做出来给别人看了?怜悯有什么用,能让他们活过来么?你好好修行,超度那些亡魂,击败那些为祸苍生的妖魔,不是比单单的怜悯更加有用么?”

“长老。”谢征鸿似乎和年幼的自己合在了一起,抬起头对着慧正说道,“我怜悯他们,可我救不了他们。”

全知全能的佛祖也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他弘扬佛法,倡导人向善,是希望众生可以在佛经里找到自救的方法而不是让他的信徒将所有的麻烦都让佛祖来解决。

众生自度,这才能真正的拯救众生。

这才是普度众生!

谢征鸿睁开眼,此刻他的神识里一片清明。

被诬蔑烧死的高僧也好,老而不死的怨妇也好,欲求长生而不得其法的城主也好,无知无觉的鬼王也好,那都是众生百态中的一种。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一直在这个世上存在,从不曾消失,也不曾蔓延到所有人事。

无非天道循环。

以诸行无常印定一切有为法相,以我心我印定我修之道。

谢征鸿放开紫府丹田,一个小小的元婴将汇聚而来的灵气尽数吞入口中,身形不断上涨,一直停格到少年时期这才停下。

元婴中期,元婴后期,元婴巅峰。

出窍期,成。

谢征鸿将两颗法印石捏碎,两道玄之又玄的白光一左一右的飞入双眼之中。

一眼曰生,一眼曰灭。

双眼同行则为异。

生、异、灭三相,三者合为一,才是诸行无常印。

印者,是真实故,一切论者不能改,不能移,不能破。真实义理,楷定一切法。

如种种多有所说,亦无能转诸法性者,如冷相无能转令热,诸法性不可坏,假使能伤虚空,是诸法印如法不可坏。

所谓法印,正是佛修真实的体现。

谢征鸿在参悟法印石的过程中,已经体会过了种种人生,七情六欲皆有所获,童年时留下的心结亦已解开。

修为已入出窍,法印没入元婴,如此功成,可结诸行无常印!

谢征鸿的眉心之间开始现出一个卍字法印,从眉心开始不断的往下移,穿过锁骨,到达手臂,最后挪动道手背的位置,没入手背上的莲花印之中。

“小和尚,你觉得本座好看么?”闻春湘的虚影出现在谢征鸿面前,几乎靠在了谢征鸿的肩膀上。

他穿着年幼之时谢征鸿初见他的那件衣裳,带着和当初别无二致的笑容,身体却和谢征鸿挨的极近。

谢征鸿几乎可以看见他长而卷的睫毛,微微低下头便能碰见他的嘴唇。

“小和尚,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喜欢我这个样子?”闻春湘继续笑道。

谢征鸿睁开眼,带着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目光。

平静无波,幽幽相对。

诸行无常印——灭相!

眼前闻春湘的虚影立即破碎开来,“他”仿佛还想要说些什么,谢征鸿却没有闭上自己的眼睛。

手背上的莲花印至此消去了闪光,手背上光洁一片。

因真寺里的闻春湘发现自己的伤势以一种不科学的速度开始复原了。

小和尚这是结印成功了?

闻春湘几乎可以感受到身体里不断涌起的生机,几乎快要反应不过来。

他一会儿觉得自己水深火热的,一会儿又莫名的觉得孤独想哭,然后心里被杂七杂八的情绪包围,最后什么也没有剩下,身体已经开始不断的运转修复了。

甚至,他还能感受到小和尚那边传来的无休无止的荒芜之意。

莫非,小和尚结印的第一相不是“生相”,而是“灭相”么?

闻春湘微微侧过头,朝着某一方看了过去。

佛修一旦结印成功,会有天降异象,引来无数蠢蠢欲动之妖魔,企图将此大敌扼杀于危险之中。

小和尚,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