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4章 (1/1)

无妄寺。

“师兄师兄,有好多修士朝着外面这边赶过来了。”无妄寺的一个小沙弥急匆匆的朝着自己的师兄喊道。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那狂徒厉害,你们小心结阵,务必要拖住他!”

“你们三个,赶紧去拜见无妄寺的掌门,请他老人家出面给个方便,将事情解释清楚。”

“哼,跑到我们绝念寺撒野,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说话的僧人一脸戾气,显然脾气不怎么好。

当然,任谁被这么打到家门口,脾气都会不太好。

无妄寺虽然能够欺负一下断尘寺这样的万年倒数,但是对上排名第一第二的寺庙还是没有半点威胁力的。此时这两个寺庙的武僧一同出动,还在无妄寺门口摆下了各种阵法,实在是奇怪的很。

等到无妄寺的长老们听说有人上门打脸还成功了的时候,顿时就面面相觑了。

这莫非是哪个大世界来的大能出来耍他们玩不成?

不是他们妄自菲薄,而是绝念寺的长老都被抢走所有东西了,怎么还会跑到他们无妄寺来挑战了呢?

“这位道友,你说的那位狂徒,当真会来么?”无妄寺的一位僧人上前问道。

“他放话要过来!”绝念寺的一名武僧咬牙切齿到。

“那万一……”

“没有万一!”那武僧转过头,阴森森的看着说话的人,“奇耻大辱,必定让他加倍偿还。”

得,这肯定是把杀气重的僧人放出来免灾了!

这场轰轰烈烈的大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震惊了整个经藏小世界,无数修士闻风而至,将无妄寺围了个水泄不通。

然而,一天的时间都过去了,那个所谓的狂徒还是半点影子都没有。

“师兄,长老醒来了,那储物戒指上有长老的一抹神念,我们可以找到对方了。”一名僧人战战兢兢的上前说道。

“追!”

随着这僧人的一声令下,顿时其他看好戏的修士也不由的心动起来,跟着这僧人一起离开了无妄寺。

无妄寺众人:……这特么到底是什么事!

他们这里成了客栈么?

——————————————————————————————————————

闻春湘卷着一大堆灵石和法器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谢征鸿身边堆满了无数报废的灵石,整个人都包围在聚灵阵之中,周遭的灵气一阵阵的卷入他的身体里,只是这些远远不够,闻春湘没有从谢征鸿身体里感受到一点即将成婴的征兆。

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这座灵山的灵气都得被谢征鸿吸光!

闻春湘双眼一闪,那些报废的灵石瞬间变成粉末,重新被一大堆的极品、上品灵石占据,聚灵阵重新运转起来,这些极品灵石散发出来的灵气浓郁的成雾状,瞬间将整个山洞都覆盖了起来。

灵石放下的那一刻,谢征鸿的脸色就好了不少,神情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真是会吸灵气啊。

闻春湘见状不禁感叹到,这得多败家啊。要不是遇见本座,恐怕得成为第一个因为灵气不足而结婴失败的佛界大能了吧,说出去估计都没有人信!

本来他在走之前还觉得那么多灵石足够谢征鸿用上十天半个月的呢,结果这才一天,就花的半点不剩了?闻春湘本来还觉得自己抢来的灵石够用了,现在估计有点悬。

“前辈,您回来了?”谢征鸿平复了一下身体里的灵气,稍微调整了一下才缓慢睁开眼。结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现在有了灵气补充,谢征鸿也能匀点时间出来和前辈说说话了。只是话刚说完,便看见闻春湘正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他。

谢征鸿被闻春湘这种似感叹又似谴责的目光看的有些疑惑。

莫非是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小和尚,你感觉怎么样了?”闻春湘见谢征鸿一脸茫然的模样,赶紧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度恢复成人前高贵冷艳的模样,漠然问道。

“好多了。”谢征鸿点点诚恳的说道,“我一直在吸纳灵气,扩充经脉,前辈以前和我说过的很有用。实在是多谢前辈了。”

“这点小事自然算不了什么。”闻春湘矜持着回答到。

“前辈回来的很快。”

“小世界的秃……小世界的修士没什么厉害的,本座随意抢了几个人就搞定了。”闻春湘意味深长的看了谢征鸿一眼说道。

谢征鸿低头看了一下堆成山的灵石,眼角有点抽搐。

前辈这话前后矛盾啊。

如果小世界随便抢几个修士就能有这收获,那他们道春中世界的修士岂不是个个都是穷鬼?

恐怕前辈是去寺庙里打劫了吧。

按照前辈的行事作风还有这些灵石的数量,很有可能。

不过想到自己才是受益者,前辈做这么多事也是为了自己,谢征鸿就识相的不再问这个问题了。

“你在吸纳灵气的时候,就没发生点别的什么奇怪的事情么?”闻春湘很满意谢征鸿的识相,忍不住问道。

“什么奇怪的?”谢征鸿暗暗想了一下,记得自己除了吸纳灵气担心前辈安危之外,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说是似乎,其实是谢征鸿自己也有点迷糊,他好像是记得一些,好像是不记得,迷迷糊糊的,说不上来。

“哦,没什么。”闻春湘暗道自己想多了,就算谢征鸿真的是佛界大能转世,异象也不会在区区元婴期就显露出来。或许,要等到飞升的时候才会有吧。

“既然你没事,那么本座也就放心了。”闻春湘难得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你继续冲击元婴,本座要回去休息一下。”

“……前辈要回哪里去?”谢征鸿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

如果是要回珠串里的话,闻春湘应该直接就回去了,根本不会多此一举和谢征鸿说什么。

“咳咳,本座之前玩的有点厉害了。”闻春湘移开视线,不好和谢征鸿直接对上,“本座当然要回本体修养一下,左右你现在碎丹成婴也不需要本座帮忙。”

“前……”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本座先走一步。”闻春湘粗暴的打断谢征鸿的话,咻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堆堆的灵石和法器。速度快的让谢征鸿想多说一个字都来不及。

谢征鸿呆呆的看着闻春湘离去的方向,有些发愣。

他当然知道闻春湘是为什么离开的。

闻春湘虽然是厉害的魔修,但现在也只是一抹分神。附身这种事情若是可以随便做的话,前辈早就可以附身到别人的身体里吃吃喝喝了。何况,闻春湘说过,裴玉韵是先天的罗汉道体。

一个魔修的分神要附身到一个罗汉道体的人身上,恐怕损害不是一点半点。

甚至,会严重到闻春湘无法维持现在的样子,不得不回本体休养。

高傲如前辈,恐怕是不愿意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虚弱的模样,这才离开的吧。

谢征鸿看着面前堆成小山般的灵石,好不容易扯出一个笑容来。

还是努力结婴吧。

阿弥,陀佛。

因真寺的后山里。

闻春湘睁开眼,看着手上的捆仙绳,不加掩饰的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来。

他居然要落荒而逃?

他居然变成了一个做好人不留名的人!

这是他闻春湘么?!

这种时候自己应该要露出无比脆弱的一面让小和尚愧疚、心疼,将他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对。用人之策,攻心为上,而自己居然放过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以后想让小和尚对他愧疚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闻春湘后悔的想要挠墙!

这太不符合他以前做事的风格了。

罢罢罢,事情做都做了,后悔也来不及。

以小和尚的脑子,应该也会想到自己是因为他才受伤的,以后必定会对他更加恭敬,让他往东就往东,让他往西就往西!

闻春湘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才重新闭目养神起来。

该死的,自己一定是因为小和尚在碎丹成婴的重要关头,所以才没有给他增加负担的。

万一小和尚死在碎丹成婴上了,自己前期的付出岂不都白费了?

闭目养神中的魔尊大人,似乎没有那么轻易的就能将这件事给揭过去。

另一边,裴玉韵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疼的厉害。

他当年自爆元婴,夺舍到这具身体里的时候,都没有试过这样的疼痛感。

毕竟自己来到这具身体的时候,本尊差不多已经要死了,自己给他还了因果便什么也不欠了。只是现在……他到底是在哪里?他明明在是讲堂上睡觉来的啊!

裴玉韵扶着额头起身,就看见了从自己身上掉落的各种储物戒指和储物袋。

裴玉韵:……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那里!”

“狂徒,哪里跑?”

天空中突然飞来无数和尚,一个个怒气冲天,就好像自己挖了他们家的佛像一般。后面那密密麻麻的……不会都是修士吧!

等等,他们说的狂徒,不会就是自己吧?

裴玉韵渐渐瞪大眼,身体比脑子转的快,反身就跑,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那些人对自己不怀好意还是肯定的。

苍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觉起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ABO)军校生绝世仙王仵作惊华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离凰暮春之令